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宋中興通俗演義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斡離不舉兵南寇
  • 第二回
      李綱措置御金人
  • 第三回
      師中大戰殺熊嶺
  • 第四回
      金粘罕邀求誓書
  • 第五回
      宋徽欽北狩沙漠
  • 第六回
      宋康王泥馬渡江
  • 第七回
      岳鵬舉辭家應募
  • 第八回
      宋高宗金陵即位
  • 第九回
      李綱奏陳開國計
  • 第十回
      岳飛與宗澤談兵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岳飛計畫河北策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李綱諫車駕南行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宗澤約張所出兵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宗澤定計破兀朮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黏沒喝京西大戰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宗澤大勝兀朮兵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高宗車駕走杭州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苗傅作亂立新君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張濬傳檄討苗傅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韓世忠大破苗翊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洪皓持節使金國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胡寅前後陳七策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岳飛破虜釋王權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兀朮大戰龍王廟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韓世忠鎮江鏖兵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岳統制楚州解圍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劉子羽議守四川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宋高宗議建東宮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兀朮兵寇和尚原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韓世忠平定建州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劉豫建都汴梁城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岳飛用計破曹成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劉子羽分兵拒敵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吳磷大戰仙人關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張濬被劾謫嶺南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宋高宗御駕親征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韓世忠鏖戰大儀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岳飛兩戰破李成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議防邊李綱獻策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詔岳飛征討湖寇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岳飛定計破楊么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牛臯大戰洞庭湖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劉豫興兵寇合肥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楊沂中藕塘大捷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鎮汝軍岳雲立功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岳鵬舉上表陳情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岳飛奏請立皇儲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金熙宗廢謫劉