醒世姻緣傳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晁大舍圍場射獵 狐仙姑被箭傷生
  • 第二回
      晁大舍傷狐致病 楊郎中鹵莽行醫
  • 第三回
      老學究兩番托夢 大官人一意投親
  • 第四回
      童山人脅肩諂笑 施珍哥縱欲崩胎
  • 第五回
      明府行賄典方州 戲子恃權驅吏部
  • 第六回
      小珍哥在寓私奴 晁大舍赴京納粟
  • 第七回
      老夫人愛子納娼 大官人棄親避難
  • 第八回
      長舌妾狐媚惑主 昏監生鶻突休妻
  • 第九回
      匹婦含冤惟自縊 老鰥報怨狠投詞
  • 第十回
      恃富監生行賄賂 作威縣令受苞苴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晁大嫂顯魂附話 貪酷吏見鬼生瘡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李觀察巡行收狀 褚推官執法翻招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理刑廳成招解審 兵巡道允罪批詳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囹圄中起蓋福堂 死囚牢大開壽宴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刻薄人焚林撥草 負義漢反面傷情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義士必全始全終 哲母能知亡知敗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病瘧漢心虛見鬼 黷貨吏褫職還鄉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富家顯宦倒提親 上舍官人雙出殯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大官人智奸匹婦 小鴉兒勇割雙頭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晁大舍回家托夢 徐大尹過路除凶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片雲僧投胎報德 春鶯女誕子延宗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晁宜人分田睦族 徐大尹懸扁旌賢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繡江縣無儇薄俗 明水鎮有古淳風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善氣世回芳淑景 好人天報太平時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薛教授山中占籍 狄員外店內聯姻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作孽眾生填惡貫 輕狂物類鑿良心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禍患無突如之理 鬼神有先泄之機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關大帝泥胎顯聖 許真君撮土救人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馮夷神受符放水 六甲將按部巡堤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計氏托姑求度脫 寶光遇鬼報冤仇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縣大夫沿門持缽 守錢虜閉戶封財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女菩薩賤糶賑饑 眾鄉宦愧心慕義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劣書生廁上修樁 程學究■中遺便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狄義士掘金還主 貪鄉約婪物消災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無行生賴牆爭館 明縣令理枉伸冤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沈節婦操心守志 晁孝子■股療親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連春元論文擇婿 孫蘭姬愛俊招郎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連舉人擬題入彀 狄學生唾手游庠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劣秀才天奪其魄 忤逆子孽報於親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義方母督臨愛子 募銅尼備說前因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陳哥思妓哭亡師 魏氏出喪作新婦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妖狐假惡鬼行兇 鄉約報村農援例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提牢書辦火燒監 大辟囚姬蟬脫殼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夢換心方成惡婦 聽撒帳早是癡郎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薛素姐酒醉疏防 狄希陳乘機取鼎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徐宗師歲考東昌 邢中丞賜環北部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因詐錢牛欄認犢 為剪惡犀燭降魔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不賢婦逆姑毆婿 護短母吃腳遭拳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小秀才畢姻戀母 老夫人含飴弄孫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狄貢士換錢遇舊 