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俠五義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設陰謀臨產換太子 奮俠義替死救皇娘
  • 第二回
      奎星兆夢忠良降生 雷部宣威狐狸避難
  • 第三回
      金龍寺英雄初救難 隱逸村狐狸三報恩
  • 第四回
      除妖魁包文正聯姻 受皇恩定遠縣赴任
  • 第五回
      墨斗剖明皮熊犯案 烏盆訴苦別古鳴冤
  • 第六回
      罷官職逢義士高僧 應龍圖審冤魂怨鬼
  • 第七回
      得古今盆完婚淑女 收公孫策密訪奸人
  • 第八回
      救義僕除凶鐵仙觀 訪疑案得線七里村
  • 第九回
      斷奇冤奏參封學士 造御刑查賑赴陳州
  • 第十回
      買豬首書生遭橫禍 扮化子勇士獲賊人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審葉阡兒包公斷案 遇楊婆子俠客揮金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展義士巧換藏春酒 龐奸侯設計軟紅堂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安平鎮五鼠單行義 苗家集雙俠對分金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小包興偷試遊仙枕 勇熊飛助擒安樂侯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斬龐昱初試龍頭鍘 遇國母晚宿天齊廟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學士懷忠假言認母 夫人盡孝祈露醫睛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開封府總管參包相 南清宮太后認狄妃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奏沉痾仁宗認國母 宣密詔良相審郭槐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巧取供單郭槐受戮 明頒詔旨李后還宮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受魘魔忠良遭大難 殺妖道豪傑立奇功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擲人頭南俠驚佞黨 除邪祟學士審虔婆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金鑾殿包相參太師 耀武樓南俠封護衛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洪義贈金夫妻遭變 白雄打虎甥舅相逢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受亂棍范狀元瘋癲 貪多杯屈鬍子喪命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白氏還魂陽差陰錯 屈申附體醉死夢生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聆音察理賢愚立判 鑒貌辨色男女不分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仙枕示夢古鏡還魂 仲禹掄元熊飛祭祖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許約期湖亭欣慨助 探底細酒肆巧相逢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丁兆蕙茶鋪偷鄭新 展熊飛湖亭會周老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濟弱扶傾資助周老 交友投分邀請南俠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展熊飛比劍定良姻 鑽天鼠奪魚甘陪罪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夜救老僕顏生赴考 晚逢寒士金客揚言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真名士初交白玉堂 