豫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議求和王倫使金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世輔計擒撒離喝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胡世將議敵金兵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王烏祿大驅南寇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宋劉錡順昌鏖兵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張琦大戰青溪嶺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小商橋射死再興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岳飛兵近黃龍府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秦檜怒貶張九成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劉太尉疊橋破虜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楊沂中戰敗濠州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秦檜定計削兵權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吳璘設立疊陣法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岳飛上表辭官爵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岳飛訪道月長老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週三畏鞫勘岳飛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下岳飛大理寺獄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秦檜矯詔殺岳飛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何鑄復使如金國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和議成洪皓歸朝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陰司中嶽飛顯靈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秦檜遇風魔行者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弒熙宗顏亮弄權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東陽市施全死義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棲霞嶺詔立墳祠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效顰集東窗事犯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冥司中報應秦檜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斡離不舉兵南寇

      天地元先一氣胚,乾坤定位有三才。洪荒世代無稽考,三皇之世尚難推。畫卦造書從太昊,神農耕種始交財。干戈戰鬥軒轅始,服冕封官築室台。五帝少昊並顓頊,帝馨唐堯仁義推。孝弟兩全姚氏子,有虞禪位得巍危三王夏禹殷湯繼,滅紂周家民自歸。離亂七雄侯十二,秦傳一世國多災。漢王入關楚背約,重瞳雖勇刎於垓。漢家據蜀分三國,篡魏除劉晉祚輝。兩晉出於司馬懿,江南接晉宋齊來。後梁國滅陳家繼,北有胡君作亂階。北周已被楊堅篡,兩朝歸一國稱隋。煬帝不仁從李氏,唐家立國用人材。二 十四君哀帝盡,五代梁唐晉漢柴。周家二姓並柴郭,天氣循環瑞氣回。甲馬營中生明主,紫氣紅光映玉台。受周禪位為天子,一統山河歸正排。
      卻說宋朝徽宗皇帝,大興土木,極侈窮奢,寵用小人,誅戮大臣。天下民怨,盜賊蠭起。猶與金人約滅大遼,開邊生事。
      未及一年,金太宗完顏晟,差斡離不領人馬從東路進,自燕直犯河北;大太子粘罕領人馬從西路進,自河東直犯代、忻等州,逕取太原。宋家無備,如人無人之境。況中原久不知兵,內無賢相,外無勇將,束手無措,坐看中原沒於夷狄,生靈塗炭,不可勝悲。
      是時,金兵將至汴梁。邊報猝至,朝廷震懼,不復議戰守,惟日謀避金人之計。始遣李鄴代給事中,至金營講和。降詔罪己,召天下勤王之師。且命皇太子為開封府牧,以理天下事。
      當日眾臣聞賊馬逼近,聚議都堂中,茫然無策,只將各人家屬散之四方,以避禍矣。有太常少卿李綱,素與給事中吳敏相善。
      及聞朝廷欲以皇太子為開封府牧,群臣各欲退避,是夜過吳敏家,與敏議曰:「目今金兵臨城,眾人束手無計,事已急矣。
      陛下以皇太子建牧之議,豈非欲委以留守之任乎?且東宮恭儉之德,聞於天下,當禪以正位,以守宗社是也。今建以為牧,非也。尚值庶民塗炭,大盜猖獗如此。使宗社難守,中原且無人種,自非傳以位號,使招徠天下豪傑,與之共守,何以能濟。
