淞隱漫錄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自序
  • 華姑
  • 紀日本女子阿傳事
  • 許玉林匕首
  • 仙人島
  • 小雲軼事
  • 吳瓊仙
  • 貞烈女子
  • 玉簫再世
  • 朱仙
  • 蓮貞仙子
  • 徐麟士
  • 何蕙仙
  • 白秋英
  • 鄭芷仙
  • 周貞女
  • 楊素雯
  • 馮香妍
  • 廖劍仙
  • 眉繡二校書合傳
  • 徐雙芙
  • 蕭補煙
  • 陸碧珊
  • 龔繡鸞
  • 心儂詞史
  • 閔玉叔
  • 凌波女史
  • 三夢橋
  • 黎紉秋
  • 鵑紅女史
  • 畢志芸
  • 薊素秋
  • 藥娘
  • 仙谷
  • 何華珍
  • 胡瓊華
  • 女俠
  • 李四娘
  • 盜女
  • 徐慧仙
  • 海外美人
  • 乩仙逸事
  • 笙村靈夢記
  • 白素秋
  • 阿憐阿愛
  • 四奇人合傳
  • 蔣麗娟
  • 尹瑤仙
  • 馮佩伯
  • 諸曉屏
  • 李珊臣
  • 葛天民
  • 夜來香
  • 劍仙聶碧雲
  • 徐仲瑛
  • 陸月舫
  • 王蟾香
  • 章志芸
  • 李韻蘭
  • 鞠媚秋
  • 王蓮舫
  • 胡姬嫣雲小傳
  • 楊秋舫
  • 娘再世
  • 媚梨小傳
  • 秦倩娘
  • 悼紅仙史
  • 姚雲纖
  • 鮑琳娘
  • 返生草
  • 沈荔香
  • 蔚山莊
  • 海底奇境
  • 申江十美
  • 樂仲瞻
  • 嚴萼仙
  • 橋北十七名花譜
  • 任香初
  • 柳橋豔跡記
  • 駱蓉初
  • 紅芸別墅
  • 陶蘭石
  • 夢游地獄
  • 杞憂生
  • 陳霞仙
  • 倩雲
  • 鵑紅女史-成都
  • 蛇妖
  • 錢蕙蓀
  • 清溪鏡娘小傳
  • 二十四花史-居士(上)
  • 二十四花史-居士(下)
  • 鶴媒
  • 十二花神
  • 合記珠琴事
  • 田荔裳
  • 吳也仙
  • 東部雛伶
  • 東瀛才女
  • 妙香
  • 三十六鴛鴦譜(上)
  • 三十六鴛鴦譜(中)
  • 三十六鴛鴦譜(下)
  • 名優類志
  • 徐笠雲
  • 三怪
  • 月仙小傳
  • 十鹿九回頭記
  • 花蹊女史小傳
  • 林士樾
  • 燕劍秋
  • 消夏灣
  • 白玉樓
  • 薊素秋-吳江
  • 玉兒小傳
  • 甘姬小傳
  • 畫船紀豔
  • 華胥生
  • 海外壯游
  • 金鏡秋
  • 辭典

