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周列國志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周宣王聞謠輕殺 杜大夫化厲鳴冤
  • 第二回
      褒人贖罪獻美女 幽王烽火戲諸侯
  • 第三回
      犬戎主大鬧鎬京 周平王東遷洛邑
  • 第四回
      秦文公郊天應夢 鄭莊公掘地見母
  • 第五回
      寵虢公周鄭交質 助衛逆魯宋興兵
  • 第六回
      衛石碏大義滅親 鄭莊公假命伐宋
  • 第七回
      公孫閼爭車射考叔 公子翬獻諂賊隱公
  • 第八回
      立新君華督行賂 敗戎兵鄭忽辭婚
  • 第九回
      齊侯送文姜婚魯 祝聃射周王中肩
  • 第十回
      楚熊通僭號稱王 鄭祭足被脅立庶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宋莊公貪賂搆兵 鄭祭足殺婿逐主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衛宣公築臺納媳 高渠彌乘間易君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魯桓公夫婦如齊 鄭子亹君臣為戮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衛侯朔抗王入國 齊襄公出獵遇鬼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雍大夫計殺無知 魯莊公乾時大戰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釋檻囚鮑叔薦仲 戰長勺曹劌敗齊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宋國納賂誅長萬 楚王杯酒虜息媯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曹沫手劍劫齊侯 桓公舉火爵甯戚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擒傅瑕厲公復國 殺子頹惠王反正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晉獻公違卜立驪姬 楚成王平亂相子文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管夷吾智辨俞兒 齊桓公兵定孤竹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公子友兩定魯君 齊皇子獨對委蛇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衛懿公好鶴亡國 齊桓公興兵伐楚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盟召陵禮款楚大夫 會葵邱義戴周天子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智荀息假途滅虢 窮百里飼牛拜相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歌扊扅百里認妻 獲陳寶穆公證夢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驪姬巧計殺申生 獻公臨終囑荀息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里克兩弒孤主 穆公一平晉亂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晉惠公大誅群臣 管夷吾病榻論相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秦晉大戰龍門山 穆姬登臺耍大赦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晉惠公怒殺慶鄭 介子推割股啖君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晏蛾兒踰牆殉節 群公子大鬧朝堂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宋公伐齊納子昭 楚人伏兵劫盟主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宋襄公假仁失眾 齊姜氏乘醉遣夫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晉重耳周遊列國 秦懷嬴重婚公子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晉呂郤夜焚公宮 秦穆公再平晉亂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介子推守志焚綿上 太叔帶怙寵入宮中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周襄王避亂居鄭 晉文公守信降原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柳下惠授詞卻敵 晉文公伐衛破曹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先軫詭謀激子玉 晉楚城濮大交兵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連谷城子玉自殺 踐土壇晉侯主盟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周襄王河陽受覲 衛元咺公館對獄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智寧俞假酖復衛 老燭武縋城說秦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叔詹據鼎抗晉侯 弦高假命犒秦軍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晉襄公墨縗敗秦 先元帥免冑殉翟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楚商臣宮中弒父 秦穆公殽谷封尸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弄玉吹簫雙跨鳳 趙盾背秦立靈公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刺先克五將亂晉 召士會壽餘紿秦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公子鮑厚施買國 齊懿公竹池遇變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東門遂援立子倭 趙宣子桃園強諫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責趙盾董狐直筆 誅鬥椒絕纓大會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公子宋嘗黿搆逆 陳靈公衵服戲朝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楚莊王納諫復陳 晉景公出師救鄭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荀林父縱屬亡師 孟侏儒託優悟主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華元登床劫子反 老人結草亢杜回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蕭夫人登臺笑客 逢丑父易服免君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娶夏姬巫臣逃晉 圍下宮程嬰匿孤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說秦伯魏相迎醫 報魏錡養叔獻藝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寵胥童晉國大亂 誅岸賈趙氏復興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智武子分軍肆敵 偪陽城三將鬥力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晉悼公駕楚會蕭魚 孫林父因歌逐獻公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諸侯同心圍齊國 晉臣合計逐欒盈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老祁奚力救羊舌 