臧主簿瞎話欺人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程犯人釜魚漏網 施囚婦狡兔投羅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名御史旌賢風世 悍妒婦怙惡乖倫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期絕戶本婦盜財 逞英雄遭人捆打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狄生客中遇賢主 天爺秋裡殛兇人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狄員外饔飧食店 童奶奶慫慂疱人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狄員外納妾代疱 薛素姐毆夫生氣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孤兒將死遇恩人 凶老禱神逢惡報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多心婦屬垣著耳 淡嘴漢圈眼游營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孝女於歸全四德 悍妻逞毒害雙親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相妗子痛打甥婦 薛素姐監禁夫君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狄希陳飛星算命 鄧蒲風設計誆財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張茂實信嘲毆婦 狄希陳誑語辱身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智姐假手報冤仇 如卞托鷹懲悍潑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薛素姐延僧懺罪 白姑子造孽漁財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狄生遭打又陪錢 張子報仇兼射利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尖嘴監打還傷臂 狠心賠酒又捱椎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艾回子打脫主顧 陳少潭舉薦良醫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侯道婆伙倡邪教 狄監生自控妻驢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招商店素姐投師 蒿里山希陳哭母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狠漢貪心遭主逐 賢妻巧嘴脫夫災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陳太監周全伙計 宋主事逼死商人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狄員外自造生墳 薛素姐伙游遠廟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眾婦女合群上廟 諸惡少結黨攔橋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明太守不准歪狀 悍婆娘捏念活經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狄希陳奉文赴監 薛素姐咒罵餞行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狄希陳兩頭娶大 薛素姐獨股吞財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饞小廝爭嘴唆人 風老婆撒極上吊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陸好善害怕賠錢 寧承古詐財捱打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希陳誤認武陵源 寄姐大鬧葡萄架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童寄姐報冤前世 小珍珠償命今生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兩公差憤抱不平 狄希陳代投訴狀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童寄姐喪婢經官 劉振白失銀走妾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費三千援納中書 降一級調出外用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童奶奶指授方略 駱舅舅舉薦幕賓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狄經歷脫身赴任 薛素姐被賺留家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呂廚子回家學舌 薛素姐沿路趕船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童寄姐撒潑投河 權奶奶爭風吃醋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薛素姐送回明水 呂廚子配死高郵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薛素姐謗夫造反 顧大嫂代眾降魔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善女人死後登仙 純孝子病中得藥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狄經司受制嬖妾 吳推府考察屬官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義徒從厚待師母 逆婦假手殺親兒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晁孝子兩口焚修 嶧山神三番顯聖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薛素姐萬里親征 狄希陳一驚致病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素姐泄數年積恨 希陳捱六百沉椎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兩道婆騙去人財 眾衙役奪回官物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狄經歷惹火燒身 周相公醍醐灌頂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周相公勸人為善 薛素姐假意乞憐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郭將軍奉旨賜環 狄經歷回家致仕
