弁言

  吾鄉先輩詩人徐菊潭有《豆棚吟》一冊,其所詠古風、律絕諸篇,俱宇宙古今奇情快事,久矣膾炙人口,惜乎人遐世遠、湮沒無傳,至今高人韻士每到秋風豆熟之際,誦其一二聯句,令人神往。
  餘不嗜作詩,乃檢遺事可堪解頤者,偶列數則,以補豆棚之意;仍以菊潭詩一首弁之,詩曰:閑著西邊一草堂,熱天無地可乘涼。
  池塘六月由來淺,林木三年未得長。
  栽得豆苗堪作蔭,勝於亭榭反生香。
  晚風約有溪南叟,劇對蟬聲話夕陽。

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