美英雄三試顏查散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定蘭譜顏生識英雄 看魚書柳老嫌寒士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柳老賴婚狼心難測 馮生聯句狗屁不通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園內贈金丫鬟喪命 廳前盜屍惡僕忘恩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小姐還魂牛兒遭報 幼童侍主俠士揮金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替主鳴冤攔輿告狀 因朋涉險寄柬留刀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鍘斬君衡書生開罪 石驚趙虎俠客爭鋒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思尋盟弟遣使三雄 欲盜贓金糾合五義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忠烈題詩郭安喪命 開封奉旨趙虎喬妝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以假為真誤拿要犯 將差就錯巧訊贓金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翡翠瓶污羊脂玉穢 太師口臭美妾身亡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花神廟英雄救難女 開封府眾義露真名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義釋盧方史丹抵命 誤傷馬漢徐慶遭擒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設謀誆藥氣走韓彰 遣興濟貧忻逢趙慶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錯遞呈權奸施毒計 巧結案公子辨奇冤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訪奸人假公子正法 貶佞黨真義士面君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金殿試藝三鼠封官 佛門遞呈雙烏告狀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徹地鼠恩救二公差 白玉堂智偷三件寶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尋猛虎雙雄陷深坑 獲凶徒三賊歸平縣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感恩情許婚方老丈 投書信多虧寧婆娘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蔣義士二上翠雲峰 展南俠初到陷空島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通天窟南俠逢郭老 蘆花蕩北岸獲胡奇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透消息遭困螺螄軒 設機謀夜投蚯蚓嶺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救妹夫巧離通天窟 獲三寶驚走白玉堂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獨龍橋盟兄擒義弟 開封府包相保賢豪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錦毛鼠龍樓封護衛 鄧九如飯店遇恩星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倪生償銀包興進縣 金令贈馬九如來京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紫髯伯有意除馬剛 丁兆蘭無心遇莽漢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大夫居飲酒逢土棍 