    自序

      六合之大,存而弗論;九州之外,置而不稽。以耳目之所及為見聞,以形色之可徵為紀載,宇宙斯隘,而學問窮矣!昔者神禹鑄鼎以象奸,惜其文不傳於今。或謂伯益之所錄,夷堅之所志,所受之於禹者,即今《山海》一經是也。然今西人足跡,遍及窮荒,凡屬圓顱方足、戴天而履地者,無所謂奇形怪狀如彼所云也。斯其說不足信也。麟鳳龜龍,中國謂之四靈。而自西人言之,毛族中無所謂麟,羽族中無所謂鳳,鱗族中無所謂龍。近日中國,此三物亦不經見。豈古有而今無耶?古者寶龜為守國之器,今則蠢然一介族爾,靈於何有?然則今之龜亦非古之龜也,甚明矣。好談神仙鬼怪者,以為南有五通,猶北地之有狐。夫天下豈有神仙哉!漢武一言,可以破的。聖人以神道設教,不過為下愚人說法:明則有王法,幽則有鬼神,蓋惕之以善惡賞罰之權,以寄其懲勸而已。況乎淫昏蠱惑如五通,聽之令人髮指,乃敢肆其技倆於光天化日之下哉?斯真寰宇內一咄咄怪事。狐乃獸類,豈能幻作人形?自妄者造作怪異,狐狸窟中,幾若別有一世界。斯皆西人所悍然不信者,誠以虛言不如實踐也。西國無之,而中國必以為有,人心風俗,以此可知矣,斯真如韓昌黎所云「今人惟怪之欲聞」為可慨也!西人窮其技巧,造器致用,測天之高,度地之遠,辨山岡,區水土,舟車之行,躡電追風,水火之力,縋幽鑿險,信音之速,瞬息千里,化學之精,頃刻萬變,幾於神工鬼斧,不可思議。坐而言者,可以起而行,利民生,裨國是,乃其犖犖大者。不此之務,而反索之於支離虛誕、杳渺不可究詰之境,豈獨好奇之過哉,其志亦荒矣!
      不佞少抱用世之志,素不喜浮誇蹈迂謬,一惟實事求是。憤帖括之無用,年未弱冠,即棄而弗為。見世之所稱為儒者,非虛狂放,即拘墟固陋,自帖括之外,一無所知,而反囂然自以為足;及出而涉世,則忮刻險狠,陰賊乖戾,心胸深阻,有如城府,求所謂曠朗坦白者,千百中不得一二。嗚呼!不佞於是乎窮矣!又見夫世之擁高牙,建大纛,意氣發揚,位置自高,幾若斯世無足與之頡頏者,及一旦臨利害,遇事變,茫然無所措其手足,甚至身敗名裂,貽笑後世。蓋今之時為勢利齷齪諂諛便辟之世界也,固已久矣。毋怪乎余以直遂逕行窮,以坦率處世窮,以肝膽交友窮,以激越論事窮。困極則思通,鬱極則思奮,終於不遇,則惟有入山必深,入林必密而已,誠壹哀痛憔悴婉篤芬芳悱惻之懷,一寓之於書而已。求之於中國不得,則求之於遐陬絕嶠,異域荒裔;求之於並世之人而不得,則上溯之亙古以前,下極之千載以後;求之於同類同體之人而不得,則求之於鬼狐仙佛、草木鳥獸。昔者屈原窮於左徒,則寄其哀思於美人香草;莊周窮於漆園吏,則以荒唐之詞鳴;東方曼倩窮於滑稽,則《十洲》《洞冥》諸記出焉。余向有《遁窟讕言》,則以窮而遁於天南而作也。今也倦游知返,小住春申浦上,小筑三椽,聊庋圖籍,燕巢鷦寄,藉蔽雨風。窮而將死,豈復有心於遊戲之言哉?尊聞閣主人屢請示所作,將以付之剞劂氏。於是酒闌茗罷,爐畔燈唇,輒復伸紙命筆,追憶三十年來所見所聞可諒可愕之事,聊記十一,或觸前塵,或發舊恨,則墨瀋淋漓,時與淚痕狼藉相間。每脫稿,即令小胥繕寫別紙。尊聞閣主見之,輒拍案叫絕,延善於丹青者,即書中意繪成圖幅,出以問世,將陸續成書十有二卷,而名之曰《淞隱漫錄》。嗚呼!余自此去天南之遁窟,住淞北之寄廬,將或訪岡西之故園,而尋牆東之舊隱,伏而不出,肆志林泉,請以斯書之命名為息壤矣。世之見余此書者,即作信陵君醇酒婦人觀可也。

              光緒十年歲次甲申五月中浣淞北逸民 王韜自序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