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楔子
  • 第二回
      守常經不使疏逾戚 睹怪狀幾疑賊是官
  • 第三回
      走窮途忽遇良朋 談仁路初聞怪狀
  • 第四回
      吳繼之正言規好友 苟觀察致敬送嘉賓
  • 第五回
      珠寶店巨金騙去 州縣官實價開來
  • 第六回
      徹底尋根表明騙子 窮形極相畫出旗人
  • 第七回
      代謀差營兵受殊禮 吃倒帳錢儈大遭殃
  • 第八回
      隔紙窗偷覷騙子形 接家書暗落思親淚
  • 第九回
      詩翁畫客狼狽為奸 怨女癡男鴛鴦並命
  • 第十回
      老伯母強作周旋話 惡洋奴欺凌同族人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紗窗外潛身窺賊跡 房門前瞥眼睹奇形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查私貨關員被累 行酒令席上生風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擬禁煙痛陳快論 睹贓物暗尾佳人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宦海茫茫窮官自縊 烽煙渺渺兵艦先沈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論善士微言議賑捐 見招貼書生談會黨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觀演水雷書生論戰事 接來電信游子忽心驚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整歸裝游子走長途 抵家門慈親喜無恙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恣瘋狂家庭現怪狀 避險惡母子議離鄉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具酒食博來滿座歡聲 變田產惹出一場惡氣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神出鬼沒母子動身 冷嘲熱謔世伯受窘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作引線官場通賭棍 嗔直言巡撫報黃堂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論狂士撩起憂國心 接電信再驚游子魄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老伯母遺言囑兼祧 師兄弟挑燈談換帖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臧獲私逃釀出三條性命 翰林伸手裝成八面威風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引書義破除迷信 較資財釁起家庭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乾嫂子色笑代承歡 老捕役潛身拿臬使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管神機營王爺撤差 升鎮國公小的交運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辦禮物攜資走上海 控影射遣伙出京師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送出洋強盜讀西書 賣輪船局員造私貨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試開車保民船下水 誤紀年製造局編書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論江湖揭破偽術 小勾留驚遇故人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輕性命天倫遭慘變 豁眼界北里試嬉游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假風雅當筵呈醜態 真義俠拯人出火坑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蓬蓽中喜逢賢女子 市井上結識老書生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聲罪惡當面絕交 聆怪論笑腸幾斷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阻進身兄遭弟譖 破奸謀婦棄夫逃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說大話謬引同宗 寫佳畫偏留笑柄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畫士攘詩一何老臉 官場問案高坐盲人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老寒酸峻辭乾館 小書生妙改新詞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披畫圖即席題詞 發電信促歸閱卷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破資財窮形極相 感知己瀝膽披肝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露關節同考裝瘋 入文闈童生射獵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試鄉科文闈放榜 上母壽戲彩稱觴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苟觀察被捉歸公館 吳令尹奉委署江都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評骨董門客巧欺蒙 送忤逆縣官托訪察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翻舊案借券作酬勞 告賣缺縣丞難總督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恣兒戲末秩侮上官 忒輕生薦人代抵命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內外吏胥神奸狙猾 