林公案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試秋闈良材獲售 參縣幕奇案親查
  • 第二回
      片言折獄名重公卿 老役緝捕石打太守
  • 第三回
      身入諫台揭參降將 心存叵測謀刺賢臣
  • 第四回
      愛賢才老師薦幕友 入險境俠女救書生
  • 第五回
      長途僕僕響馬追蹤 良夜迢迢霜鋒飛至
  • 第六回
      以德服人釋放刺客 告養歸裡飽受虛驚
  • 第七回
      訪能人酒客說真話 受愚弄乾役入牢籠
  • 第八回
      捉鹽梟老謀深算 訪惡霸微服私行
  • 第九回
      金雞湖惡霸行兇 白石洞賢臣受困
  • 第十回
      遇義俠林公脫險 入江湖惡霸棄家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俠恩爵討差拿要犯 莽楊彪出手打高僧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首凶正法大快人心 義士探莊共商良策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探葛莊楊彪陷機關 拿惡棍幼德奮神勇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史大娘報德追贓 邱船主以寡勝眾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巧遇凶徒甕中捉鱉 私通寡婦海底翻瀾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宿山村俠士鋤強 奉上諭賢臣升任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酒客說出逃荒惡習 吏胥串吞賑濟巨金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親勘災荒掃除積弊 略施小技驚走群雄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赴東河巡三門砥柱 登北岸睹隻手拔船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獲正犯解案銷差 吐真情同仇敵愾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利國驛巡撫被擄 抱犢峪名捕購線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史林恩棄暗投明 張保仔獸心人面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任封圻保障東南 查漕弊救濟州縣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買缸尋釁巧遇名家 聚眾復仇又逢大吏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撈淺拉舟運河冰凍 奸姑殺嫂命案奇冤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遭誣陷無辜被逮 得真情奮勇緝凶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幫匪囊空劫漁船 令尹幕客弄玄虛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充巡捕化裝查案 接公文添差緝凶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王安福奮勇捉幫頭 史林恩渡江獲要犯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訪命案跑堂泄真相 緝凶首縣署請添差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悍幫頭菜館遭擒獲 小糧戶茶肆發牢騷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茶肆無聊暢談漕弊 謾藏誨盜忽見奇人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俠丐冰筵悵懷陳跡 賢臣規劃重整漕規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秋汛屆期履勘險要 堤防鞏固江漢安瀾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施老海小試富陽法 黃爵滋請禁鴉片煙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厲煙禁加重論罪 擬復奏附列良方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陳錦堂戒煙得美缺 楊天德匿怨訪同僚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至友告訐變生意外 