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唐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戰濟南秦彝托孤 破陳國李淵殺美
  • 第二回
      謀東宮晉王納賄 反燕山羅藝興兵
  • 第三回
      造流言李淵避禍 當馬快叔寶聽差
  • 第四回
      臨潼山秦瓊救駕 承福寺唐公生兒
  • 第五回
      秦叔寶窮途賣駿馬 單雄信交臂失知音
  • 第六回
      樊建威冒雪訪良朋 單雄信揮金全義友
  • 第七回
      打擂臺英雄聚會 解幽州姑姪相逢
  • 第八回
      叔寶神箭射雙雕 伍魁妒賢成大隙
  • 第九回
      奪先鋒教場比武 思鄉里叔寶題詩
  • 第十回
      省老母叔寶回鄉 送禮物唐璧賀壽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英雄混戰少華山 叔寶權棲承福寺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李藥師預言禍變 柴郡馬大耍行頭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長安士女觀燈行樂 宇文公子強暴宣淫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參社火公子喪身 行弒逆楊廣篡位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雄闊海打虎顯英雄 伍雲召報仇集眾將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麒麟關莽將捐軀 南陽城英雄卻敵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韓擒虎調兵二路 伍雲召被困危城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焦芳借兵沱羅寨 天錫救兄南陽城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太行山伍天錫鏖兵 關王廟伍雲召寄子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韓擒虎收兵復旨 程咬金逢赦回家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俊達有心結好漢 咬金學斧鬧中宵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眾馬快薦舉叔寶 小孟嘗私入登州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楊林強嗣秦叔寶 雄信暗傳綠林箭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秦叔寶劈板燒批 賈柳店拜盟刺血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慶壽辰羅單相爭 劫王摃咬金被捉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劫囚牢好漢反山東 出潼關秦瓊賺令箭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秦叔寶走馬取金 程咬金單身探地穴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茂公智退兩路兵 楊林怒擺長蛇陣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假行香羅成全義 破陣圖楊林喪師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降瓦崗邱瑞中計 取金堤元慶揚威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裴元慶怒投瓦崗寨 程咬金喜納裴翠雲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王世充避禍畫瓊花 麻叔謀開河擾百姓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造離宮袁李籌謀 保御駕英雄比武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眾王盟會四明山 