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公案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于按察山東赴任 鄒其仁赴路登程
  • 第二回
      眾響馬放搶行兇 鄒其仁還魂自歎
  • 第三回
      雲老者搭救琴堂 贈金銀鄒公落魄
  • 第四回
      羅夫人房中遣子 鄒舒途路占星相
  • 第五回
      鄒公子登途自歎 蒲台縣尋父遭擒
  • 第六回
      蘆縣丞冤屈公子 于按察初破賊人
  • 第七回
      于大人盤問賊人 韋馱爺土房顯聖
  • 第八回
      鄒公子書寫呈詞 義禁子濟南告狀
  • 第九回
      鄒其仁苦訴情由 湯守備捉拿群盜
  • 第十回
      于大人審問賊人 湯守備監斬群盜且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看印冊新宗生疑 老夫人傷心自歎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呂公子投親染病 濟南城尋訪楊家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不認親巧騙衫衿 俏梅香繡房報信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楊小姐香閨動怒 搖枝女巧遣書童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惡店家定計偷書 呂公子誤中牢籠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設酒席公子中計 裴彩雲園內焚香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惡凶徒怒殺彩雲 呂秀才落難含冤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兵丁鎖拿呂秀才 楊守素追問搖枝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楊小姐香閨自歎 搖枝女巧定牢籠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楊小姐女扮男裝 秉貞節公堂告狀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于大人展才定計 惡店家鑽杵心驚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鑽寶杵巧拿惡賊 攔大轎義獸鳴冤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差公人訪拿惡伯 憐窮民怒鎖石頭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于青天重翻舊案 胡惡人巧辯公堂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眾公差怒鎖群凶 遇難民當堂苦訴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按察司怒審土豪 大堂上夾打惡棍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曹惡人公堂認罪 怕冤鬼奸棍實招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審胡寅問罪收監 鎖石頭公堂設智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出財帛義助窮民 奉聖旨官升撫院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于大人私行暗訪 旅店中怨鬼鳴冤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見惡人撫院生嗔 涿州城青天下馬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公堂上提人問話 遣捕役村內拿賊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兩公差鎖拿竊盜 于撫院追問情由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于大人拿賊問事 惡毛賊巧辯擇清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審竊盜堂上實招 為朋情衙門擊鼓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孫義士哭訴公堂 魏貞姬實回撫院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于大人審問玄門 設巧計公堂斷鼓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于大人設問奇冤 胡氏魏氏吐真情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土地祠惡棍實招 于大人公堂定罪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爭米篩公堂告狀 為雨傘彼此興詞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打米篩皮匠實招 設巧計顧進授首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于大人公堂發悶 紅門寺扮道私訪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馬三風前廳算命 于大人遇救逃生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劉小姐紅門遇難 于大人私訪叢林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于大人寺中觀景 石秀英哭訴奇冤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聞鐘鼓撫院吃驚 觀動靜于公遭綁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城隍爺暗中顯聖 求門子保定投文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王總爺槍挑凶僧 于大人碎剁法秉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眾難婦轎前訴苦 老義僕保定伸冤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于大人究問情由 張公子訴講原因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問冤情公堂細審 張公子辯訴曲直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施巧計徐立遭擒 萬惡賊懼刑實訴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于大人公堂為媒 方從益攀高圖貴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方從益霸佔良田 惡玄門見財起意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惡道士因財害命 于大人巧定牢籠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惡玄門中計遭擒 對銅鈸狗熊見證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勢利翁愛富嫌貧 晉安人良言解勸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想退親邀請貢士 酒席上試探冰人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戚克新貪財忘義 徐咸寧向熱不服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徐老者羞辱媒人 賀慶雲公堂訴冤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誑小人巧配婚姻 戴家出鄉民覓舅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李進祿濟南投親 斬曹操清官執法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逢岳丈進祿探親 見白銀劉成定計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惡屠戶暗害東牀 李進祿冤魂托夢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劉錦屏試探天倫 房鄉民喊冤告鬼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于大人暗訪凶徒 王家村女子算命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劉氏女深明大義 