美姬設計妙絕人寰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助力感恩委身擅寵 失官盜印報怨相當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奏請禁煙維持銀價 拿獲販土重擬罪名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美鳳姑喬裝護親夫 賢觀察奉委訪猾吏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遇樵夫問路歷險境 見逃犯假意說卑詞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繳煙槍當場燒燬 施丸藥普渡眾生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論煙害追源往事 聞嚴禁運動權奸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權奸得賄倒行逆施 公憤難平上疏抗議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尤協鎮狂妄辱欽差 鄧制軍直言論權相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移檄英主會禁種煙 傳諭夷販呈繳存土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絕供給降服英領事 繳鴉片稟復林欽差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移節虎門收繳煙土 激惱領事遣回夷船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撒鹽灰銷毒務盡 驗水量夾帶難瞞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傷人命嚴正交涉 關天培添建炮台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義律霸阻夷船入口 英皇怒派軍艦示威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輕啟兵端損船折將 火攻匪艇焦頭爛額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澳門交兵英將逃遁 定海失守林公見疑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功罪倒持林公去位 昏庸瀆職琦善私和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失虎門關提督殉國 戰省河楊參贊揚威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賠兵費捏詞蒙聽 墾邊疆遣戍立功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長都統殉難乍浦城 陳提督炮毀英兵艦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良將陣亡議和辱國 賢臣開復奉旨平番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化民釋怨匪患肅清 暴病歸真全書結束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試秋闈良材獲售 參縣幕奇案親查

      話說林文忠公則徐,本是福建侯官的世家子,生於乾隆五十年;白小聰穎異常,十三歲應郡試,以第一名補博士弟子員;二十歲中舉人,即為閩清縣謝選門邑宰延去,佐理案牘,平反兩件離奇冤獄,聲名大震。
      一件是杜成妒殺倪根案。杜成妻許氏,當堂供認凶首非杜成,指為陸大,陸大備受刑訊,不堪其苦,已經誣服。虧得林公偶閱供詞,因情節可疑,遂同邑宰私行察訪。查得那杜成家居閩清東城外,父母俱歿,幸賴母舅陳大鬆扶養成人,並且替他聘娶許氏為妻。成婚以後夫婦倆親熱非常。杜成向在城內米鋪中當伙計,朝出暮歸,習以為常。有一天,杜成於午後回家,走到里門相近,有三四個頑童,正在那裡遊戲,瞥見杜成走來,齊聲叫道:「杜烏龜,今天為什麼絕早歸來?」杜成含怒問道:「你們叫俺烏龜,是何道理?」頑童答道:「你那老婆,常與倪根同牀共枕,你不是烏龜是什麼?」杜成聞言,氣得兩眼發直,一腳邊趕到母舅家裡,將頑童之言,直告舅母陳劉氏。劉氏勸道:「頑童含血噴人,不足取信,你家比鄰而居,從不曾見有野漢子出入,你莫多疑!」杜成呆想了一會,打定主意,告別回家。許氏迎問道:「今天何故絕早歸來?」杜成捏詞答道:「朱家橋謝海觀欠店中米價,屢索不償,店主派俺去坐索,大約有二三日耽擱,恐你在家懸望,特來告知。」說時假意收拾了雨具,轉身而去。許氏送到門口,叮嚀而別。
      杜成仍到米鋪中,照料門市;直到黃昏人靜,重又回到住宅後面,潛伏在屋角邊,守了一會,遙見一人,踽踽而來,借著月光看去,果然是倪根。見他走近後戶,向門上彈指三下,許氏開門迎入,隨手將門關上,匆忙間忘卻加閂。杜成看得清楚,按住了心頭之火,走到舅母家中,將目見之事,告訴一遍。