卞家疃偷銀驚惡徒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遇拐帶松林救巧姐 尋姦淫鐵嶺戰花沖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救莽漢暗刺吳道成 尋盟兄巧逢桑花鎮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論前情感化徹地鼠 觀古蹟遊賞誅龍橋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北俠探奇毫無情趣 花蝶隱跡別有心機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盜珠燈花蝶遭擒獲 救惡賊張華竊負逃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紫髯伯庭前敵鄧車 蔣澤長橋下擒花蝶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花蝶正法展昭完姻 雙俠餞行靜修測字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杜雍課讀侍妾調奸 秦昌賠罪丫環喪命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秦員外無辭甘認罪 金琴堂有計立明冤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楊芳懷忠彼此見禮 繼祖盡孝母子相逢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認明師學藝招賢館 查惡棍私訪霸王莊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惡姚成識破舊伙計 美絳貞私放新黃堂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淫方貂誤救朱烈女 貪賀豹狹逢紫髯伯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倪太守途中重遇難 黑妖狐牢內暗殺奸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割帳縧北俠擒惡霸,對蓮瓣太守定良緣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倪太守解任赴京師 白護衛喬妝逢俠客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紫髯伯藝高服五鼠 白玉堂氣短拜雙俠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智公子定計盜珠冠 裴老僕改妝扮難叟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假作工御河挖泥土 認方向高樹捉猴獼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盜御冠交托丁兆蕙 攔相轎出首馬朝賢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試御刑小俠經初審 遵欽命內宦會五堂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矢口不移心靈性巧 真贓實犯理短情屈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復原職倪繼祖成親 觀水災白玉堂捉怪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公孫策探水遇毛生 蔣澤長沿湖逢鄔寇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按圖治水父子 加封好酒貪杯叔姪會面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為知己三雄訪沙龍 因救人四義撇艾虎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搶魚奪酒少弟拜兄 談文論詩老翁擇婿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憨錦箋暗藏白玉釵 