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回
     鬼有三德 後升城隍 巡江查察 受封河道

  話說廣東廣州府屬,永樂年間時,有一人姓秦名閏,年方二十四歲。在於三灣海岸傍,開一小器鐵爐,終日打些小鐵器,早年父母俱亡,止有孤身。其人不顧前後,亦無家室,只是以飲食為名。雖然無倚,其人為有一德,每逢飲食,先祀河邊。每則用紙錢數頁,心香三炷,請動三灣海岸諸眾鬼神,祀完然後飲食。亦有一年餘矣,不題。
  且說三灣海,一日巡江河道游察邊隅,遇一水鬼,姓丘字雲瑞,沉落波潭有二百餘年。河道喚審:「你是何方水怪,一一訴上來。」其鬼且吟且詠,有詩為證。詩曰:
    太陽出躍海拋球,日永長安對水流。生長不占塵俗事,三灣海島任優游。
巡江道:「依你之言卻是何人?--再訴。」其鬼又詠。詩曰:
    墜落江河二百年,每逢好事可人憐。遇危救急逃生路,不致沉軀赴水眠。
水鬼沉吟一番,巡河道又問:「你既為水鬼,屢行善念,何不超生去處?」其鬼再哦。詩曰:
    我在三灣二百秋,亦無煩惱亦無愁。巡江指示超生去,只恐為人不到頭。
河道又問:「你既不去為人,在此長江亦無了日。」其鬼哦。詩曰:
    教我為人不願,免得翻覆展轉。雖是海角天涯,勝似蓬萊閬苑。
  那時,巡江河道說了一遍:「咱奉天敕巡遊四海,察其禍端,剿滅水怪。咱今封你為三灣河道,統轄水怪,不得擾亂方隅。」雲瑞叩首謝恩,巡江已去,不題。卻說秦閏祝鬼亦有年餘,只弔得一鬼姓丘字雲瑞。其鬼原有二德,此所謂老鬼有靈。一日搖身變化,每四更時分,秦閏輕身打鐵。其鬼叫門討火,在於爐邊烘火。日日如常。一朝秦閏問曰:「老丈朝朝附火,你住在何處,姓甚名誰?領教。」其鬼答曰:「老拙姓丘表字雲瑞,就在本埠捕魚為生。」秦閏又問:「幾位公郎?」其鬼又答:「只是孤身。」閏曰:「你是孤身,我又獨自,不若拜為父子,意下何如?」鬼曰:「既不見意,老拙從命。」即看皇歷,明日吉期。雲瑞曰:「待老拙今日捕一尾鮮魚,明早備辦。」又是一別而去。閏見雲瑞辦魚:「今日我亦要買豬肉等候,來時才是道理。」不期就是明朝,雲瑞挽鯉魚一尾,又叫閏,閏又開門:「昨見契仔之言,老夫留下一尾鮮魚,今朝敘話。」閏即將魚肉美熟。雲瑞云:「拜拜鋪頭土地。」秦閏答曰:「鋪中淺窄,未曾安神。每逢酒饌,都在河邊供奉。」自此拜契,亦有年長。休題。
  不期一日,有一婦人,丈夫何大倫有病在牀。只是家中貧乏,沒處尋思。止有一對公雞、婆雞,市上賣之一,實賣銀一錢四分。只是天殺的冤家,沒良心的狼漢,即將銅銀買之。其時汪氏賣雞的銅銀歸家,不能使用。自忖自思,越思越煩。也是出於無奈,夜半三更,走出河邊投水身亡。水鬼丘雲瑞見此婦人投水,速忙便救,即將木杆一根與之扶住。說道:「俺非比別人,咱乃三灣河道加封海島大仙。因見婦子赴水身亡,特來救你。」暗中囑咐雲,有詩為證。詩曰:
    堪推世事細參詳,幸勿尋思出海傍。他日孕中生貴子,解元進士探花郎。
  囑云:「你可緊扶其木,不可放手。待至天明,自然有人答救。」那時天明,水上行舟瞧視,見有一婦人溺於水面,速忙救之。急用姜湯蠟丸灌人喉內,不一時甦醒。舟中人問其故,汪氏歷說前事一遍,舟中喝罵曰:「這沒天理的事,險些誤了人的性命。」其時舟人將婦送回丈夫家中,那時病者在牀,千聲相感,萬聲謝謝。不在話下。
  不期一日,雲瑞到鐵鋪說道:「契仔今日與汝一別,未知何日相逢。」閏曰:「契爺何往?」鬼曰:「我有一言,說出你莫驚慌,只是時時暗中護佑與你。」閏曰:「何事?」雲瑞云:「我非別者,吾乃本埠一水鬼也。只因沉落波中有二百餘年,前百年之上,幸有巡江河道,見我屢屢有德,封我為三灣河道,受轄三灣水怪。前受河道之職,去年又加封海島大仙,專以救人性命為要。昨又江中救得一婦人,乃何大倫之妻也。」閏曰:「怎麼救他?」雲瑞曰:「那時我將木與之扶著,囑他不要放手。待至天明,自然有人答救。此事契仔你可知?」閏曰:「此亦鄉人共知,原是契爺恩德相救,天必知之,必有好處。」鬼曰:「然今惠州府城隍轉昇天府,以致城隍缺陷。上天見我有此三德,待至甲辰旬丙午日,即有夫馬迎接我去赴任。只是一別,未知與你何日再逢。」閏云:「上天見你有此大功,今升惠州城隍,乃是雲開見日,枯木逢春。為兒的只是雖剖難分,怎忍相離割義。」雲瑞云:「吾雖與汝拜為父子,勝如親的一般,豈有二乎。自我上任之日,你亦不要打鐵,隨任到了惠州府城,我自然與汝一個念頭,一生安樂果係無虞。我便先去赴任,你可收拾行李即速到來,不然有誤。」自此兩下相分。
  閏亦打疊行程,身到惠州,就在城隍廟安歇。亦有數日,虔備寶燭,跪下稟告前事,告了一番。城隍夜謂:「秦閏,待我一夢,示知紳士,另邀廟祝,不論諸釋人等,但連祈七勝與之侍神。你可在傍亦禱亦祈。此時與汝七勝,你可用心侍神,自然與汝一個白水事不用忙。」
  且聽下回分解,便見明白。

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