  • 第一百回
      狄希陳難星退舍 薛素姐惡貫滿盈
  • 辭典

      凡例
      一、本傳晁源、狄宗羽、童姬、薛媼,皆非本姓,不欲以其實跡暴於人也。
      二、本傳凡懿行淑舉皆用本名。至於蕩簡敗德之夫,名姓皆從捏造,昭戒而隱惡,存事而晦人。
      三、本傳凡有懿美揚闡,不敢稍遺,惟有劣跡描繪,多為掛漏,以為賞重而罰輕。
      四、本傳凡語涉閨門,事關牀笫,略為點綴而止,不以淫攘語博人傳笑,揭他人帷箔之漸。
      五、本傳其事有據,其人可征;惟欲針線相聯,天衣無縫,不能盡芟傅會。然與鑿空硬入者不無逕庭。
      六、本傳間有事不同時,人相異地,第欲與於扢揚,不必病其牽合。
      七、本傳敲律填詞,意專膚淺,不欲使田夫、閨媛懵矣而牆,讀者無爭笑其打油之語。
      八、本傳造句涉俚,用字多鄙,惟用東方土音從事,但亟明其句讀,以意逆志,是為得之。
      大凡稗官野史之書,有裨風化者,方可刊播將來,以昭鑒戒。此書傳自武林,取正白下,多善善惡惡之談。乍視之似有支離煩雜之病,細觀之前後鉤鎖彼此照應,無非勸人為善,禁人為惡。閒言冗語,都是筋脈,所云天衣無縫,誠無忝焉。或云:「閒者節之,冗者汰之,可以通俗。」余笑曰:「嘻!畫虎不成,畫蛇添足,皆非恰當。無多言!無多言!」
      原書本名「惡姻緣」,蓋謂人前世既已造業,所世必有果報;既生噁心,便成惡境,生生世世,業報相因,無非從一念中流出。若無解釋,將何底止,其實可悲可憫。能於一念之惡禁之於其初,便是聖賢作用,英雄手段,此正要人豁然醒悟。若以此供笑談,資狂僻,罪過愈深,其惡直至於披毛戴角,不醒故也。余願世人從此開悟,遂使惡念不生,眾善奉行,故其為書有裨風化將何窮乎!因書凡例之後,勸將來君子開卷便醒,乃名之曰《醒世姻緣傳》。其中有評數則,係葛受之筆,極得此書肯綮,然不知葛君何人也。恐沒其姓名,並識之。
        東嶺學道人題。

     弁言
      五倫有君臣、父子、兄弟、朋友,而夫婦處其中,俱應合重。但從古至今,能得幾個忠臣?能得幾個孝子?又能得幾個相敬相愛的兄弟?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?倒只恩恩愛愛的夫婦比比皆是。大約那不做忠臣、不做孝子、成不得好兄弟、做不來好朋友,都為溺在夫婦一倫去了。
      夫人之精神從無兩用,夫婦情深,君臣父子兄弟朋友的身上自然義短。把這幾倫的全副精神都移在閨房之內,夫婦之私,從那娘子們手中搏換得還些恩愛,下些溫存,放些體貼,如此折了剛腸,成了繞指。這也是不枉了受他的享用,也不枉喪了自己的人品。
      可怪有一等人,攢了四處的全力,盡數傾在生菩薩的身中,你和顏悅色的妝那羊聲,他擦掌摩拳的作那獅吼;你做那先意承志的孝子,他做那蛆心攪肚的晚娘;你做那勤勤懇懇的逢、干,他做那暴虐狠愎的桀、紂;你做那順條順綹的良民,他做那至貪至酷的歪吏。捨了人品,換不出他的恩情;折了家私,買不轉他的意向。雖天下也不盡然,舉世間到處都有。吾嘗終日不食,終夜不寢以思,不得其故。讀西周生《姻緣奇傳》,始憬然悟,豁然解:原來人世間如狼如虎的女娘,誰知都是前世裡被人攔腰射殺剝皮剔骨的妖狐;如韋如脂如涎如涕的男子,盡都是那世裡彎弓搭箭驚鷹紲狗的獵徒。輳攏一堆,睡成一處,白日折磨,夜間撾打,備極醜形,不減披麻勘獄。
      原來如此如此,這般這般。世間狄友蘇甚多,胡無翳極少,超脫不到萬卷《金剛》,枉教費了饒舌,不若精持戒律,嚴忌了害命殺生,來世裡自不撞見素姐此般令正。是求人不若求己之良也。
        環碧主人題。辛丑清和望後午夜醉中書。

     引起
      《四書》中,孟夫子說道:君子有三件至樂的事。即使在那極貧極賤的時候,忽然有人要把一個皇帝禪與他做,這也是從天開地辟以來絕無僅有的奇遇,人生快樂那得還有過於此者?不知君子那三件至樂的事另有心怡神悅形容不到的田地。那忽然得做皇帝的快樂,不過是勢分之榮,倏聚倏散的泡影;不在那君子三樂之中。那君子的三樂,憑你甚麼大勢,劫他不來;憑你甚麼大錢,買他不得。憑是甚麼神人、聖人、賢人、哲人,有這三樂固是完全,若不遇這三樂,別的至道盛德、懿行純修,都可憑得造詣,下得功夫,只是這三樂裡邊遇不著,便是闕略。所以至聖至神的莫過於唐堯、虞舜、禹、湯、文、武、周公、至聖先師孔子,都不曾嘗著那三樂的至趣。這般難到的遭逢,那王天下豈是這個之內?
      你道那三件樂?第一樂是「父母俱存,兄弟無故」。試想一個身子蒙父母生將下來,那嬰孩就如草木的萌櫱一樣,易於摧折,難於培養。那父母時時刻刻,念念心心,只怕那萌芽遇有狂風,遭著驟雨,用盡多少心神,方成保護那不識不知的心性。悲啼疾病,苦父母的憂思;乳哺懷耽,勞父母的鞠育;真是恩同罔極。孩提的時候,沒有力量,報不得父母深恩;貧賤的時節,財力限住,菽水尚且艱難,又不能報其罔極;及至年紀長成,家富身貴,可以報恩的時候,偏那父母不肯等待,或是先喪父後喪母,或是先喪母后喪父,或是父母雙亡。想到這「子欲養而親不待」的光景,你總做到王侯帝王,提起那羽泉之魂,這個田地是苦是樂?兄弟本是合爹共娘生的,不過分了個先後,原是一脈同氣的,多有為分財不均、爭立奪位以致同氣相殘。當時勢同騎虎,絕義相持,豈無平旦良心?你總做到極品高官,提起那東山之斧,這個光景是苦是樂?若能父母壽而且安,雙雙俱在堂上,兄弟你愛我敬,和和美美,都在父母膝前,處富貴有那處富貴的光景,處貧賤有那處貧賤的聚順,這個天倫之樂真是在側陋可以傲至尊,在顓蒙可以傲神聖。所以說:「父母俱存,兄弟無故,一樂也。」
      那第二件的樂處是「仰不愧於天,俯不怍於人」。若尋常人看起來,怎比那做皇帝的樂處?然想到皇帝動有風雷之儆,雨■薄蝕之愆,「顧左右而言他」,「吾甚慚於孟子」,想這個仰愧俯怍的光景,雖是做皇帝至尊無對,這個中心忸怩也覺道難受。怎如匹夫獨行顧影,獨寢顧衾,不蛆心攪肚,不利己害人,不貪財蔑義,不瞞心昧己,不忤逆不忠,種種公平正直,件件正大光明!真是見青天而不懼,聞雷霆而不驚,任你半夜敲門,正好安眠穩睡。試想漢高后鴆死趙王如意,酷殺戚氏夫人,忽然見日食也不由的害怕,不覺得自己說道:「此天變蓋為我也!」待了不多幾月,也就死了。秦檜做到拜相封王,岳武穆萬古元功,脫不得死他手內,一見了那瘋和尚,也便彌縫遮蓋,恨不得有一條地縫鑽將進去。較量起來,那「仰不愧於天,俯不怍於人」,豈不是第二件的樂處?