三杰圍攻無敵將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冰打瓊花昏君掃興 劍誅異鬼楊素喪身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眾將攻打臨陽關 伯當偷盜呼雷豹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叔寶戲戰尚師徒 元慶喪身火雷陣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打銅旗秦瓊破陣 挑世雄羅成立功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創帝業李淵舉兵 鋤反王楊林劃策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羅成力搶狀元魁 闊海壓死千金閘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甘泉關眾王聚會 李元霸王璽獨收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遭雷擊元霸歸天 因射鹿秦王落難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改赦書世民被釋 拋彩球雄信成婚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尉遲恭搶關劫寨 徐茂公訪友尋朋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秦王夜探白璧關 叔寶救駕紅泥澗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獻軍糧咬金落草 復三關叔寶揚威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喬公山奉命招降 尉遲恭無心背主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程咬金抱病戰王龍 劉文靜甘心弒舊主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劉文靜驚心噩夢 程咬金戲戰羅成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對虎峪咬金說羅成 御果園秦王遇雄信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王世充發書請救 竇建德折將喪師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尉遲恭雙納二女 馬賽飛獨擒咬金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小羅成力擒女將 馬賽飛勘破迷途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李藥師計敗五王 高唐草射破飛鈸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斬鼇魚叔寶建功 踹唐營雄信拼命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秦瓊建祠報雄信 羅成奮勇擒五王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眾降將金殿封官 尉遲恭御園護主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掛玉帶秦王惹禍 入天牢敬德施威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尉遲恭脫禍歸農 劉黑闥興兵犯闕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紫金關二王設計 淤泥河羅成捐軀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羅成托夢示嬌妻 秦王遇赦訪將士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尉遲恭詐稱瘋魔 唐高祖敕賜鞭鐧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報唐璧叔寶讓刀 戰朱登咬金逞斧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四王灑血紫主關 高祖慶功麒麟閣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升仙閣奸王逞豪富 太醫院冷飲伏陰私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天策府眾將敲門 顯德殿太宗御極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戰濟南秦彝托孤 破陳國李淵殺美

