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朝秘史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蘇妲己驛堂被魅 雲中子進斬妖劍
  • 第二回
      西伯人商得雷震 西伯陷囚羑里城
  • 第三回
      紂王作酒池肉林 西伯脫囚歸歧周
  • 第四回
      西伯建臺鑿池沼 子牙避紂隱磻溪
  • 第五回
      子牙代武吉掩災 西伯侯初聘姜尚
  • 第六回
      西伯再訪姜子牙 子牙收服崇侯虎
  • 第七回
      周武王議伐商辛 姜子牙檄降殷郊
  • 第八回
      姜子牙收服洛陽 孟津河白魚入舟
  • 第九回
      太公遺計收五將 紂王拜將征西歧
  • 第十回
      太公興周滅商紂 武王分土封諸侯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周公秉政誅管蔡 成王感變啟金滕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周公定鼎於郟鄏 召公奭宣佈王化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南民不忍伐甘棠 楚子膠舟溺昭王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穆王西遊崑崙山 楚人大戰麒麟谷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周穆王趙城托孤 密康公因色亡國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嬴非子牧馬受封 十丈臺李巫監謗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尹吉甫大征儼狁 姜皇后脫簪諫王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盧妃懷孕十八年 幽王舉火戲諸侯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鄭桓公驪山救駕 周平王棄鎬東遷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穎考叔舍羹悟主 州吁恃寵弒桓公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衛石碏仗義殺子 陳穆公以婚救衛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鄭莊公祖宮演武 周鄭於繻葛大戰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鄭太子救齊辭偶 鄭祭仲殺婿逐君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魯桓公入齊遭弒 齊襄公出狩遇怪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齊召忽從主死節 管夷吾條陳伯策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楚王僭號征鄖絞 楚屈瑕鄢水大敗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息伯瑗請楚伐蔡 楚王仗威擄息媯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鬥伯比假道滅鄧 齊桓公北杏定伯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宋桓公背盟逃歸 齊寧戚牧牛遇貴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寧戚舌動宋桓公 鄭厲公倚齊復位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鄭厲公南郊救駕 衛懿公好鶴亡國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管仲天柱峰滅戎 齊桓公德存邢衛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管仲氣死鬥伯比 夷吾召陵服強楚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魯婦秉義全社稷 齊桓義輔周太子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桓公葵丘大會盟 桓公陽谷寄太子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馮長公驗仲生死 晉獻公寵妾逐子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晉荀息假途滅虢 秦穆公羊贖百里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驪姬設計陷申生 十英輔重耳逃歸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晉里克謀弒二主 秦穆公救晉饑民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公孫支獨戰六將 韓原山秦擒晉公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晉重耳周流列國 五公子爭雄亂齊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宋襄公鹿上圖霸 