      那第三件樂說「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」。這是君子以道統為重,勢分為輕;雖然還讓那第一第二的樂處,畢竟還在王天下之先。
      但是依我議論,還得再添一樂,居於那三樂之前,方可成就那三樂的事。若不添此一樂,總然父母俱存,攪亂的那父母生不如死;總然兄弟目下無故,將來必竟成了仇讎;也做不得那仰不愧天俯不怍人的品格,也教育不得那天下的英才。看官聽說:你道再添那一件?第一要緊再添一個賢德妻房,可才成就那三件樂事。
      父母在堂,那兒子必定多在外,少在裡,委曲體貼,全要一個孝順媳婦支持。趙五娘說的好:「怕污了他的名兒,左右與他相迴護。」豈不是有了賢妻,方可父母俱存得住?兄弟們日久歲長,那得不言差語錯?那賢德的婦人在男子枕傍,不惟不肯乘機挑激,且能委曲調停,那中人的性格,別人說話不肯依,老婆解勸偏肯信,挑一挑固能起火,按一按亦自冰消。孫融妻說得好:「無事世人親,有事兄弟急。」豈不是有了賢妻方使兄弟無故得成?男子人做出那無天滅理的事來,外邊瞞得眾人,家中瞞不得妻子。即使齊人這等登壟乞土番,瞞得妻子鐵桶相似,畢竟疑他沒有富貴人來往,早起跟隨,看破了他的行徑。若是不賢的妻子,那管他討飯不討飯,且只管他醉飽罷了。他卻相泣中庭,激語相訕,齊人也就從此不做了這行生意。陳仲子嫌其兄居室飲食大約從不義中得來,避出於於陵,織鞋餬口,以求不愧不怍;若是遇著個不賢妻子,嫌貧惡賤,終日鬧炒,怕那陳仲子不同食萬鐘之粟,不同居蓋邑之房,怕他不與兄戴同做那愧天怍人的事?那知這等異人偏偏撞著個異婦,心意相投,同挨貧苦;夫能織屨,他偏會辟纑。一日,齊王玄纁束帛,駟馬高車,來聘陳仲子為相,仲子已是辭卻去了,其妻負薪方歸,見門前許多車馬腳跡,問知所以,恐怕復來聘他,同夫連夜往深山逃避,這豈不是有了賢妻方可做不愧天不怍人的事?
      遇著個不賢之婦,今日要衣裳,明日要首飾,少柴沒米,稱醬打油,激聒得你眼花撩亂,意擾心煩。你就象顏回好學,也不得在書館中坐得安穩,莫說教不成天下的英才,就是自己的工夫也漸日消月減了。樂羊子出外遊學,慮恐家中日用無資,回家看望。其妻正在機前織布,見夫棄學回家,將刀把機上的布來割斷,說道:「為學不成,即是此機織不就!」樂羊子奮激讀書,後成名士。這豈不是有了賢妻方得英才教育?