癡佳蕙遺失紫金墜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避嚴親牡丹投何令 充小姐佳蕙拜邵公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死裡生千金認張立 苦中樂小俠服史雲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小俠揮金貪杯大醉 老葛搶雉惹禍著傷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辭綠鴨漁獵同合伙 歸臥虎姊妹共談心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赤子居心尋師覓父 小人得志斷義絕情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闇昧人偏遭闇昧害 豪俠客每動豪俠心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連升店差役拿書生 翠芳塘縣官驗醉鬼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長沙府施俊遇丫環 黑狼山金輝逢盜寇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沙龍遭困母女重逢 智化運籌弟兄奮勇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見牡丹金輝深後悔 提艾虎焦赤踐前言
  • 第一○○回
      探形蹤王府遣刺客 趕道路酒樓問書童
  • 第一○一回
      兩個千金真假已辨 一雙刺客妍媸自分
  • 第一○二回
      錦毛鼠初探沖霄樓 黑妖狐重到銅網陣
  • 第一○三回
      巡按府氣走白玉堂 逆水泉搜求黃金印
  • 第一○四回
      救村婦劉立保泄機 遇豪傑陳起望探信
  • 第一○五回
      三探沖霄玉堂遭害 一封印信趙爵擔驚
  • 第一○六回
      公孫先生假扮按院 神手大聖暗中計謀
  • 第一○七回
      愣徐慶拜求展熊飛 病蔣平指引陳起望
  • 第一○八回
      圖財害命旅店營生 相女配夫閨閣本分
  • 第一○九回
      騙豪傑貪婪一萬兩 作媒妁認識二千金
  • 第一一○回
      陷御貓削城入水面 救三鼠盜骨上峰頭
  • 第一一一回
      定日盜簪逢場作戲 先期祝壽改扮喬妝
  • 第一一二回
      招賢納士准其投誠 合意同心何妨結拜
  • 第一一三回
      鍾太保貽書招賢士 蔣澤長冒雨訪賓朋
  • 第一一四回
      忍饑挨餓進廟殺僧 少水無茶開門揖盜
  • 第一一五回
      隨意戲耍智服柳青 有心提防交結姜鎧
  • 第一一六回
      計出萬全極其容易 算失一著甚是為難
  • 第一一七回
      智公子負傷追兒女 武伯南逃難遇豺狼
  • 第一一八回
      除姦淫錯投大木場 救急困趕奔神樹崗
  • 第一一九回
      神樹崗小俠救幼子 陳起望眾義服英雄
  • 第一二○回
      安定軍山同歸大道 功成湖北別有收緣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設陰謀臨產換太子 奮俠義替死救皇娘

      詩曰:
      紛紛五代亂離間,一旦雲開復見天。
      草木百年新雨露,車書萬里舊江山。
      尋常巷陌陳羅綺,幾處樓臺奏管弦。
      天下太平元事日,鴦花無限日高眠。
      話說宋朝自陳橋兵變,眾將立太祖為君,江山一統,相傳至太宗,又至真宗,四海昇平,萬民樂業,真是風調雨順,君正臣良。
      一日,早朝,文武班齊,有西臺御史兼欽天監文彥博出班奏道:「臣夜觀天象,見天狗星犯闕、恐於儲君不利。恭繪形圖一張,謹皇御覽。」承奉接過,陳於御案之上。天子看罷,笑曰:「朕觀此圖,雖則是上天垂象,但朕並無儲君,有何不利之處?卿且歸班,朕自有道理。」早期已畢,眾臣皆散。
      轉向宮內,真宗悶悶不久,暗自忖道:「自御妻薨後,正宮之位久虛,幸有李、劉二妃現今俱各有娠,難道上天垂象就應於她二人身上不成?」才要宣召二妃見駕,誰想二妃不宣而至,參見已畢,跪而奏曰:「今日乃中秋佳節,妾妃等已將酒宴預備在御同之內,特請聖駕今夕賞月,作個不夜之歡。」天子大喜,即同二妃來到園中,但見秋色蕭蕭,花香馥馥,又搭著金風瑟瑟,不禁心曠神怡。真宗玩賞,進了寶殿,歸了御座,李、劉二妃陪恃。宮娥獻茶己畢。