宋楚軍泓水大戰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晉子圉逃歸嗣位 趙衰狐偃奪重耳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重耳寓秦受懷嬴 重耳夏國殺懷公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介子推辭祿自焚 鬧洛陽晉兵救駕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晉郤谷被薦操軍 晉郤谷火攻蓸河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文公義報僖負羈 晉先軫一氣子玉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晉先軫二氣子玉 晉楚城濮大會戰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晉先軫三氣子玉 郤谷遺計斬之僑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晉文踐土大會盟 蹇叔遺船救孟明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秦孟明崤山大敗 晉先軫狄陣困死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孟明焚舟誓伐晉 秦穆公大霸西方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秦穆公用人從葬 秦晉軍令狐大戰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晉士會自秦逃歸 楚莊王納言定霸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晉靈公怒遇趙盾 晉楚軍黃河大戰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晉解揚出使不屈 養由基百步穿楊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鬥越椒謀反被誅 晉程嬰功成自刎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晉郤克兜腸大戰 晉士匄青年進計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楚共王鄢陵大敗 由基陷於萬伏弩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晉欒書爭功弒主 晉魏絳單騎和戎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師曠辨樂知興亡 齊莊公姦淫召禍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楚靈王大會諸侯 秦哀公設會圖伯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玄象崗卞莊打虎 柳盜跖辱叱秋胡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臨潼伍員爭明輔 子胥威震臨潼會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晏平仲舌辯群楚 魯秋胡捐金戲妻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楚靈王冒雪遊獵 申家底靈王自縊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費無極讒隱平王 楚平王廢妻逐子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平王信讒滅伍氏 米建奔鄭遭誅滅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伍子胥投陳辭婚 子胥脫難過昭關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丘亮泛舟救子胥 浣紗女抱石投江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子胥吹篪引王僚 姬光請專諸行刺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三公子出兵伐楚 太湖亭專諸行刺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囊瓦族滅費無忌 要離辱死焦休忻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要離行詐刺慶忌 孫武吳宮操女兵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孫武子發兵伐楚 代楚國孫武會兵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吳楚軍漢江大戰 吳王五戰拔荊州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楚昭王奔鄖入隨 子胥鞭撻平王屍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申包胃號哭求救 伍子胥和楚班師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伍子胥酬恩報德 