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回
     萬人縣群鬼賞月

  世上何嘗有鬼?妖魔皆從心生;違理犯法任意行,方把人品敗淨。舉動不合道理,交接不順人情;搖頭晃膀自稱雄,那知人人厭憎!行惡雖然人怕,久後總難善終;惡貫滿盈天不容,假手鍾馗顯聖。昔年也曾斬鬼,今日又要行兇;咬牙切齒磨劍鋒,性命立刻斷送。
  話說大唐德宗年間,有一名甲進士,姓鍾,名馗,字正南,終南山人氏。才高八斗,學富五車。只因像貌醜陋,未中頭名,一怒之間,在金階上頭碰殿柱而死。誰想他的陰魂不散,飄飄蕩蕩來到幽冥地府,在閻君面前,將他致死的情由,從頭至尾訴了一遍。閻君甚是歎惜。遂問鍾馗道:「俺有一事奉煩,未知從否?」鍾馗道:「願聞鈞旨。」閻君道:「陰間鬼魂俱係在下掌管。今陽間有一種鬼,說他是鬼,他卻是人,說他是人,他卻又叫做鬼。各處俱有,種類不一,甚為民害,惟萬人縣內更多。在下憐你才學未展,秉性正直,意欲封爾為平鬼大元帥,凡遇此鬼,除罪不至死,尚可造就者,令其改邪歸正,以體上天好生之德。其餘盡皆斬除。倘有惡貫滿盈,罪不容死的,生擒前來,再以陰間刑法治之。俟斬盡殺絕,功成之日,自當奏知上帝,論功升賞,加官進爵,未知尊意如何?」鍾馗聽罷,向前謝道:「既蒙抬舉,謹遵鈞旨!」閻君大喜,遂交給平鬼錄一本,又賜給青鋒寶劍一把,追風烏錐馬一匹。紗帽、圓領、牙笏、玉帶,並撥給鬼卒四名。第一名大頭鬼,第二名大膽鬼,第三名精細鬼,第四名伶俐鬼,隨路聽用。
  鍾馗謝恩下殿,出了幽冥地府。頭換尖頂軟翅烏紗,身穿墨絲藍掰海青蟒袍,腰繫金鑲玉帶,手執牙笏,上了追風烏錐馬。遂吩咐大頭鬼頭前開路,大膽鬼挑著琴劍書箱,精細鬼手提八寶引路紅紗燈,伶俐鬼擎著三沿寶蓋黃羅傘。分派一定,號令一聲,擺開隊伍,殺氣騰騰,威風凜凜,直往萬人縣裡進發。這且不表。再說這萬人縣在長安西北,離京有二萬三千餘里。這萬人縣城內有一沒人裡,裡中有一踩遍街,街內有一人,姓無,名恥,字是不為。自祖上以來,並無恒產,也不貨殖。全憑膂力過人,像貌魁偉,強借訛詐度日。年過四旬,娶妻應氏,所生一子,與無恥大不相同。生得身長不過三尺,居心甚短,行事也短,因此人給他起了一個混名,叫他短命鬼。無恥對應氏道:「我無門自祖上以來,俱各人物魁偉,出人頭地。這個兒子如此秕微,如何能傳宗接祖?倒不如沒有這個兒子為妙。」故此無恥看見短命鬼就怒,諸日非罵即打,總要致他兒子於死地。應氏勸之再三,無恥終是不聽。應氏無奈,一日向他丈夫說道:「殺生不如放生好,你既不喜他,我有一個表弟,姓阮,名硬,現在不修觀裡為僧,法名是針尖和尚。我把他送與我表弟做徒弟何如?」無恥道:「我只不要這樣兒子,任憑你去發放,不必問我。」應氏遂擇了個日子,將短命鬼送到不修觀裡去為僧了。這應氏三五年問又生一子,排行為二,頗有父風。人家給他也起了一個混名,只添了一個鬼字,叫他做無二鬼。長到十五六歲上,無恥與應氏相繼而亡。無二鬼行事為人,較無恥更甚十倍。且說他怎生打扮?夏天裡歪戴著草帽,斜披著小衫。冬天裡袍套從不給扣,惟以藍搭包紮腰。滿城內富的不敢惹他,窮的不敢近他。他尋著誰,就是誰的晦氣。偏有了個下作鬼給他做幫客,又有喪門神的兒子名舛鬼給他做門徒。真個是:?萬人縣內聚群鬼,萬戶千家活遭殃。