      天子道:「今日文彥博具奏,他道現時天狗星犯闕,主儲君不利。朕雖乏嗣,且喜二妃俱各有孕,不知將來誰先誰後,是男是女。上天既然垂兆,朕賜汝二人玉璽、龍袱各一個,鎮壓天狗沖犯;再朕有金丸一對,內藏九曲珠子一顆,係上皇所賜,無價之寶,朕幼時隨身佩帶,如今每人各賜一枚,將妃子等姓名宮名刻在上面,隨身佩帶。」李、劉二妃聽了,望上謝恩。天子即將金丸解下,命太監陳林拿到尚寶監,立時刻字去了。
      這裡二位妃子吩咐擺酒,安席進酒。登時鼓樂迭奏,彩戲俱陳,皇家富貴自不必說。到了晚間,皓月當空,照得滿園如同白晝,君妃快樂,共賞冰輪,星斗齊輝,觥籌交錯。天子飲至半酣,只見陳林手捧金丸,跪呈御前,天子接來細看,見金丸上面,一個刻著「玉宸宮李妃」,一個刻著「金華宮劉妃」,的甚是精巧。天子深喜,即賞了二妃。二妃跪領,欽遵佩帶後,每人又各獻金爵二杯,天子並不推辭,一連飲了,不覺大醉,哈哈大笑,道:「二妃子如有生太子者,立為正宮。」二妃又謝了恩。
      天子酒後說了此話不知緊要,誰知生出無限風波。你道為何?皆出劉妃心地不良,久懷嫉妒之心,今一聞此言,惟恐李妃生下太子立了正宮;自那日歸宮之後,便與總管都堂郭槐暗暗鋪謀定計,要害李妃,誰知一旁有個宮人名喚寇珠,乃劉妃承御的宮人。此女雖是劉妃心腹,她卻為人正直,素懷忠義,見劉妃與郭槐討議,好生不樂。從此後各處留神,悄地窺探。
      單言郭槐奉了劉妃之命,派了心腹親隨,找了個守喜婆尤氏;這守喜婆就屁滾尿流,又把自己男人托付郭槐,也做了添喜郎了。
      一日,郭槐與尤氏密密商議,將劉妃要害李妃之事,細細告訴。奸婆聽了,始而為難。郭槐道;「若能辦成,你便有無窮富貴。」婆子聞聽,不由滿心歡喜,眉頭一皺,計上心來,便對郭槐道:「如此如此,這般這般。」郭槐聞聽,說:「妙!妙!真能辦成,將來劉妃生下太子,你真有不世之功。」又囑咐臨期不要誤事,並給了好些東西。婆子歡喜而去。郭槐進宮,將此事回明,劉妃歡喜無限,專等臨期行事。
      光陰迅速,不覺的到了三月,聖駕至玉宸宮看視李妃,李妃參駕,天子說:「免參。」當下閒談,忽然想起明日乃是南清宮八千歲的壽辰,便特派首領陳林前往御園辦理果品,來日與八千歲祝壽。陳林奉旨去後,只見李妃雙眉緊蹙,一時腹痛難禁。天子著驚,知是要分娩了,立刻起駕出宮,急召劉妃帶領守喜婆前來守喜。劉妃奉旨,先往玉宸宮去了。郭槐急忙告訴尤氏。尤氏早已備辦停當,雙手捧定大盒,交付郭槐,一同至玉宸宮而來。
      你道此盒內是什麼東西?原來就是二人定的好計,將狸貓剝去皮毛,血淋淋,光油油,認不出是何妖物,好生難看。二人來至玉宸宮內,別人以為盒內是吃食之物,哪知其中就裡,恰好李妃臨蓐,剛然分娩,一時血暈,人事不知。劉妃、郭槐、尤氏做就活局,趁著忙亂之際,將狸貓換出太子,仍用大盒將太子就用龍袍包好裝上,抱出玉宸宮,竟奔金華宮而來。劉妃即喚寇珠提藤籃暗藏太子,叫她到銷金亭用裙勒死,丟在金水橋下。寇珠不敢不應,惟恐派了別人,此事更為不妥,只得提了藤籃,出鳳右門至昭德門外,直奔銷金亭上,忙將藤籃打開,抱出太子。且喜有龍袱包裹,安然無恙,抱在懷中,心中暗想:「聖上半世乏嗣,好容易李妃產生太子,偏遇奸妃設計陷害,我若將太子謀死,天良何在?也罷!莫若抱著太子一同赴河,盡我一點忠心罷了。」
      剛然出得銷金亭,只見那邊來了一人,即忙抽身,隔窗細看。見一個公公打扮的人,踏過引仙橋,手中抱定一個宮盒,穿一件紫羅袍繡立蟒,粉底烏靴,胸前懸一掛念珠,項左斜插一個拂塵兒,生的白面皮,精神好,雙目把神光顯。這寇承御一見,滿心歡喜,暗暗地念佛說:「好了!得此人來,太子有了救了!」原來此人不是別人,就是素懷忠義、首領陳林。只因奉旨到御園採辦果品,手捧著金絲砌就龍妝盒,迎面而來。一見寇宮人懷抱小兒,細問情由。寇珠將始未根由,說了一回。陳林聞聽,吃驚不小,又見有龍袱為證。二人商議,即將太子裝入盒內,剛剛盛得下。偏偏太子啼哭,二人又暗暗的禱告。祝贊已畢,哭聲頓止。二人暗暗念佛,保佑太子平安無事,就是造化。二人又望空叩首罷,寇宮人急忙回宮去了。