      詩曰:
          繁華消長似浮雲,不朽還須建大勛;
          壯略欲扶天日墜,雄心豈入駕駘群;
          時危俊傑姑埋跡,運起英雄早致君;
          怪是史書收不盡,故將彩筆補奇文。
      上古歷史,傳說有三皇五帝,歷夏、商、周、秦、漢、兩晉,又分為南北兩朝。南朝劉裕代晉,稱宋;蕭道成代宋,號齊;蕭衍代齊,稱梁;陳霸先代梁,號陳。那北朝拓跋稱魏,後又分東西兩魏,高洋代東魏,號北齊;宇文泰代西魏,稱周。其時周主國富兵強,起兵吞並北齊。封護衛大將軍楊忠為元帥,其弟楊林為行軍都總管,發大兵六十萬,侵伐北齊。
      這楊林生得面如傅粉,兩道黃眉,身長九尺,腰大十圍,善使兩根囚龍棒,每根重一百五十斤,有萬夫不當之勇,在大隋稱第八條好漢。逢州取州,逢府奪府,兵到濟南,離城紮泰。當時鎮守濟南的是武衛大將軍秦彝,父名秦旭,在齊授親軍護衛。夫人寧氏,妹名勝珠,遠嫁勛爵燕公羅藝為妻。寧夫人只生一子,名喚太平郎,是隋唐第十六條好漢。其時年方五歲。
      齊主差秦彝領兵鎮守濟南,父旭在晉陽護駕。因周兵大至,齊主出奔檀州。只留秦旭和高延宗把守。與周兵相持月餘,延宗被擒,楊林奮勇打破城池,秦旭孤軍力戰而死。周兵得了晉陽,起兵復犯濟南,探子飛報入城,秦彝聞報,放聲大哭,欲報父仇,點兵出戰。有齊主差丞相高阿古,協助守城,他懼楊林威武,急止道:「將軍勿忙,晉陽已破,孤城難守,為今之計,速速開城投降。」秦彝道:「主公恐我兵單力弱,故令丞相協助,奈何偷生無志?」阿古道:「將軍好不見機,周兵勢大,守此孤城,亦徒勞耳!」秦彝道:「我父子誓死國家,各盡臣節。」遂傳令緊守城門,自己回私衙,見夫人道:「我父在晉陽,被難盡節,今周兵已至城下,高丞相決意投降。我想我家世受國恩,豈可偷生?若戰敗,我當以死報國,見先人於地下。兒子太平郎,我今托孤於汝,切勿輕生。可將家傳金裝鐧留下,以為日後存念,秦氏一脈,賴你保全,我死瞑目。」
      正在悲泣之際,忽聽外面金鼓震天,軍聲鼎沸,原來高阿古已開城門投降了。秦彝連忙出廳上馬,手提渾鐵槍,正欲交戰,只見周兵如潮水湧來。部下雖有數百兵,怎擋得楊林這員驍將,被他大殺一陣,秦彝部下十不存一。殺得血遺重袍,箭攢遍體,尚執短刀,連殺數人。被楊林搶入,把他刺死,楊林遂得了秦彝盔甲。
      此時城中鼎沸,寧夫人收拾細軟,同秦安走出私衙。使婢家奴,俱各亂竄,單剩太平郎母子二人,東跑西走,無處安身,走到一條僻靜小巷,已是黃昏時候,家家閉戶,聽得一家有小兒啼哭,遂連忙叩問。卻走出個婦人,抱著三歲孩兒,把門一開,見夫人不是下人,連忙接進,關了門,問道:「這樣兵荒馬亂,娘子是那裡來的?」夫人把被難實情,哭訴一回。婦人道:「原來是夫人,失敬了!我家丈夫程有德,不幸早喪,妾身莫氏,只有此子一郎,別無他人。夫人何不在此權住,候亂定再處?」寧夫人稱謝,就在程家住下。
      不幾日,楊忠收拾冊籍,安民退兵。寧夫人將所帶金珠變換,就在離城不遠的斑鳩鎮上覓了所房子,與莫氏一同居住。卻喜兩姓孩子,都是一對頑皮,甚是相合。太平郎長成十五歲,生得河目海口,燕項虎頭。寧夫人將他送入館中攻書,先生為他取名秦瓊,字叔寶。程一郎名咬金,字知節。後因濟南年荒,咬金母子別了夫人,自往歷城去了。這是後話。
      且說楊忠獲勝班師,周主大喜,封楊忠為隋公,自此江北已成一統。這楊忠所生一子,名楊堅,生得目如朗星,手有奇文,儼成「王」字。楊忠夫婦,知他是個異人,後楊忠死了,遂襲了隋公之職。周主見楊堅相貌瑰奇,十分忌他,楊堅知道,遂將一女,夤緣做了太子寵妃。然周主忌他之心,亦未嘗忘。不幸周主宴駕,太子庸懦,他倚著楊林之力,將太子廢了,竟奪了江山,改稱國號大隋。正是:
      莽因後父移劉祚,操納嬌兒覆漢家;
      自古奸雄同一轍,莫將邦國易如花。
      楊堅即了帝位,稱為隋文帝,立長子楊勇為太子,次子楊廣為晉王,封楊林為靠山王,獨孤氏為皇后,勤理國政,文有李德鄰、高熲、蘇威等,武有楊素、李國賢、賀苦弼、韓擒虎等,一班君臣,並膽同心,漸有吞並南陳之意。