      陳劉氏竭力勸解,叫他不要動武,恐怕鬧出人命官司來,不是耍的。杜成早有成竹在胸,轉身出門,一手掣著藏在身邊的鋼刀,逕奔自家後戶,推門而入,悄悄地走入許氏臥房。其時燈光已熄,他就躡足走到牀前,伸手摸索,捉得一條發辮,右手揮刀向頸項中猛砍,把倪根腦袋砍落。待要捉摸淫婦時,卻已不知去向,疑她逃往母舅家中,忙將凶刀拋棄煙囱中,向舅母家奔來。
      陳劉氏見他滿身血污,嚇得目瞪口呆!杜成說道:「姦夫已被俺殺死,淫婦卻吃走了,可有逃來沒有?」陳劉氏答道:「沒有逃來,人命非同兒戲!你還是遠走高飛暫避官司。」說著取出袍褂,叫他洗手更換,把血衣焚毀。時已三更以後,杜成就叩謝而別,逃往福安裕康米鋪中為伙。那陳劉氏自杜成去後,守到下午,不見許氏動靜,親往探視,許氏含笑相迎,接入臥室中坐定。劉氏留心察看,房中一切如常,非但不見倪根屍身,並且殺人痕跡也沒有一點。便向許氏問道:「杜成昨晚回來沒有?」許氏答道:「他到朱家橋去討米賬的,故沒有回來。」劉氏坐了一會,回到自己家裡,只道杜成撒謊,並未將倪根殺死。等到丈夫回家,就將此事告知,互相猜測,終究莫名其妙。光陰迅速,已隔了七八天,許氏一面央求陳大鬆到朱家橋去找尋杜成,一面親往米鋪中詢問,方知杜成不別而行,店中並未差他去討賬。許氏只好懇托大鬆留心找尋。她因一人住在家裡害怕,借住在陳家,終日幫同操作,足不出戶,陳氏夫婦見她如此,竟不信她有外好。
      當年冬季,大鬆因事赴福安,途遇杜成,訝然問道:「你在此做什麼生計?」杜成略述經過,並問許氏近狀,大鬆就把許氏斂跡守節的近狀,詳述一遍,並勸杜成速歸。杜成心中雖然疑惑,只因其事既未張揚,回去諒無妨礙,即向店中告假,舅甥二人,結伴回家。許氏見丈夫歸來,慇懃備至,小心伺應,杜成見她已經痛改前非,遂與她和好如初,同在母舅家中吃過晚飯,方才回家。到了臥房中坐定,杜成開口問道:「聽說東村倪根被人殺死,究竟確不確呢?」許氏含笑答道:「何苦假惺惺作態,你就是殺人凶首。」杜成笑問道:「當時你躲在哪裡,屍身怎樣收拾的?」許氏答道:「我正在睡夢之中,忽聽得房外腳步聲,料定是你,此來必無善意,我就悄悄下牀,攀登櫥頂,見你持刀入房,把倪根殺死,覓我不得,開後門而去。我就從櫥頂爬下,點燈照看,只見滿牀血污,倪根身首分離,死在血泊之中。留著豈非禍胎,料想你也不能立刻歸來,就想出一條毀屍滅跡之計,便取切菜刀將屍肢解,放在鍋中煮爛,一面收拾血污,屍體煮爛之後,將骨取出,藏在箱中,肉糜就用米糠拌和,按日飼豬。所以第二天舅母來此,不會看出破綻。」
      杜成聽罷,說道:「你的心腸狠毒極了!」許氏很不耐煩似地答道:「你殺了人,留個屍身在這裡,我若不毀屍滅跡,人命官司,非同兒戲,此時早弄得你無家可歸,哪裡能逍遙法外呢?」
      杜成笑道:「往事丟開,以後但願你謹守婦道,不再和無賴勾搭就是了!」說罷夫婦就寢。哪知隔牆有耳,夫婦倆的私話,已早被人聽得明明白白。
      原來杜成貼鄰有個陸大,垂涎許氏美色,無奈許氏心向倪根,不去理會他,因此懷恨在心,常思報復。兩家只有一牆之隔,許氏房後,便是陸大家的毛廁。當夫婦倆私語時,恰巧陸大在毛廁中出恭,夜深人靜,聽得很為清楚,暗想:許氏她家既有此等之事,真是報復的好機會。打定主意,回到臥室中去睡覺。
      次日起身後,便去找倪根的胞兄倪大,說明一切。倪大聽得兄弟慘死,怎不氣苦,便道:「俺即往告狀,煩君為證。」說著兩人同至縣前,找尋書吏,寫了狀子,投入衙門。邑宰謝選門閱狀批准,差提杜成、許氏到案。先問杜成何故殺死倪根。
      杜成供道:「小人不敢殺人。」選門怒道:「你不殺人,倪根如何失蹤?」杜成謊供道:「小人今年二月初旬即到福安裕康米鋪中為伙,實不知情。」選門遂提許氏上堂,問道:「杜成是不是為妒奸殺死倪根?你須照實供來。」許氏道:「狀紙上載明倪根何時被殺?」選門道:「四月十九夜間。」許氏供道:「吾夫二月初四即赴福安,直至昨天回來,豈能殺人!」選門道:「你既迴護丈夫,著你交出倪根來。」許氏答道:「倪根已於四月十九夜被人殺死,叫小婦人何從交出?」選門大怒道:「好一個利口婦人,既說你丈夫不能殺人,如何又說倪根被人殺死?倪根既然被殺,必有凶首,你縱然狡猾,也逃不出本縣眼目,正凶非爾丈夫,就是你這潑婦。」許氏故作驚恐,吞吐說道:「事至今日,小婦人也不能顧恤廉恥,只好從實招供了!原來小婦人未出嫁時,被原告陸大引誘成奸;既嫁杜成,與陸大蹤跡漸疏,旋因吾夫在米店為伙,在家日少,又被死者倪根勢迫利誘,不合與他往來。後來事機不密,被陸大探悉,乘那夜倪根至小婦房中相會,陸大就越牆而入。當時小婦人聞聲驚醒,倪根已被殺死在牀,身首異處,小婦人嚇得魂不附體,正待呼救,陸大向我說道:『你如呼喊,馬上一刀兩段,如其幫我毀屍滅跡,非但無事,以後重續舊好,還你快樂不盡。』小婦人怎敢與他相拗,只得允從。當時他就將倪根屍身,砍成七八段,放在鍋中,煮成肉糜,拌糠喂豬,一面命小婦人將房中血跡打掃乾淨,不留絲毫痕跡。以後陸大便時來纏繞,豈知此人心毒異常,又欲將我夫一並害死,與小婦人作長久夫妻,小婦人不答應,他便一計不成,又使一計,教唆倪大,捏詞告狀。還望青天大老爺明鑒。」
      選門得供,頗覺有理,即提陸大到堂對質。許氏一口咬定,口講指畫,情景如繪,奸出婦人口,陸大有口難分,惟有叩頭呼冤。當將原、被兩告,一並收禁。以後歷用刑訊,許氏堅執前供。選門信以為真,遂用嚴刑鞫訊陸大,陸大不堪其苦,誣服畫招,冤獄構成。
      要知林公如何平反,且待下回分解。
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