      陳林手捧妝盒,一腔忠義,不顧死生,直往禁門而來。才轉過橋,走至禁門,只見郭槐攔住道;「你往哪裡去?劉娘娘宣你,有話面問。」陳公公聞聽,只得隨往進宮,卻見郭槐說:「待我先去啟奏。」不多時,出來說:「娘娘宣你進去。」陳公公進宮,將妝盒放在一旁,朝上跪倒,口尊:「娘娘,奴婢陳林參見,不知娘娘有何懿旨?」劉妃一言不發,手托茶杯,慢慢吃茶,半晌,方才問道:「陳林,你提這盒子往哪裡去,上有皇封,是何緣故?」陳林奏道:「奉旨前往御園採揀果品,與南清宮八大王上壽,故有皇封封定,非是奴婢擅敢自專的。」劉妃聽了,瞧瞧妝盒,又看看陳林,復又說道:「裡面可有夾帶?從實說來!倘有虛偽,你吃罪不起。」陳林當此之際把生死付於度外,將心一橫,不但不怕,反倒從容答道:「並無夾帶。娘娘若是不信,請去皇封,當面開看。」說著話,就要去揭皇封。劉妃一見,連忙攔住道:「既是皇封封定,誰敢私行開看!難道你不知規矩麼?」陳林叩頭說:「不敢,不敢!」劉妃沉吟半晌,因明日果是八千歲壽辰,便說:「既是如此,去罷!」陳林起身,手提盒子,才待轉身,忽聽劉婦說:「轉來!」陳林只得轉身。劉妃又將陳林上下打量一番,見他面上顏色絲毫不漏,方緩緩他說道:「去罷。」陳林這才出宮。這也是一片忠心,至誠感應,始終瞞過奸妃,脫了這場大難。
      出了禁門,直奔南清宮內,傳:「旨意到。」八千歲接旨入內殿,將盒供奉上面,行禮已畢。因陳林是奉旨欽差,才要賜座,只見陳林撲簌簌淚流滿面,雙膝跪倒,放聲大哭。八千歲一見,唬得驚疑不止,便問道:「伴伴,這是何故?有話起來說。」陳林目視左右。賢王心內明白,便吩咐:「左右迴避了。」陳林見沒人,便將情由,細述一遍。八千歲便問:「你怎麼就知道必是太子?」陳林說:「現有龍袱包定。」賢王聽罷,急忙將妝盒打開,抱出太子一看,果有龍袱;只見太子哇的一聲,竟痛哭不止,彷彿訴苦的一般。賢王爺急忙抱入內室,並叫陳林隨入裡面,見了狄娘娘,又將原由,說了一遍。大家商議,將太子暫寄南清宮撫養,候朝廷諸事安頓後,再做道理。陳林告別,回朝復命。
      誰知劉妃已將李妃生產妖孽,奏明聖上。天子大怒,立將李妃貶入冷宮下院,加封劉妃為玉宸宮貴妃。可憐無靠的李妃受此不白之冤,向誰申訴?幸喜冷宮的總管姓秦名鳳,為人忠誠,素與郭槐不睦,已料此事必有奸謀;今見李妃如此,好生不忍,向前百般安慰。又吩咐小太監余忠:「好生服侍娘娘,不可怠慢。」誰知余忠更有奇異之處,他的面貌酷肖李妃的玉容,而且素來做事豪俠,往往為他人奮不顧身,因此秦鳳更加疼愛他,雖是師徒,情如父子。他今見娘娘受此苦楚,恨不能以身代之,每欲設計救出,只是再也想不出法子來,也只得罷了。
      且說劉妃此計已成,滿心歡喜,暗暗地重賞了郭槐與尤氏,並叫尤氏守自己的喜。到了十月滿足,恰恰也產了一位太子,奏明聖上。天子大喜,即將劉妃立為正宮,頒行天下。從此人人皆知國母是劉后了。待郭槐猶如開國的元勛一般,尤氏就為掌院,寇珠為主宮承御。清閒無事。
      誰想樂極生悲,過了六年,劉后所生之子,竟至得病,一命嗚呼。聖上大痛,自歎半世乏嗣,好容易得了太子,偏又夭亡,焉有不心疼的呢?因為傷心過度,競是連日未能視朝。這日八千歲進宮問安。天子召見八千歲,奏對之下,賜座閒談,問及世子共有幾人,年紀若干。八千歲一一奏對,說至三世子,恰與劉后所生之子歲數相仿。天子聞聽,龍顏大悅,立刻召見,進宮見駕。一見世子,不由龍心大喜,更奇怪的,是形容態度與自己分毫不差,因此一樂,病就好了。即傳旨將三世子承嗣,封為東宮守缺太子。便傳旨叫陳林帶往東宮參見劉后,並往各宮看視。陳林領旨,引著太子,先到昭陽正院朝見劉后,並啟奏說:「聖上將八千歲之三世子,封為東宮太子,命奴婢引來朝見。」太子行禮畢。劉后見太子生的酷肖天子模樣,心內暗暗詫異。陳林又奏還要到各宮看視。劉后說:「既如此,你就引去;快來見我,還有話說呢。」陳林答應著,隨把太子引往各宮去。
      路過冷宮,陳林便向太子說:「這是冷宮,李娘娘因產生妖物,聖上將李娘娘貶入此宮。若說這位娘娘,是最賢德的。」太子聞聽產生妖物一事,心中就有幾分不信。這太子乃一代帝王,何等天聰,如何信這怪異之事?可也斷斷想不到就在自己身上,便要進去看視。恰好秦鳳走出宮來,(陳林素與秦鳳最好,已將換太子之事悄悄說明:「如今八千歲的世子就是抵換的太子。」秦鳳聽了大喜。)先參見了太子,便轉身進宮奏明李娘娘,不多時,出來說道:「請太子進宮。」陳林一同引進,見了娘娘,太子不由得淚流滿面。這正是母子天性攸關。陳林一見,心內著忙,急將太子引出,乃回正宮去了。
      劉后正在宮中悶坐細想,忽見太子進宮面有淚痕,追問何故啼哭。太子又不敢隱瞞,便說:「適從冷宮經過,見李娘娘形容憔悴,心實不忍,奏明情由,還求母后遇便在父王跟前解勸解勸,使脫了沉埋,以慰孩兒悽慘之忱。」說著,便跪下去了。劉后聞聽,便心中一驚,假意連忙攙起,口中誇贊道:「好一個仁德的殿下!只管放心,我得便就說便了。」太子仍隨著陳林上東宮去了。