  這無二鬼同下作鬼、舛鬼,諸日在這萬人縣內,東家食,西家宿,任意胡行,無所不至。一日正逢中秋佳節,無二鬼留了五位客在家,飲酒過節。一個是粗魯鬼,一個是滑鬼,一個是賴殆鬼,一個是噍蕩鬼,一個是冒失鬼。
  無二鬼將這五鬼,讓在風波亭上,序齒而坐。吩咐舛鬼預備酒看。俟金烏西墜,玉兔東升,以便飲酒賞月。滑鬼向無二鬼道:「天氣尚早,弟家有一小事,去去就來。」眾鬼道:「不可失信!」滑鬼道:「不失信,暫且少陪。」滑鬼對著眾鬼將手一拱,徉徜出門去了。
  且說滑鬼出門來,在街上,正走之間,忽然背後有人叫道:「滑哥慢走,我有話與你說!」滑鬼回頭一看,卻是混賬鬼與討債鬼同來。滑鬼見了,連忙就跑。滑鬼跑得快,混賬鬼與討債鬼身體肥胖趕不上。滑鬼捨命正往前跑,忽然一人正衝著滑鬼飛奔而來,與滑鬼胸膛相撞,將滑鬼咕咚撞倒在地。討債鬼趕上一步,將滑鬼按住不放。滑鬼道:「欠你的賬目,我就清楚你,你且放我起來。我看是誰撞倒我?」討債鬼鬆手,滑鬼爬將起來,一看說道:「呀原來是楞二哥!未知有何要事,這等緊急?」楞睜鬼道:「昨日進城,路遇無二哥,邀我今日到他家去飲酒賞月,我恐到遲,所以誤撞尊駕,得罪,得罪!」滑鬼道:「我方才也在無二哥那裡,因有事回來到舍下,即刻我也就回去。」討債鬼道:「是踩遍街住的無二哥麼?」楞睜鬼道:「正是。」討債鬼道:「平素與人討賬,無二哥略幫幾句言語,那人就將賬目清楚了。屢次承他盛情,我亦欲到他家去。但今日節間,有些不便。」混賬鬼道:「我們買幾色禮物,登門賀節,豈不兩全?」楞睜鬼指著混賬鬼問道:「這位兄台尊姓?說話甚是有理!」討債鬼道:「這是舍弟,名混賬鬼。」遂令混賬鬼買了幾色禮物。楞睜鬼將滑鬼抓住說道:「今日任有甚麼緊事,不准你去。今日也不許討賬,你得隨俺回去!」滑鬼不敢強去,遂同眾鬼轉回踩遍街來。滑鬼進門向無二鬼道:「事未得辦,卻給二哥又邀了幾位客來。」眾鬼一齊離座。只見混賬鬼手裡提著四個甲魚,二三十個螃蟹,討債鬼抱著兩個西瓜。無二鬼叫舛鬼收了,同走到風波亭上,謙讓一回,按次序坐定。滑鬼將路遇楞睜鬼被撞的事,說了一遍,俱各哄堂大笑,又敘了一回寒溫。噍蕩鬼舉手向眾鬼道:「我們今日不期而會,恰是十位,古人有熱結十弟兄,至今傳為美談。我們今日何不效法古人,也結一個異姓骨肉?不惟物以類聚,常常聚樂,倘事有不測,亦可彼此相助,不失義氣。但不知此言有合公意否?」眾鬼齊聲贊美。無二鬼遂叫舛鬼制辦祭物伺候。舛鬼出門去,到了街上,也就買了些下作物件。回家即刻排出,來了一桌據實供。卻是三碗菜。頭一碗是山草驢子放屁,作孽的螞蠟;第二碗是蒜調豬毛,混賬和菜;第三碗是肝花腸子一處煮,雜碎。買了半捏子沒厚箔,請了一張假馬子,燒了一支訛遍香,奠了三杯■酒,行了一龜三狗頭的禮,放了三個滅信炮,一齊發誓已畢。無二鬼年長,坐了第一把交椅,粗魯鬼次之,楞睜鬼為三,排到末座,卻是舛鬼最幼。舛鬼將供撤在風波亭上,又添了一碗鵝頭燴螃蟹,一碗生炒楞頭鴨子,一碗壞黃子鴨蛋,一碗清水煮瓠子,真個是:月到中秋明似鏡,酒逢知己勝同胞。
  眾鬼彼此猜拳行令,不覺三更有餘。正飲之間,忽聞外面叩門甚急,無二鬼不覺失驚落箸。叫舛鬼前去探聽。要知來的是誰?再看下回分解。

  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