風塵妓女豪俠多情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串外人同胞遭晦氣 擒詞藻嫖界有機關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溯本源賭徒充騙子 走長江舅氏召夫人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喜孜孜限期營簉室 亂烘烘連夜出吳淞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酸風醋浪拆散鴛鴦 半夜三更幾疑鬼魅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變幻離奇治家無術 誤交朋友失路堪憐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告冒餉把弟賣把兄 戕委員乃姪陷乃叔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箕踞忘形軍門被逐 設施已畢醫士脫逃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施奇計姦夫變兇手 翻新樣淫婦建牌坊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充苦力鄉人得奇遇 發狂怒老父責頑兒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陡發財一朝成眷屬 狂騷擾遍地索強梁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乾兒子貪得被拐出洋 戈什哈神通能撤人任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談官況令尹棄官 亂著書遺名被罵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因賭博入棘闈舞弊 誤虛驚製造局班兵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大驚小怪何來強盜潛蹤 上張下羅也算商人團體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設騙局財神遭小劫 謀復任臧獲托空談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無意功名官照何妨是假 縱非因果惡人到底成空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一盛一衰世情商冷暖 忽從忽違辯語出溫柔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妙轉圜行賄買蜚言 猜啞謎當筵宣謔語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論鬼蜮挑燈談宦海 冒風濤航海走天津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笑荒唐戲提大王尾 恣嚚威打破小子頭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責孝道家庭變態 權寄宿野店行沽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惠雪舫游說翰苑 周輔成誤娶填房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周太史出都逃婦難 焦侍郎入粵走官場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逞強項再登幕府 走風塵初入京師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書院課文不成師弟 家庭變起難為祖孫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符彌軒逆倫幾釀案 車文琴設謎賞春燈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巧遮飾贄見運機心 先預防嫖界開新面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急功名愚人受騙 遭薄倖淑女蒙冤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潑婆娘賠禮入娼家 闊老官叫局用文案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巧蒙蔽到處有機謀 報恩施沿街誇顯耀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論喪禮痛砭陋俗 祝冥壽惹出奇談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販丫頭學政蒙羞 遇馬扁富翁中計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真愚昧慘陷官刑 假聰明貽譏外族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紊倫常名分費商量 報涓埃夫妻勤伺候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誤聯婚家庭鬧竟見 施詭計幕客逞機謀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接木移花丫環充小姐 弄巧成拙牯嶺屬他人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戀花叢公子扶喪 定藥方醫生論病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旌孝子瞞天撒大謊 洞世故透底論人情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遇惡姑淑媛受苦 設密計觀察謀差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勸墮節翁姑齊屈膝 諧好事媒妁得甜頭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舌劍唇槍難回節烈 忿深怨絕頓改堅貞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差池臭味郎舅成仇 巴結功深葭莩複合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老夫人舌端調反目 