      太子去後,劉后心中哪裡丟得下此事,心中暗想:「適才太子進宮,猛然一見,就有些李妃形景;何至見了李妃之後,就在哀家跟前求情?事有可疑。莫非六年前叫寇珠抱出宮去,並未勒死,不曾丟在金水橋下?」因又轉想:「曾記那年有陳林手提妝盒從御園而來,難道寇珠擅敢將太子交與陳林,攜帶出去不成?若要明白此事,須拷問寇珠這賤人,便知分曉。」越想愈覺可疑,即將寇珠喚來,剝去衣服,細細拷問,與當初言語一字不差。劉后更覺惱怒,便召陳林當面對證,也無異詞。劉后心內發焦,說:「我何不以毒攻毒,叫陳林掌刑追問?」他二是如此心毒,哪知橫了心的寇珠,視死如歸。可憐她柔弱身軀,只打得身無完膚,也無一字招承,正在難分難解之時,見有聖旨來宣陳林。劉后惟恐耽延工夫,露了馬腳,只得打發陳林去了。寇宮人見了陳林已去:「大約劉后必不干休,與其零碎受苦,莫若尋個自盡。」因此觸檻而死。劉后吩咐將屍抬出,就有寇珠心腹小宮人偷偷埋在玉宸宮後。劉后因無故打死宮人,威逼自盡,不敢啟奏,也不敢追究了。劉后不得真情,其妒愈深,轉恨李妃不能忘懷,悄與郭槐商議,密訪李妃嫌隙,必須置之死地方休,也是合當有事。
      且說李妃自見太子之後,每日傷感,多虧秦鳳百般開解,暗將此事,一一奏明。李妃聽了,如夢方醒,歡喜不盡,因此每夜燒香,祈保太子平安。被奸人訪著,暗在天子前啟奏,說:「李妃心下怨恨,每夜降香詛咒,心懷不善,情實難宥。」天子大怒,即賜白絞七尺,立時賜死。誰知早有人將信暗暗透於冷宮。秦鳳一聞此言,膽裂魂飛,忙忙奏知李娘娘。李娘娘聞聽,登時昏迷不醒。正在忙亂,只見余忠趕至面前,說道:「事不宜遲!快將娘娘衣服脫下,與奴婢穿了。奴婢情願自身替死。」李妃甦醒過來,一聞此言,只哭得哽氣倒噎,如何還說得出話來,余忠不容分說,自己摘廠花帽,扯去網巾,將髮散開,挽了一個綹兒;又將自己衣服脫下,放在一旁,只求娘娘早將衣服賜下。秦鳳見他。如此忠烈,又是心疼,又是羨慕,只得橫了心在旁催促更衣。李妃不得已將衣脫下,與他換了,便哭說道:「你二人是我大恩人了!」說罷,又昏過去了。秦鳳不敢耽延,忙忙將李妃移至下房,裝作余忠臥病在。
      剛然收拾完了,只見聖旨已到,欽派孟彩嬪驗看。秦鳳連忙迎出,讓至偏殿暫坐:「俟娘娘歸天後,請貴人驗看就是了。」孟彩嬪一來年輕,不敢細看;二來感念李妃素日恩德,如今遭此凶事,心中悲慘,如何想得到是別人替死呢。不多時,報道:「娘娘已經歸天了,請貴人驗看。」孟彩嬪聞聽,早已淚流滿面,哪裡還忍近前細看,便道:「我今回覆聖旨去了。」此事若非余忠與娘娘面貌彷彿,如何遮掩得過去。於是按禮埋葬。
      此事已畢,秦鳳便回明余忠病臥不起。郭槐原與秦公公不睦,今聞余忠患病,又去了秦鳳膀臂,正中心中機關,便不容他調養,立刻逐出,回籍為民。因此秦鳳將假余忠抬出,特派心腹人役送至陳州家內去了,後文再表。
      從此秦鳳踽踽涼涼,淒悽慘慘,時常思念徒兒死的可憐又可敬,又惦記者李娘娘在家中怕受了委曲。這日晚間正在傷心,只見本宮四面火起,秦鳳一見已知是郭槐之計,一來要斬草除根,二來是公報私仇:「我縱然逃出性命,也難免失火之罪;莫若自焚,也省得與他做對。」於是秦鳳自己燒死在冷宮之內。此火果然是郭槐放的,此後劉后與郭槐安心樂意,以為再無後患了。就是太子也不知其中詳細,誰也不敢泄漏。又奉旨欽派陳林督管東宮,總理一切,閒雜人等不准擅入。這陳林卻是八千歲在天子面前保舉的,從此太平無事了。如今將仁宗的事已敘明瞭,暫且擱起,後文自有交代。
      便說包公降生,自離娘胎,受了多少折磨,較比仁宗,坎坷更加百倍,正所謂「天將降大任」之說。
      閒言少敘,單表江南廬州府合肥縣內有個包家村,住一包員外,名懷,家富田多,騾馬成群,為人樂善好施,安分守己,因此人人皆稱他為「包善人」,又曰「包百萬」。包懷原是謹慎之人,既有百萬之稱,自恐擔當不起。他又難以攔阻眾人,只得將包家村改為包村,一是自己謙和,二免財主名頭。院君周氏,夫妻二人皆四旬以外,所生二子,長名包山,娶妻王氏,生了一子,尚未滿月;次名包海,娶妻李氏,尚無兒女。他弟兄二人雖是一母同胞,卻大不相同:大爺包山為人忠厚老誠,正直無私,恰恰娶了王氏,也是個好人;二爺包海為人尖酸刻薄,奸險陰毒,偏偏娶了李氏,也是心地不端。虧得老員外治家有法,規範嚴肅,又喜大爺凡事寬和,諸般遜讓兄弟,再也叫二爺說不出後來,就是妯娌之間,王氏也是從容和藹,在小嬸前毫不較量,李氏雖是刁悍,她也難以施展。因此一家尚為和睦,每日大家歡歡喜喜。父子兄弟春種秋收,務農為業,雖非詩書門第,卻是勤儉人家。
      不意老院君周氏安人年已四旬開外,忽然懷孕。員外並不樂意,終日憂愁。你說這是什麼意思呢?老來得子是快樂,包員外為何不樂?只因夫妻皆是近五旬的人了,已有兩個兒子,並皆娶媳生子,如今安人又養起兒女來了。再者院君偌大年紀,今又生產,未免受傷;何況乳哺三年更覺辛勞,如何禁得起呢,因此每日憂煩,悶悶不樂,竟是時刻不能忘懷。這正是家遇吉祥反不樂,時逢喜事頓添愁。
      未審後事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