孔仲尼相魯服齊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吳越槜李大交鋒 孔仲尼週遊列國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吳夫差分道伐越 勾踐敗棲會稽山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越勾踐入吳待罪 三年受辱屈居吳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吳王西子游八景 楚王禮聘孔仲尼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孔仲尼遭厄陳蔡 賢子貢說吳救魯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伍子胥抉目待齊 吳魯吳艾陵大戰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孔子獲麟作《春秋》 晉三卿政亂同列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勾踐三年滅吳國 范蠡扁舟歸五湖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晉智伯求地謀反 灌晉陽智信決水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豫讓漆身刺無恤 吳起殺妻為求將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周王初封韓趙魏 趙魏爭奪中山地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吳起棄魏死於楚 齊威王正國朝周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魏征龐涓下雲夢 公孫鞅徙木立信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齊田忌大敗投趙 王敖破牌薦孫臏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孫臏下山服袁達 龐涓謀刖地孫臏足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孫臏被刖詐瘋魔 茶車竅孫臏歸齊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龐涓巫魅陷孫臏 孫臏救韓擄魏申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孫龐排陣賭劉魏 馬陵萬弩射龐涓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醜女獻策為皇后 衛鞅擄魏建奇功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商鞅四馬分屍死 蘇秦六國說合縱
  • 第一○○回
      六龍會蘇秦掛印 張儀計秦說六國
  • 第一○一回
      張儀說話俟事秦 孟嘗君養士出關
  • 第一○二回
      子噲傳位於子之 孫臏隱跡埋姓名
  • 第一○三回
      燕昭王伐齊報仇 齊泯王逃奔即墨
  • 第一○四回
      藺相如完璧歸趙 齊田單火牛復齊
  • 第一○五回
      范睢脫廁西入秦 不韋西遊說立嗣
  • 第一○六回
      不韋計取朱姬女 朱氏生政於邯鄲
  • 第一○七回
      秦王代周統天下 田單興兵復聊城
  • 第一○八回
      莊襄王發兵征趙 平原君合縱干楚
  • 第一○九回
      信陵君符救趙 秦蒙驁興兵伐魏
  • 第一一○回
      趙王興兵取燕邑 春申君合縱伐秦
  • 第一一一回
      朱後淫寵於嫪毒 秦王計併吞六國
  • 第一一二回
      秦王復仇伐趙國 荊軻西行刺秦王
  • 第一一三回
      秦王命蒙驁伐燕 魏王詐降劫秦寨
  • 第一一四回
      李信以眾征楚國 王賁詐巡撫燕地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蘇妲己驛堂被魅 雲中子進斬妖劍

      話說紂王名受辛者,帝乙之幼子,湯王之二十八代孫也。
      都朝歌,國號商。帝乙有三子,長曰微子啟,次曰微仲衍,皆是庶出,三曰受辛,乃正宮所生。帝乙嘗欲立微子啟為太子,群臣皆諫,宜立正宮之子。於是,立受辛為太子。及帝乙既崩,群臣奉受辛即位為紂王。紂王生性聰明,才力過人,手能格猛獸,身能跨駿馬,智足拒諫,言足飾非,常自以天下之人皆出己下。當時天下小鎮諸侯有八百餘國,四方各設一大鎮,為諸侯之伯,每歲一貢,三年一朝。各方大鎮,率其小國入商,兩班文武,有王子比干、微子、微仲、箕子、膠鬲、梅伯、雷開、商容、蜚廉、惡來、費仲等,相與輔弼。即位七年,是歲癸丑,諸侯合當大朝。東伯侯姜桓楚,西伯侯姬昌,南伯侯鄂宗禹,北伯侯崇侯虎,各率本方小國,齎寶入朝。當時,紂王好聲色,不理國政,及諸侯來朝,紂令各貢美女五十名,選入後宮灑掃。
      北伯侯崇侯虎出班奏曰:「臣聞冀侯蘇護,有女儀容絕世,美貌無雙,可充掖庭歌舞。」紂王大悅,即詔蘇護歸國,送女入朝。蘇護出朝謂同僚曰:「主上荒淫必致敗亡,吾女豈作宮廷之妾,而陷喪身之禍乎?」遂回冀州,絕貢不朝。不覺一年,各方俱進美女,獨蘇護之女不至,又絕一年之貢。蜚廉奏曰「蘇護故違王旨,不進宮女,又絕朝貢,王如不征,難以統馭列國。」紂王然之,遂令蜚廉,操練將卒,發駕親征。左司空箕子諫曰:「蘇護誠有大罪,不可不征,然調本方侯伯征之足矣,何必親勞聖駕。」紂王納其言,遂詔西伯侯姬昌,北伯侯崇侯虎,兩鎮合兵,以征蘇護。
