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回
     引子

  雨順風調世界寧,仁宗繼統政寬仁。
  萬民鼓舞歡明盛,四海笙簫奏太平。
  歌五袴,樂豐盈,誰知五鼠降凡塵。
  君臣圂亂難分辨,玉面貓來辨假真。

  話說趙宋真宗皇帝,承太祖、太宗一統洪基,都於汴梁,將梁、唐、晉、漢、周之弊政悉洗而更新,文用畢士安、寇田主;武用楊宗寶、高瓊、王顯,海內太平無事。時有天書屢見,甘露時降,乃改景德四年為大中祥符元年,便天下共慶喜征。
  帝春秋口壯,後宮妃嬪尚靳儲貳。一日,御端明殿對左丞相王且曰:「朕今三十已過,尚無嗣君。卿將保以處之?」王且曰:「太子乃國家根本,陛下何不當萬機之下,每夜宮中焚香?」至七月十五,全無懈志。
  七月十五日,乃是地官下界赦罪,鑒察帝心虔誠,是夜即轉天庭,把真宗祈禱之事一一上奏玉帝。玉帝聞奏,乃問兩班仙官:「今有宋朝當今皇帝無嗣,祈求太子掌管天下。誰肯下凡降生?此福非小!作速報名。」連問三次。班部中有赤腳大仙聞得此事呵呵大笑,向前奏曰:「臣願下凡降生。」玉帝即吩咐金童玉女,送入坤寧宮宸妃李氏投胎。及至十月期足,產下太子左手有山河紋,右手有社稷紋,穎異非常,神情俊發。真宗不勝歡喜。文武百官皆上表致賀,大赦天下。
  太子取名趙洵,生下三日,只是啼哭不止。御醫下藥無效。皇帝憂悸,出榜招取天下名醫。忽然驚動雲頭太白金星:「向大仙下凡御世,因無左輔右弼,以成一世慈仁。」玉帝准奏,即差文曲星投包家莊托生,差武曲星於楊家莊降生,他日長成,以輔真主。金星領旨復旨,復出天門化作一醫士臨凡,逕來朝中揭榜。閣門大使引入官來,保駕太監送至太子牀前。
  金星把手一看,在耳邊輕輕說道:「如今輔弼俱見取齊,你可放心,他日當為太平天子。」說罷佯為醫治之狀,太子即不哭啼。皇帝欲賞之以官,金星辭謝出朝,指袖飄然升空而去。舉朝愕然歎異。
  不覺時光迅速,寒暑迭催。真宗登基二十五年,至元興元年壬辰八月初七日,忽然不豫。即呼丞相呂端托以後事。時漏下五鼓,呂端急領太子趙洵於柩前即位,時年方十二歲。皇后劉氏垂簾同聽政,歲在癸亥,改元天聖元年。
  文拯乃文曲星降世,以匡皇上。卻得異人所授,能日判明陽,夜審陰鬼,凡一切天地水府鬼魅妖魔,不能逃其洞察。與武曲星楊文廣協心內外,共樂昇平。雖山林哨聚,時有小警,倏起收殄,罔敢大乾王紀。正是家擊壤,戶康衢,士、農、工、商,各安其業;九流三教,各食其土;居者有積聚,行者有裹糧。道不拾遺,犬無夜吠,內無怨女,外無曠夫。正是:
  小兒鼓腹歌堯日,老叟抬頭載舜天。
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