于大人巧遇凶徒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怕冤魂惡人求治 後院中怨鬼鳴冤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于大人替寫呈詞 惡劉成公堂認罪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斬凶徒軍民稱快 訪竊盜假鬼遭擒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嚴三片懼刑認罪 安肅縣撫院私行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于大人細問情由 張氏女說明緣故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因治病巧訪行蹤 替解冤智誑贓物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說真情撫院心歡 解鵪鶉巧猜安九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鎖獵戶審問情由 張氏女告狀鳴冤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訴實情黃英認罪 誑贓物安九伏誅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遇清明凶徒散悶 見美色惡棍生心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孟凶徒心懷惡意 密鬆林硬搶佳人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遇非災佳人落難 齊秀士自歎傷情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貢濟賊書房喪命 屠知縣受賄貪贓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惡賊人勸解佳人 時香蘭自尋拙志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于大人定興私訪 進寶兒哭訴屈情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于撫台店中吵嚷 臧書辦勸問情由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難佳人凶徒動怒 逼烈婦惡棍生嗔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眾公差智鎖凶徒 時香蘭公堂訴苦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斬凶徒于公執法 全大義烈女傷悲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泄機關封真中計 萬惡賊園內行兇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馮鄉宦園內吃驚 老夫人商量告狀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于大人憐民接狀 書房內神鬼泄機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感仙人顯靈驚夢 于大人詳解詩文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鎖杜園封真脫罪 拿惡婦秋氏鳴冤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惡婦凶徒齊認罪 貪財竊盜暗生心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施毒害柳寧設計 山萬里買囑婁能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井遵古逢災中計 山鄉宦暗買黃堂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懼嚴刑公堂屈認 入南牢自歎傷懷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聞禁子豐村送信 兩賢人房內哭夫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惡柳寧著急定計 穩佳人竊盜提親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向麗娟商議良策 寫合同誤中牢籠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娶佳人親友賀喜 山萬里誤泄機關
  • 第一百回
      向麗娟巧定牢籠 山萬里貪歡中計
  • 第一○一回
      勸香醪灌醉山賊 全大義佳人行刺
  • 第一○二回
      于大人私訪民情 小素貴廟中訴苦
  • 第一○三回
      于大人指引家丁 小義僕奔馳告狀
  • 第一○四回
      寫呈詞細問根由 白鵠子公堂告狀
  • 第一○五回
      救崔雲鋪戶回生 眾公差猜詳異事
  • 第一○六回
      崔鋪戶公堂訴苦 于大人追問民情
  • 第一○七回
      于大人暗差捕快 小義僕歎氣傷情
  • 第一○八回
      眾公差鎖拿惡棍 宗惡人巧辯公堂
  • 第一○九回
      于大人公堂審事 山萬里害怕實招
  • 第一一○回
      斬惡棍正法除奸 馮通判舉家赴任
  • 第一一一回
      見船家尹氏心驚 勸夫君馮文生氣
  • 第一一二回
      殷員外誤救凶徒 惡賴能恩將仇報
  • 第一一三回
      殷員外廢命逢神 訴冤情回家托夢
  • 第一一四回
      為天倫商議告狀 于大人審問殷申
  • 第一一五回
      殷實公堂訴苦情 撫院通州訪惡棍
  • 第一一六回
      馮通判船頭喪命 尹天香跳艙遇尼
  • 第一一七回
      因打魚螃蟹告狀 通州城怒鎖凶身
  • 第一一八回
      審兇犯于公動怒 看屍首宮氏哭夫
  • 第一一九回
      于大人怒斬凶徒 審螃蟹巧逢惡盜
  • 第一二○回
      清官爺怒斬凶身 張媒婆生波起禍
  • 第一二一回
      張媒婆提親受辱 何大戶揀選東牀
  • 第一二二回
      孫秀才何府求親 張一炮侯家報信
  • 第一二三回
      何大戶怒罵張媒 侯惡人商量定計
  • 第一二四回
      侯監生縣中告狀 孫秀才囑咐親生
  • 第一二五回
      惡侯春攔擋孫馨 張媒婆何家報信
  • 第一二六回
      孫秀才縣中見官 惡監生公堂弄鬼
  • 第一二七回
      查軍冊知縣生嗔 中牢籠孫馨被害
  • 第一二八回
      送女婿何素贈銀 為圖婚惡人生事
  • 第一二九回
      老安人房中自 朱媒婆巧用讒言
  • 第一三○回
      為救父孝女重婚 老安人應允親事
  • 第一三一回
      侯惡人聞信下禮 何小姐為父過門
  • 第一三二回
      惡侯春醉後泄機 何秀芳安心行刺
  • 第一三三回
      假歡欣誑哄狗子 因帶酒險受鋒亡
  • 第一三四回
      刺凶徒小姐全節 送當官秀芳有罪
  • 第一三五回
      惡侯春調戲田氏 節烈女怒罵凶徒
  • 第一三六回
      問根由郎能動 見凶徒忿罵賊人
  • 第一三七回
      文林郎亂問官司 窮百姓訴冤無用
  • 第一三八回
      傅老二傳信 侯員外使錢
  • 第一三九回
      偏心問誣告 受賄害良民
  • 第一四○回
      捕快得錢作弊 縣官寬限退堂
  • 第一四一回
      冤極逢仇害 監牢遇故人
  • 第一四二回
      女牢頭憐弱  老安人探望
  • 第一四三回
      何秀芳哭監 田素娘送飯
  • 第一四四回
      田素娘搬家 于大人私訪
  • 第一四五回
      訪根由嚴拿侯惡 放良民參革屬員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于按察山東赴任 鄒其仁赴路登程

      話說本朝康熙皇帝年間,君聖臣賢,風調雨順,出一位才能直臣,係鑲黃旗漢軍,姓于,諱成龍,初仕樂亭縣知縣。為官清明,審假虎智鎖群賊,花驢巧拿惡棍,鶯歌鳴冤,與啞巴斷產,問忤逆孝子伸冤,夫妻團圓。總督一喜,會同撫院保題,奉旨升授直隸通州知州。心如秋水,一塵不染,審明許多公案。萬歲聞知,特旨升擢山東按察使之職。謝恩回府,親友慶賀,輿馬滿門,吉期已到,帶領夫人公子家丁出京上任。三春景致,過些府城州縣,早行夜宿,饑餐渴飲。
      且說一位琴堂姓鄒,名其仁,原籍山西汾州人氏,科甲出身,年交四十,兩房妻室,羅氏生有一子,名喚鄒舒,年方一十九歲。鄒公新選山東蒲台縣知縣,在吏部領文憑。不料夫人染病沉重,限期緊迫,留公子照管家園,帶了四個家人起身赴任,不辭辛苦。這日,天交酉末,太陽西墜,至青陽鎮,催馬進村細觀,耳聽招呼:「客官歇罷,一應酒飯俱全。」鄒公一視,房屋裱糊清雅,棄鐙入,卸下行李。店小二端水淨面,飲茶用酒飯已畢,家丁齊吃。聞聽鐘鳴,鄒公身乏,令人收拾安寢,半夜無眠。天交三更時分,鄒公夢入陽台,出店邁步前行。瞧見自身罩著大紅,迎頭高山攔路,陡澗深崖,就地起風,飛砂走石,虎嘯一般,連刮三陣。出來巡山斑斕大蟲,張牙舞爪,竟撲鄒公而來。夢中吃驚,說聲:「不好!」回身就跑。約有裡許,前面一道長河阻路,波濤滾滾,暗叫:「蒼穹!