      且說陳後主是個聰明之人,因寵了兩個美人張麗華、孔貴妃,每日錦帳風流,管弦沸耳。又有兩個寵臣孔範、江總,他二人百般迎順,每日引主上不是杯中快樂,定是被底歡娛,何曾把江山為念?隋主聞之,即與楊素等商議,起兵吞陳。忽次子楊廣奏道:「陳後主荒淫無度,自取滅亡,臣請領一旅之師,前往平陳,混一天下。」你道晉王如何要親身統兵伐陳?蓋因哥哥楊勇慈懦,日後不願向他北面稱臣,已有奪嫡之念,故要統兵伐陳,可以立勳。又且總握兵權,還好結交英雄,以作羽翼。
      那隋主未決,忽報羅藝兵犯冀州,隋主著楊林領兵平定冀州。又差晉王為都元帥,楊素為副元帥,高熲、李淵為長史司馬,韓擒虎、賀若弼為先鋒,領兵二十萬,前往伐陳。晉王等領命,一路進發,金鼓喧天,干戈耀日,所到之處,望風而降。
      陳國邊將,雪片告急,俱被江總、孔範二人不奏。不想隋兵已到廣陵,直犯采石。守將徐子建,見隋兵強盛,不敢交戰,棄了采石,逃至石頭城。又值後主醉倒,自早候至晚,始得相見,細奏隋兵形勢強盛。後主道:「卿且退,明日會議出兵。」過了數日,方議得二將出兵拒戰,一個賁武將軍蕭摩訶,一個英武將軍任忠。二人領兵到鍾山,與賀若弼會戰,兩下排成隊伍,蕭摩訶出馬當先,賀若弼挺槍迎敵,兩人戰不十餘合,賀若弼大喊一聲,把蕭摩訶挑於馬下,陳兵大敗。任忠逃回見後主,後主並不責他,說道:「王氣在此,隋兵其奈我何哉!」反與任忠黃金二櫃,叫做重賞之下,必有勇夫的意思。這任忠只得再整兵馬出城,到石子崗,卻撞著韓擒虎的人馬前來,任忠一見,不敢交兵,倒戈投降,反引隋兵入城,以作初見首功。
      這時城中百姓,亂竄逃生,可笑後主還呆呆坐在殿上,等諸將報捷;及至隋兵進城,連忙跳下御殿便走。僕射袁憲上前扯住道:「陛下衣冠御殿,料他不敢加害。」後主不從,走入後宮,謂張、孔二妃道:「北兵已來,我們一處去躲,不可失落!」左手挽了孔貴妃,右手挽了張麗華,慌忙走到景陽井邊。忽聽一派軍聲吶喊,後主道:「去不得了,同死在一處吧!」一齊跳下井去。喜是冬盡春初,井中水只打在膝下,不能淹死。隋兵搶入宮中,獲了太子與正宮,單不見後主,隋兵擒一宮女,嚇逼她說,宮人道:「適見跑至井邊,想是投井死了。」眾人聽說,都到井邊探望,見井中黑洞洞,大呼不應,軍士遂把大石打下。後主見飛石下來,急喊道:「不要打,快把繩子放下,扯起我來便了。」眾軍急取繩子放下井去,一霎時眾軍把繩子拖起,怪其太重。及拖起來,卻是三個人束在一堆,故此沉重。眾人簇擁去見韓、賀二人,後主見二人作了一揖,賀若弼笑道:「不必恐懼,不失作一歸命候耳!」著他領了宮眷,暫住德教毆,外面添軍把守。
      這時晉王領兵在後,聞得後主作俘,建康已破,先著李淵、高熲進城安民。不數日,晉王遣高熲之子記室高德弘,來取美人張麗華,營後聽用。高熲道:「晉王為元帥,伐暴救民,豈可以女色為事?」不肯發遣。李淵道:「張麗華、孔貴妃,狐媚迷君,竊權亂政,陳國滅亡,本於二人。豈可留下禍根,再穢隋主?不如殺了,以正晉王邪念。」高熲點頭道:「是。」德弘道:「晉王兵權在手,若抗不與,恐觸其怒。」李淵不聽,叫軍士帶出張麗華、孔貴妃雙雙斬了。
      這一來弄的高德弘有興而來,沒興而去。回至行官,參見晉王,竟把斬張麗華、孔貴妃之事,獨推在李淵身上,對晉王說了。晉王大驚道:「你父親怎不作主?」高德弘道:「臣與父親三番五次阻擋他,只是不依,反說我們父子備美人局,愚媚大王。」晉王聞言大怒道:「這廝可惡,他是個酒色之徒,定是看上這兩個美人,怪我去取他,故此捻酸吃醋,把兩個美人殺了,我必殺此賊子,方遂吾願!」遂立意要害李淵不題。
      旦說李淵乃成紀人,後來起兵太原,稱號唐主。他係李虎之孫,李炳之子。李虎為兩魏隴西公,李炳為北周唐公。李淵夫人竇氏,乃周主之甥女。曾在龍門鎮破賊,發七十二箭,殺七十二人,其威名遠近皆知。當下滅陳,殺了張、孔二妃,與晉王結下深仇。那晉王兵到,勉強做個好人,把孔範等盡行斬首,以息建康民怨。收了圖籍,封好府庫,將宮內之物,給賞三軍,班師同朝,獻浮太廟。隋主大言,封晉王為太尉,封楊素為越國公,其子楊元感封為開府儀同三司,賀若弼封宋公,韓擒虎縱放士卒,淫污陳宮,不與爵祿,封上柱國。高熲為齊公,李淵為唐公。隨征將士,俱各重賞。
      自是晉王威權日盛,名望日增,奇謀秘策之土,多入冪府,使他圖謀之心越急了。重用一個宇文述,叫做小陳平,晉王曾薦他為州刺史,因欲議謀密事,故留在府。又有左庶子張衡,一同謀議。這宇文述有一子,名叫化及,按上界璧水㺄臨凡後,篡位滅隋於揚州,稱大許王,此是後話,不表。再說張衡卻教晉在皇后處陽為孝敬,陰布腹心說東宮過失、稱晉王賢孝。卻又重賄內宮,使他們張揚晉王勤修國政、功高望重。內庭無一個不贊晉王威能才德,都說東宮懦弱無能,滿宮中說個不了。宇文述道:「大王要謀此事,還少三件大事。」晉王忙問道:「不知還少什麼三件大事?卿且說來。」正是:
      若非天意興唐業,那許隋楊篡逆成。
      未知宇文述怎樣說來,且聽下回分解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