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對者注:
       因原書缺字及字跡不清處太多,表示如下:
       字跡不清、無法辨識的字,以“○”符號表示。
       說明的文字,以“()”符號包括之。
             --開放文學          

  欲觀天下奇書,先識蘇庵大義。
  序曰:
  昔人謂夢未有乘車入鼠穴者,蓋言無因也。有因而起,其間怪怪奇奇皆足形現。豈曰形神所不接處,非想而成邪?而余謂不然。大地山河,一夢局也。喜而笑、戚而悲,有情者日相逐于夢中而不自覺;即生而成、成而毀,無情者日相雜於夢境而莫可分。天下事,風塵勞攘,無在非夢。豈僅四更殘漏,昏昧無知,如為夢哉?亦如偈言,首推「如夢」,謂之曰:
  如猶有比擬之詞賦,思吾身飲食日用,何所從來?荒草丘墟,何所從去?聚散無常,盈虛靡定,較之孤燈半○,○篆初回,攲枕林西,位幃牖北,夢魂遠渡,誰假誰真,又何如之足論乎?
  歸蓮因蓮而始歸者也,以蓮之出污泥浮清水,可謂亭亭物外矣。即物能喻而有得于蓮,非蓮之可以覺人也,亦非人之因蓮以覺也。
  生既○歸有大覺者出,知寄者皆夢、而歸者皆覺也;知未歸者皆可以歸去、覺之則暫寄者不必以寄者終之也。何也?觸于蓮而蓮即為夢、不觸于蓮而蓮即為覺也。因蓮而見所寄,則寄者皆夢;因蓮而見所歸,則歸者皆覺也。
  舉世間,無情有情,悉超化劫;統古今,是夢非夢,咸悟真如。才子等于愚夫,佳人同于嫫母。英雄無措手之地,豪傑無駐足之場。喬松凋而槿花榮,午日虧而朝露潤。眼前熱火不殊,身後寒灰幽靈。私恩反結通途仇怨。幸勸四方君子,盡知一片婆心;描成十丈蓮花,總是三生正覺。
  是編也,謂之有因而夢,可;謂之無因而夢,亦可。吾願世世識之。不以短夢為夢,而以長夢為夢,則歸而覺者有盡,覺而歸者且無盡也。此蘇庵立言之義也。

  
  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