      鄒某該命喪此間!」前有溪河,後有山王,進退無門,鄒公正在為難,抬頭見猛虎離遠,得空撩衣往波中一跳,雙合二目等死。又聽人聲,睜眼瞧看,岸邊來了一人,鶴髮童顏,品格清高,站在岸上,探背拉住袍帶,提出河中。鄒公開口要問,聽得村店更鑼齊鳴,翻身爬起,坐在牀上思夢,說:「奇怪,大有不祥!」只見窗上發亮,家人裝完行李,馱在馬上,出房會帳。主僕乘驥順著官路,過了獻縣交界,日色西沈,投店安歇。次日五鼓,登程趕路。正行之間,四顧無人,一座高山阻路,陡山崖險,翠竹蒼鬆,山峰崎嶇。將至鬆林以外,忽聽薄頭響聲。鄒公馬上吃驚,家人看得明白,林中人馬顯露,出來一伙強盜,約有十餘多個。主僕觀著膽戰。為首坐跨征駒,手舉利刃,共餘者俱是步下,凶如太歲一般,似飛而至,高聲道:「快留買路錢,饒爾不死!」鄒公無奈,下馬率領家丁近前,口呼:「眾位留神,聽下官一言,我們不是經商,只因上任路過鬆林,在下家住汾州府,姓鄒,名喚其仁,幼年攻書,幸而得中,蒙皇恩選授蒲台知縣,今帶領家人赴任,隨身僅有銀三百兩,願奉大王笑納,讓我們登程要緊。」強盜聞聽,心內不悅,怪喊一聲,舉起鋼刀,圍住主僕五人說:「贓官!你欺心不肯獻寶,要想逃命,除非騰空駕雲!」竟撲鄒公,身中鋼刀,熱血直噴,倒落塵埃,命歸陰曹。強盜又奔家丁,一陣刀響,全作無頭之鬼。強盜頭本貫河南,姓賈名雄,江湖上送伊外號「藍面神」。自幼嫖賭,任意胡為,家資花盡,一貧如洗,饑餓難當。卻有點子濁力,故此糾合凶徒,在於深山曠野之處,打劫行人。今日殺傷鄒公主僕,含笑口呼:「兄弟們!人已殺完,不必挨遲,快取金銀回林好分!」眾賊聽說,一齊手忙腳亂,牽馬的牽馬,取財物的取財物,內有紋銀三百兩,衣服行李,二十四人均分,每人亦不過分銀十餘兩,俱各垂頭喪氣,白害許多性命!藍面神沉吟半晌,想起一事,開言說道:「眾位兄弟,方才所誅之人,並非客商,乃是蒲台縣知縣,赴任作官,被你我傷其性命,獲財有限。既是上任之官,隨身定然帶有文憑,何不頂名前到蒲台上任,取得庫內金銀,得空溜出,逃回本地,豈不是滿載而歸!任意吃喝嫖賭,快樂何如!未識兄弟們以為可否?」眾賊齊說:「好計!事不宜遲,咱們即換衣裝,作速前去!」隨打開褥套,掏取衣服,一齊更換,為首者裝成知縣,其餘都扮作家人,上馬直撲蒲台縣,充官到任。且說鄒公被強人刀砍膀背,未曾傾生,傷重發迷,栽倒在地,甦醒多時,漸次轉過氣來。猶恐賊未退去,側身聽片刻,不見動靜,方敢睜眼,扎掙坐起,四下一看,賊人已去,馬匹行李全然不見,那四個家丁,俱各廢命。「這如今剩我一人,文憑失落,如何赴蒲台到任?」不由心下焦急,仰面痛哭,口中恨罵強賊。未知如何,且看下文分解。


      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