      使者至岐州,姬昌接旨,管待王使,謂群下曰:「蘇護忤旨失貢,天子詔我合兵征之。兵者兇器,不可輕動,今欲遺書,令其入商待罪,誰願一往?」大夫散宜生出班願往,姬昌即遣宜生往冀州,一面又遣使止北伯崇侯虎之兵。散宜生直投冀州,蘇護延入府堂,分賓主而坐。護曰:「大夫辱臨敝邑,有何見諭?」宜生曰:「賢侯累失朝貢,天子詔西伯,加兵征伐,西伯體好生之德,按甲未動,先命宜生督公入朝,公能從之,入商待罪,庶可保全首領。」蘇護曰:「主上失道,聞吾女頗有姿色,前歲入朝,挾吾進女後宮,此吾所以惡其失道,故絕進貢,今召西伯征吾,吾寧死於西伯臺下,豈肯更入無道之朝?」
      宜生曰:「主上既慕令愛姿色,明公即送入宮,女受掖庭之寵,公為掖庭之貴,豈不美哉!何必拒王命以取大禍?」護沉思良久曰:「吾本誓不朝商,今承西伯明教,敢不奉從。願大夫復命,來日即親送小女入商待罪。」散宜生大喜,相辭而別。
      次日,蘇護收金帛,修謝表,香車輦,壯士二百名,親送愛女入商。其女名妲己,年方十七,姿色冠世,繡工音樂,無不賅備。登車之日,父母兄弟,俱各痛哭,不忍分別,護即麾車馬出城。行不數日,至恩州館驛安歇。本驛首領告曰:「此驛幽僻,淫邪所聚之地,往來游宦被魅者多矣!賢侯不宜寢之於內。」蘇護叱曰:「吾送后妃入朝,天子有詔在此,何魅之有?」即令妲己寢於正堂,數十婢妾,各持短劍,密衛榻之左右,燃燭焚香,親封其戶。戶外又令壯士,持利器,互相替換,巡視不息。將至半夜,忽有一陣怪風,從戶隙而入中堂。侍妾有不臥者,見一九尾狐狸,走近臥榻,其妾揮劍斬之,忽燈燭俱滅,其妾先被魅死。狐狸盡吸妲己精血,驅其魂魄,托其軀殼,臥於帳中。
      殆及天明,蘇護啟戶,問夜來動靜,見妲己依然如故,令壯士巡搜驛內前後,果見一妾被其魅死。蘇護大驚,遂不少留,即登車馬起程,不知妲己早被狐狸所魅。車馬行至朝歌,先進表章,待罪朝外。紂王覽罷表章,宣妲己入朝,見其儀容妖姣,花貌絕倫,不勝歡悅,曰:「此女足贖前罪,何必齎金帛!」
      遂赦蘇護,官復原職,又遣使齎金帛,賞分姬昌。崇侯虎聞知,怨姬昌專功受賞,遂有陷害姬昌之意。
      紂王即日立妲己為貴妃,妲己謝恩侍宴。紂王熟視其貌,卓冠宮庭,令其歌,操百樂,無所不通。紂王大喜,因妲己如天仙下降,遂另建受仙宮,與妲己朝夕喧歌。令師涓作靡靡之樂,其音隱寓北鄙殺伐之意。每令師涓歌彈,妲己嬌舞,紂王即鼓掌大笑,曰:「觀卿等歌舞,真為世所罕有!」於是,紂王遂荒朝政,日與妲己宴游不息。
      時,終南山有煉氣之士,號雲中子者,一日出遊,見冀州之分,妖氣上衝室壁,即令道童取照魔鏡引之,其妖乃千年老狐之狀,落在商都。雲中子歎曰:「吾不掃除此魔,則陷民喪國。」遂令道童砍山下枯柏木,削成劍,佩帶入朝歌。道童曰:「吾師欲除邪魔,用此枯木之劍如何?」雲中子曰:「千年老狐,非千年枯木,不能以觸其形神。」遂扮為遊方道士,直往朝歌,遍觀都內之氣,其妖出於宮掖。
      次日,具表獻劍,紂王宣入,問其何來,雲中子曰:「小道方外煉氣之士,昨觀妖氣衝於室壁,及小道至京師,遍詢下落,此妖已入大王宮掖,特請除之!」紂王笑曰:「先生之言妄矣!朕深宮縝密,羽林虎賁,殺氣騰騰,縱有妖穢,從何而入?」道士曰:「臣觀此妖非小,若不早除,後主覆亡家國!」
      紂王大驚曰:「先生何術可除?」道士曰:「臣進神劍一口,大王請懸宮中,百魅自然消滅。」紂王受劍,欲行賞賜,道士曰:「臣獻此劍,特為社稷生民而進,非圖富貴而來!」遂謝恩出朝。紂王即將木劍懸於後宮。
      妲己實係老狐成精,假枉人形,聞紂王帶劍入宮,即昏臥於榻。紂王聞之,即入省視。妲己告曰:「小妾生長深閨,睹劍戟心驚目駭,恐懼成疾,萬乞除之。」王笑曰:「此遊方道士獻木劍,與朕驅邪,何必驚懼?」妲己曰:「大王玉堂金屋,有何祟魅?此方外邪術,蠱惑聖聰,乞王火速焚之,勿陷其迷。」紂王曰:「善!」即令焚劍於宮外。
      次日,太史杜元銑奏曰:「妖氣直貫紫微,乞搜宮禁邪魅。」紂王又以此說問於妲己,妲己曰:「妾幼頗習星歷,略達天文,妾觀數夜以來,紫微輝朗,並無妖氣,此太史與方士交結,誣言傾陷社稷,請先斬元銑,以禁妖言,再建高樓於宮中,凡百災祥,妾願逐一明奏。」
      紂王從之,令斬杜元銑之首,號令都城,再有妖言者,夷三族。
      卻說雲中子未歸終南山,只在都城,見宮中妖氣未除,再欲入朝,及聞斬太史,號令都城。仰天歎曰:「不二十年,都城即為戰場矣!」遂書二十四字於西門外而去:妖氛穢亂宮廷,聖德播揚西岐。
      要知血浸朝歌,戊寅歲中甲子。
      百姓爭視其句,莫知意味,恐紂聞知,即塗抹之。時,宮中建樓,高十餘丈,號摘星樓,朝夕與妲己游宴其上。紂王悅其舉止,已有廢皇后、立妲己為正宮之意。一日詔正宮皇后會宴於受仙宮。皇后姓姜氏,東伯侯姜桓楚之女,性好雅重,不樂荒淫。見妲己諂媚得寵,本不欲往,然聞詔只得強赴。妲己親迎就宴。酒數巡後,紂王令師涓拊節而歌,妲己舉袖而舞,紂王左顧右盼,不勝歡悅。獨姜后俯首不觀,紂王問曰:「師涓善歌,妲己善舞,誠若天樂當前,爾何不樂觀聽耶?」姜后對曰:「妾聞明王所重在賢人君子,未聞以淫樂邪色為尚者,若尚淫邪,必有宮闈之患!」紂王聞之,頗有怒色。姜后又曰:「太史累奏,灰貫紫微,其氣落在深宮,大王全然不省,反聽妲己邪色,信師涓淫樂,斬杜元銑,以塞忠諫之路,妾憂社稷傾亡之不暇,何暇觀此淫邪乎?」紂王默默不語。姜后辭歸本宮。嬖臣費仲,知王有廢立之意,乘機奏曰:「姜后嫉忌,妄誹聖樂,大王豈可置而不問?」紂王曰:「吾欲廢后而立蘇氏久矣!正恐群臣諫諍,令其抗拒多端,吾必廢之!」次日姜后復具諫表,直上摘星樓,劾奏妲己為妖邪,師涓為讒佞。紂王覽罷,擲表於地,唾詈:「妒婦何敢妄謗吾否?」喝令左右斬之!姜后叱退武士,大詈:「無道昏君!寵嬖妾而斬正宮,焉能守社稷?」紂王大怒,左手攬衣,右手揪髮,震其四股,仰投十丈樓下。欲知後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