小范鞅智劫魏舒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曲沃城欒盈滅族 且於門梁死戰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弒齊光崔慶專權 納衛衎寧喜擅政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殺寧喜子鱄出奔 戮崔杼慶封獨相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盧蒲癸計逐慶封 楚靈王大合諸侯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賀虒祁師曠辨新聲 散家財陳氏買齊國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楚靈王挾詐滅陳蔡 晏平仲巧辯服荊蠻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殺三兄楚平王即位 劫齊魯晉昭公尋盟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晏平仲二桃殺三士 楚平王娶媳逐世子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棠公尚捐軀奔父難 伍子胥微服過昭關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伍員吹簫乞吳市 專諸進炙刺王僚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囊瓦懼謗誅無極 要離貪名刺慶忌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孫武子演陣斬美姬 蔡昭侯納質乞吳師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楚昭王棄郢西奔 伍子胥掘墓鞭屍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泣秦庭申包胥借兵 退吳師楚昭王返國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會夾谷孔子卻齊 墮三都聞人伏法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歸女樂黎彌阻孔子 棲會稽文種通宰嚭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夫差違諫釋越 句踐竭力事吳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美人計吳宮寵西施 言語科子貢說列國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殺子胥夫差爭歃 納蒯瞶子路結纓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誅羋勝葉公定楚 滅夫差越王稱霸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智伯決水灌晉陽 豫讓擊衣報襄子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樂羊子怒餟中山羹 西門豹喬送河伯婦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吳起殺妻求將 騶忌鼓琴取相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說秦君衛鞅變法 辭鬼谷孫臏下山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孫臏佯狂脫禍 龐涓兵敗桂陵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馬陵道萬弩射龐涓 咸陽市五牛分商鞅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蘇秦合從相六國 張儀被激往秦邦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學讓國燕噲召兵 偽獻地張儀欺楚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賽舉鼎秦武王絕脛 莽赴會楚懷王陷秦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趙主父餓死沙邱宮 孟嘗君偷過函谷關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馮驩彈鋏客孟嘗 齊王糾兵伐桀宋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說四國樂毅滅齊 驅火牛田單破燕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藺相如兩屈秦王 馬服君單解韓圍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死范睢計逃秦國 假張祿廷辱魏使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質平原秦王索魏齊 敗長平白起坑趙卒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武安君含冤死杜郵 呂不韋巧計歸異人
  • 第一○○回
      魯仲連不肯帝秦 信陵君竊符救趙
  • 第一○一回
      秦王滅周遷九鼎 廉頗敗燕殺二將
  • 第一○二回
      華陰道信陵敗蒙驁 胡盧河龐煖斬劇辛
  • 第一○三回
      李國舅爭權除黃歇 樊於期傳檄討秦王
  • 第一○四回
      甘羅童年取高位 嫪毐偽腐亂秦宮
  • 第一○五回
      茅焦解衣諫秦王 李牧堅壁卻桓齮
  • 第一○六回
      王敖反間殺李牧 田光刎頸薦荊軻
  • 第一○七回
      獻地圖荊軻鬧秦庭 論兵法王翦代李信
  • 第一○八回
      兼六國混一輿圖 號始皇建立郡縣
  • 辭典



      書之名無慮數十百種,而究其實,不過經與史二者而已。經所以載道,史所以紀事者也。六經開其源,後人踵增焉。訓戒、論議、考辨之屬,皆經之屬也;鑒記、紀傳、敘志之屬,皆史之屬也。
      顧六經者,聖人之書也。言體必有用,言用必有體。《易》與《禮》、《樂》,經中之經也,而事亦紀焉;《詩》、《書》、《春秋》,經中之史也,而道亦彰焉。後人才識淺短,遂不得不歧而貳之。貳之,斯不能不有所戾。故高譚名理者,常絀於博識之士;而自矜該洽者,其是非或謬於聖人。顧理無二致,故言道之書,雖世不乏著,究其精者,亦不過恢張餘蘊,僅可作佐翼注疏。其卑者,糟魄唾餘而已。若稍肆焉,則穿鑿傅會破碎支離之弊出矣。
      至於事則不然,日異月新,千態萬狀,非聖人已然之書所能盡也。故經不能以有所益,而史則日以多;史固盛衰成敗廢興存亡之跡也。已然者事,而所以然者理也。理不可見,依事而彰,而事莫備於史。天道之感召,人事之報施,智愚忠佞賢奸之辨,皆於是乎取之。則史者可以翊經以為用,亦可謂兼經以立體者也。
      自制舉藝出,而經學遂湮,然帖括家以場屋功令,故猶知誦其章句。至於史學,其書既灝瀚,文復簡奧,又無與於進取之途,故專門名家者,代不數人。學士大夫,則多廢焉置之;偶一展卷,率為睡魔作引耳。至於後進初學之士,若強以讀史,則不免頭涔涔目森森,直苦海視之矣。《春秋》三傳,《左氏》最為明備,專經者,猶或不能舉其詞,況其他乎?
      顧人多不能讀史,而無人不能讀稗官。稗官固亦史之支派,特更演繹其詞耳。善讀稗官者,亦可進於讀史,故古人不廢《東周列國》一書,稗官之近正者也。周自平轍東移,下逮呂政,上下五百有餘年之間,列國數十,變故萬端,事緒紛糾,人物龐雜,最為棘目聱牙,其難讀更倍於他史。而一變為稗官,則童穉無不可得讀。夫至童穉皆可讀史,豈非大樂極快之事邪?然世之讀稗官者甚眾,而卒不獲讀史之益者何哉?蓋稗官不過紀事而已,其有智愚忠佞賢奸之行事,與國家之興廢存亡盛衰成敗,雖皆臚列其跡,而與天道之感召,人事之報施,智愚忠佞賢奸計言行事之得失,及其所以盛衰成敗廢興存亡之故,固皆未能有所發明,則讀者於事之初終原委,方且懵焉昧之,又安望其有益於學問之數哉?夫既無與於學問之數,則讀猶不讀,是為無益之書,安用災梨禍棗為?坊友周君,深慮於此,囑予者屢矣。
      寅卯之歲,予家居多暇,稍為評焉。條其得失,而抉其隱微,雖未必盡合於當日之指,而依理論斷,是非既頗不謬於聖人,而亦不致遺嗤於博識之士,聊以豁讀者之心目,於史學或亦不無小裨焉。故既為評之,而復之如此。

      乾隆十有七年春,七都夢夫蔡元放氏題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