趙師母手版誤呈詞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謀保全擬參僚屬 巧運動趕出冤家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調度才高撫臺運泥土 被參冤抑觀察走津門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圖恢復冒當河工差 巧逢迎壟斷銀元局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苟觀察就醫游上海 少夫人拜佛到西湖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教供辭巧存體面 寫借據別出心裁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孝堂上伺候竟奔忙 親族中冒名巧頂替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巧攘奪弟婦作夫人 遇機緣僚屬充西席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老叔祖娓娓講官箴 少大人殷殷求僕從
  • 第一○○回
      巧機緣一旦得功名 亂巴結幾番成笑話
  • 第一○一回
      王醫生淋漓談父子 樑頂糞恩愛割夫妻
  • 第一○二回
      溫月江義讓夫人 裘致祿孽遺婦子
  • 第一○三回
      親嘗湯藥媚倒老爺 婢學夫人難為媳婦
  • 第一○四回
      良夫人毒打親家母 承舅爺巧賺朱博如
  • 第一○五回
      巧心計暗地運機謀 真膿包當場寫伏辯
  • 第一○六回
      符彌軒調虎離山 金秀英遷鶯出谷
  • 第一○七回
      覷天良不關疏戚 驀地裡忽遇強梁
  • 第一○八回
      負屈含冤賢令尹結果 風流雲散怪現狀收場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楔子

      上海地方,為商賈麇集之區,中外雜處,人煙稠密,輪舶往來,百貨輸轉。加以蘇揚各地之煙花,亦都圖上海富商大賈之多,一時買棹而來,環聚於四馬路一帶,高張豔幟,炫異爭奇。那上等的,自有那一班王孫公子去問津;那下等的,也有那些逐臭之夫,垂涎著要嘗鼎一臠。於是乎把六十年前的一片蘆葦灘頭,變做了中國第一個熱鬧的所在。唉!繁華到極,便容易淪於虛浮。久而久之,凡在上海來來往往的人,開口便講應酬,閉口也講應酬。人生世上,這「應酬」兩個字,本來是免不了的;爭奈這些人所講的應酬,與平常的應酬不同。所講的不是嫖經,便是賭局,花天酒地,鬧個不休,車水馬龍,日無暇晷。還有那些本是手頭空乏的,雖是空著心兒,也要充作大老官模樣,去逐隊嬉游,好像除了徵逐之外,別無正事似的。所以那「空心大老官」,居然成為上海的土產物。這還是小事。還有許多騙局、拐局、賭局,一切希奇古怪,夢想不到的事,都在上海出現。於是乎又把六十年前民風淳樸的地方,變了個輕浮險詐的逋逃藪。
      這些閒話,也不必提,內中單表一個少年人物。這少年也未詳其為何省何府人氏,亦不詳其姓名。到了上海,居住了十餘年。從前也跟著一班浮蕩子弟,逐隊嬉游。過了十餘年之後,少年的漸漸變做中年了,閱歷也多了;並且他在那嬉游隊中,狠狠的遇過幾次陰險奸惡的謀害,幾乎把性命都送斷了。他方才悟到上海不是好地方,嬉游不是正事業,一朝改了前非,迴避從前那些交遊,惟恐不迭,一心要離了上海,別尋安身之處。只是一時沒有機會,只得閉門韜晦,自家起了一個別號,叫做「死裡逃生」,以志自家的悼痛。一日,這死裡逃生在家裡坐得悶了,想往外散步消遣,又恐怕在熱鬧地方,遇見那徵逐朋友。思量不如往城裡去逛逛,倒還清淨些。遂信步走到邑廟豫園,遊玩一番,然後出城。正走到甕城時,忽見一個漢子,衣衫襤褸,氣宇軒昂,站在那裡,手中拿著一本冊子,冊子上插著一枝標,圍了多少人在旁邊觀看。那漢子雖是昂然拿著冊子站著,卻是不發一言。死裡逃生分開眾人,走上一步,向漢子問道:「這本書是賣的麼?可容借我一看?」那漢子道:「這書要賣也可以,要不賣也可以。」死裡逃生道:「此話怎講?」漢子道:「要賣便要賣一萬兩銀子!」死裡逃生道:「不賣呢?」那漢子道:「遇了知音的,就一文不要,雙手奉送與他!」死裡逃生聽了,覺得詫異,說道:「究竟是甚麼書,可容一看?」那漢子道:「這書比那《太上感應篇》、《文昌陰騭文》、《觀音菩薩救苦經》,還好得多呢!」說著,遞書過來。死裡逃生接過來看時,只見書面上黏著一個窄窄的簽條兒,上面寫著「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」。翻開第一頁看時,卻是一個手抄的本子,篇首署著「九死一生筆記」六個字。不覺心中動了一動,想道:「我的別號,已是過於奇怪,不過有所感觸,借此自表;不料還有人用這個名字,我與他可謂不謀而合了。」想罷,看了幾條,又胡亂翻過兩頁,不覺心中有所感動,顏色變了一變。那漢子看見,便拱手道:「先生看了必有所領會,一定是個知音。這本書是我一個知己朋友做的。他如今有事到別處去了,臨行時親手將這本書托我,叫我代覓一個知音的人,付托與他,請他傳揚出去。我看先生看了兩頁,臉上便現了感動的顏色,一定是我這敝友的知音。我就把這本書奉送,請先生設法代他傳揚出去,比著世上那印送善書的功德還大呢!」說罷,深深一揖,揚長而去。一時圍看的人,都一哄而散了。
      死裡逃生深為詫異,惘惘的袖了這本冊子,回到家中,打開了從頭至尾細細看去。只見裡面所敘的事,千奇百怪,看得又驚又怕。看得他身上冷一陣,熱一陣。冷時便渾身發抖,熱時便汗流浹背;不住的面紅耳赤,意往神馳,身上不知怎樣才好。掩了冊子,慢慢的想其中滋味。從前我只道上海的地方不好,據此看來,竟是天地雖寬,幾無容足之地了。但不知道九死一生是何等樣人,可惜未曾向那漢子問個明白;否則也好去結識結識他,同他做個朋友,朝夕談談,還不知要長多少見識呢。
      思前想後,不覺又感觸起來,不知此茫茫大地,何處方可容身,一陣的心如死灰,便生了個謝絕人世的念頭。只是這本冊子,受了那漢子之托,要代他傳播,當要想個法子,不負所托才好。縱使我自己辦不到,也要轉托別人,方是個道理。眼見得上海所交的一班朋友,是沒有可靠的了;自家要代他付印,卻又無力。想來想去,忽然想著橫濱《新小說》,銷流極廣,何不將這冊子寄到新小說社,請他另闢一門,附刊上去,豈不是代他傳播了麼?想定了主意,就將這冊子的記載,改做了小說體裁,剖作若干回,加了些評語,寫一封信,另外將冊子封好,寫著「寄日本橫濱市山下町百六十番新小說社」。走到虹口蓬路日本郵便局,買了郵稅票黏上,交代明白,翻身就走。一直走到深山窮谷之中,絕無人煙之地,與木石居,與鹿豕游去了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