      但從古來賢妻不是容易遭著的,這也即如「王者興,名世出」的道理一般。人只知道夫妻是前生注定,月下老將赤繩把男女的腳暗中牽住,你總然海角天涯,寇仇吳越,不怕你不湊合攏來。依了這等說起來,人間夫妻都該搭配均勻,情諧意美才是,如何十個人中倒有八九個不甚相宜?或是巧拙不同,或是媸妍不一,或做丈夫的憎嫌妻子,或是妻子凌虐丈夫,或是丈夫棄妻包妓,或是妻子背婿淫人;種種乖離,各難枚舉。正是:「夫妻本是同林鳥,心變翻為異國人。」
      看官!你試想來,這段因果卻是怎地生成?這都盡是前生前世的事,冥冥中暗暗造就,定盤星半點不差。只見某人的妻子會持家,孝順翁姑,敬待夫子,和睦妯娌,諸凡處事井井有條。這等夫妻乃是前世中或是同心合意的朋友,或是恩愛相合的知己,或是義俠來報我之恩,或是負逋來償我之債,或前生原是夫妻,或異世本來兄弟。這等匹偶將來,這叫做好姻緣,自然恩情美滿,妻淑夫賢,如魚得水,似漆投膠。又有那前世中以強欺弱,弱者飲恨吞聲,以眾暴寡,寡者莫敢誰何;或設計以圖財,或使奸而陷命。大怨大仇,勢不能報,今世皆配為夫妻。看官!你想如此等冤孽寇仇,反如何配了夫婦?難道夫婦之間沒有一些情義,報泄得冤仇不成?不知人世間和好的莫過於夫婦。雖是父母兄弟是天合之親,其中畢竟有許多行不去、說不出的話,不可告父母兄弟,在夫妻間可以曲致。所以人世間和好的莫過於夫妻,又人世仇恨的也莫過於夫妻。
      君臣之中,萬一有桀紂的皇帝,我不出去做官,他也難為我不著。萬一有瞽叟的父母,不過是在日裡使我完廩,使我濬井,那夜間也有逃躲的時候。所以冤家相聚,亡論稠人中報復得他不暢快;即是那君臣父子兄弟朋友之際,也還報復得他不大快人。唯有那夫妻之中,就如脖項上癭袋一樣,去了愈要傷命,留著大是苦人;日間無處可逃,夜間更是難受。官府之法莫加,父母之威不濟,兄弟不能相幫,鄉里徒操月旦。即被他罵死,也無一個來解紛;即被他打死,也無一個勸開。你說要生,他偏要處置你死;你說要死,他偏要教你生;將一把累世不磨的鈍刀在你頸上鋸來鋸去,教你零敲碎受。這等報復豈不勝如那閻王的刀山、劍樹、磑搗、磨挨、十八重阿鼻地獄!
      看官!你道為何把這夫妻一事說這許多言語?只因本朝正統年間曾有人家一對夫妻,卻是前世傷生害命,結下大仇;那個被殺的托生了女身,殺物的那人托生了男人,配為夫婦。那人間世又寵妾凌妻,其妻也轉世托生了女人,今世來反與那人做了妻妾,俱善凌虐夫主,敗壞體面,做出奇奇怪怪的事來。若不是被一個有道的真僧從空看出,也只道是人間尋常悍妾惡妻,那知道有如此因由果報?這便是惡姻緣。但要知其中徹底的根原,當細說從先的事故。
      婦去夫無家,夫去婦無主。本是赤繩牽,雎逑相守聚。異體合形骸,兩心連肺腑。夜則鴛鴦眠,晝效鸞鳳舞。有等薄倖夫,情乖連理樹。終朝起暴風,逐雞愛野鶩。婦鬱處中閨,生嫌逢彼怒。或作《白頭吟》,或買《長門賦》。又有不賢妻,單慕陳門柳。司晨發吼聲,行動掣夫肘。惡語侵祖宗,詬誶凌姑舅。去如癭附身,留則言恐醜。名雖伉儷緣,實是冤家到。前生懷宿仇,撮合成顯報。同牀睡大蟲,共枕棲強盜。此皆天使令,順受兩毋躁。拈出通俗言,於以醒世道。
      又詩曰:
        關關匹鳥下河洲,文後當年應好逑。豈特母儀能化國,更兼婦德且開周。
        情同魚水諧鴛侶,義切鸞膠葉鳳儔。漫道姻緣皆夙契,內多伉儷是仇讎。

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