      公今從官給事中之列,以獻納論思為職,何不為上極言之?使言不合意,不過一死。死有輕於鴻毛者,此其時也。」敏曰:「依公之議,皇太子不宜為開封府牧。我來日奏知,使君上用之監國可乎?」綱曰:「不可。昔唐肅宗靈武之事,當時不建號,不足以復邦。而建號之議,不出於明皇,後世惜之。今上聰明仁慈,倘感公言,萬有一能行此,金人且將悔禍退師,宗社安寧,豈徒都城之人得安,天下之人皆受福矣。此事非發勇猛廣大慈悲之心,亡身殉國者,孰能任此。」敏曰:「吾來日當以公言極奏。倘上不允,繼之以死。」綱曰:「君肯如此,天下幸甚。」言罷辭退。
      次日早,敏入奏徽宗,具道禪讓之意,且曰:「陛下果能用臣言,則宗社靈長,聖壽無疆。」上曰:「何以言之?」敏曰:「神霄萬壽宮所謂長生大帝君者,陛下也。必有青華帝君以助之,其兆已見於此。」上感悟歎息。敏又奏:「李綱之論,蓋與臣同。」上意決。是夕,命皇太子入禁中,諭以禪讓意,覆以御袍。皇太子俯伏流涕,不勝悲咽。力辭,因得疾。
      上即召東宮官耿南仲視醫。夜半,始少蘇。次日,又固辭,不肯接位。上與群臣決議,始登大寶,御垂拱殿,朝會百官,是為欽宗皇帝。立妃朱氏為皇后。尊父皇為教主道君皇帝,移居龍德宮。封敏為掌樞密院事,李?同管院事,李綱為尚書右丞相,蔡懋為尚書左丞相,李邦彥為太宰,張邦昌為少宰。改元曰「靖康」。大赦天下,日與群臣議退金兵之計。
      李綱奏曰:「陛下養德東宮,十有餘年,恭儉日聞,海內屬望。道君太上皇帝觀天意,順人心,為宗社計,傳位陛下。
      受禪之際,燦然明白,下視有唐,為不足道也。願致天下之養,極所以崇奉太上皇者,以昭陛下之孝。今金寇侵犯,聲勢雖若可畏,然聞有內禪之事,必欲請和,厚有所邀,求於朝廷。臣竊料之,大概有五:欲稱尊號,一也;欲得歸朝人,二也;欲增歲幣,三也;欲求犒師之物,四也;欲割疆土,五也。臣請為陛下詳陳之。欲稱尊號,如契丹故事,當效以大事小之義,不足惜;欲得歸朝人,當盡以與之,以示大信,不足惜;欲增歲幣,陛下當告以舊約,以燕山、雲中歸中國,故歲增幣於大遼者兩倍。今你既背約自取之,則歲幣當減其數。奈緣國家欲敦示和好,不計較貨財,姑如原數可也。彼欲求犒師之物,當量力以與之。至於疆土,則皆祖宗之地,子孫當以死守,不可以尺寸與人。願陛下留意於此數事,勿為浮議所搖,可無後患。」並陳禦敵固守之策。欽宗大悅,皆嘉納其言。
      卻說斡離不率金兵距河而陣,氵睿州已破。宋將梁方平與戰,其兵大敗,燒橋而遁。何灌部下軍馬,望風逃散。賊遂渡河。聲息報入京城,道君太上皇帝知的時,夜漏下二鼓矣。大驚無措,即出通津門東,欲避乎難。道君太上皇后及皇子帝姬等,相續以行。侍從百官,往往潛遁。尚未啟行,時人報知李綱。綱聞此事,披衣直入見帝,因啟奏曰:「臣聞諸道路執政者,欲奉陛下出狩,以避狄人之難。若果有之,宗社危矣。且道君太上皇帝以宗社之故,傳位與陛下。今舍之而去,可乎?」上聞奏默然。太宰白時中曰:「主上不出狩,金人已濟河矣,都城豈可以守。」綱復奏曰:「天下城池,豈更有堅固如都城者?且宗廟社稷、百官萬民所在,捨此欲將何往?若能激勸將士,慰安民心,與之固守,豈有不可守之理。」猶沉吟。有內侍陳良弼,自內殿出奏曰:「即目京城樓櫓創修,百分未及一 二。又城東樊家岡一帶,壕河淺狹,決難保守。陛下詳議之。」上顧謂李綱曰:「卿留朕如此迫切,可同蔡懋、良弼二人往觀樓櫓壕河,若果堅固可守,朕當與卿等再議。卿宜速去,朕於此候卿回報。」李綱即領旨,與蔡懋、良弼迳至新城東壁,遍觀城壕回奏。
      時上車駕在延和殿,猶未起行。上問:「卿等觀樓櫓壕河事節如何?」蔡懋奏曰:「樓櫓殘毀,壕河壅塞,誠不可以為守。」綱叱之曰:「城堅且豪,樓櫓雖未備,然不必樓櫓亦可守。壕河惟樊家岡一帶,以禁地不許開鑿,誠為淺狹。然以精兵強弩占守,可以無虞。」上曰:「爾眾人有何高論?」宰執以下皆無語。綱又奏曰:「今日之計,莫若整飭軍馬,揚聲出戰,固結民心,相與堅守,以待天下勤王之師。」上曰:「誰可為將以任軍事?」綱曰:「朝廷平日以高爵厚祿蓄養大臣,蓋欲用之於有事之日。今白時中、李邦彥等,雖是書生,未必深知兵法,然陛下與其位號,使之撫馭將士,以抗敵鋒,乃其職也。」白時中在傍,聞李綱奏上欲委之以兵權,怒甚,厲聲曰:「李綱留陛下車駕不宜出狩,莫能將兵出戰?」綱曰:「陛下不以臣為庸懦,倘使治兵,願以死報。只緣名微官卑,恐不足以鎮服士卒。」上謂執政曰:「目下更闕何職?」趙野對曰:「尚書右丞闕職。」上曰:「即除李綱右丞兼親征行營使,賜袍帶並笏。」綱以時方艱難,不敢辭職,遂謝恩受命。李綱退出。
      次早,閣門大使奏金兵聲勢甚緊,百姓無主,各自逃竄。
      眾百官懷懼不安,猶以去計勸上。上即下命李綱留守都城,以李?副之。仍令有司備車駕甫行。李綱力陳不可去,且言:「唐明皇聞潼關失守,即時幸蜀以避,宗社朝廷,隨碎於賊手,累年然後僅能復之。范祖禹以謂其失在於不能堅守,以待勤王之師。今陛下初即大位,中外欣戴,四方之兵,不日雲集。虜騎深入重地,必不能久留。捨此而去,如龍脫於淵,車駕朝發,而都城夕亂。雖臣等留守,何補於事。宗社朝廷,且將為丘墟。
      願陛下審思之。」上意頗回。會內侍王孝竭從旁奏曰:「中宮國公已行矣,陛下豈可留此。」上色變,降御榻,泣曰:「卿等毋留朕。朕將親往陝西,起兵以復都城,決不可留此。」李綱泣拜,俯伏上前,以死止之。帝顧綱曰:「朕今為卿留。禦敵之事,專責於卿,勿致疏虞。」綱曰:「臣受皇上深遇之恩,今日當以極報也。」宰臣猶請出幸,帝只得從之。卻說李綱正與李?在尚書省整治軍旅,復傳上有南狩之事。綱即趨朝,至半路,太廟中神主巳出寓太常寺。綱大驚,迳進祥曦殿,則禁衛皆已環排列,乘輿服御俱各齊備,六宮僕婢皆將升車矣。綱遑據無策,厲聲謂禁衛曰:「爾等願以死守宗社乎?願扈從以巡幸乎。」禁衛皆呼曰:「願以死守宗社,不願巡幸。」綱同殿帥王宗氵楚等入見帝,曰:「陛下昨夕已許臣留,今復成行何也?且六軍之情已變,彼有父母妻子,皆在都城,豈肯捨去。萬有一中道散歸,陛下孰與為衛。且虜騎已逼,彼知乘輿之去未遠,以健馬疾追,陛下何以御之?」上感悟,始命止行。李綱因出殿曰:「上意已定,敢有異議者,立斬示眾!」六軍聞之,皆拜伏呼萬歲,其聲震地。後人有詩贊之曰:六軍已發乘輿遷,一諫能教動九天。
      若使左丞同宰執,宋家宗社已難延。

      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