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通俗演義 - 後漢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假符命封及賣餅兒 驚連坐投落校書閣
  • 第二回
      毀故廟感傷故后 挑外釁激怒外夷
  • 第三回
      盜賊如蝟聚眾抗官 父子聚麀因奸謀逆
  • 第四回
      受脅迫廉丹戰死 圖光復劉氏起兵
  • 第五回
      立漢裔淯水升壇 破莽將昆陽掃敵
  • 第六回
      害劉縯群奸得計 誅王莽亂刃分屍
  • 第七回
      杖策相從片言悟主 堅冰待涉一德格天
  • 第八回
      投真定得婚郭女 平邯鄲受封蕭王
  • 第九回
      斬謝躬收取鄴中 斃賈強揚威河右
  • 第十回
      光武帝登壇即位 淮陽王奉璽乞降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劉盆子乞憐讓位 宋司空守義拒婚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掘園陵淫寇逞凶 張撻伐降王服罪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誅鄧奉懲奸肅紀 戕劉永獻首邀功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愚彭寵臥榻喪生 智王霸舉杯卻敵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奮英謀三戰平齊地 困強虜兩載下舒城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詣東都馬援識主 圖西蜀馮異定謀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抗朝命甘降公孫述 重士節親訪嚴子陵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借寇君潁上迎鑾 收高峻隴西平亂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猛漢將營中遇刺 偽蜀帝城下拚生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廢郭后移寵陰貴人 誅蠻婦蕩平金溪穴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雒陽令撞柱明忠 日逐王獻圖通款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馬援病歿壺頭山 單于徙居美稷縣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納直言超遷張佚 信讖文怒斥桓譚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幸津門哭兄全孝友 圖雲台為后避勳親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抗北庭鄭眾折強威 赴西竺蔡愔求佛典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辨冤獄寒朗力諫 送友喪範式全交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哀牢王舉種投誠 匈奴兵望營中計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使西域班超焚虜 御北寇耿恭拜泉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拔重圍迎還校尉 抑外戚曲誨嗣皇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請濟師司馬獻謀 巧架誣牝雞逞毒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誘叛王杯酒施巧計 彈權戚力疾草遺言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殺劉暢懼罪請師 繫郅壽含冤畢命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登燕然山誇功勒石 鬧洛陽市漁色貪財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黜外戚群姦伏法 殲首虜定遠封侯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送番母市恩遭反噬 得鄧女分寵啟陰謀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魯叔陵講經稱帝旨 曹大家上表乞兄歸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立繼嗣太后再臨朝 解重圍副尉連斃虜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勇梁慬三戰著功 智虞詡一行平賊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作女誡遺編示範 拒羌虜增灶稱奇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駁百僚班勇陳邊事 畏四知楊震卻遺金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黜鄧宗父子同絕粒 祭甘陵母女並揚威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班長史搗破車師國 楊太尉就死夕陽亭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秘大喪還宮立幼主 誅元舅登殿濫封侯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救忠臣閹黨自相攻 應貴相佳人終作後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進李固對策膺首選 舉祝良解甲定群蠻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馬賢戰歿姑射山 張綱馳撫廣陵賊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立衝人母后攝政 毒少主元舅橫行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父死弟孤文姬托命 夫驕妻悍孫壽肆淫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忤內侍朱穆遭囚 就外任陳龜拜表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定密謀族誅梁氏 嫉忠諫冤殺李雲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受一錢廉吏遷官 劾群閹直臣伏闕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導後進望重郭林宗 易中宮幽死鄧皇后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激軍心焚營施巧計 信讒構嚴詔捕名賢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駁問官范滂持正 嫉奸黨竇武陳詞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驅蠹賊失計反遭殃 感蛇妖進言終忤旨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段熲百戰平羌種 曹節一網殄名流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葬太后陳球伸正議 規嗣主蔡邕上封章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棄母全城趙苞破敵 盅君逞毒程璜架誣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誅大憝酷吏除奸 受重賂婦翁嫁禍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挾妖道黃巾作亂 毀賊營黑夜奏功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曹操會師平賊黨 朱儁用計下堅城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起義兵三雄同殺賊 拜長史群寇識尊賢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請誅奸孫堅獻議 拚殺賊傅燮捐軀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登將壇靈帝張威  入宮門何進遇救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元舅召兵泄謀被害 權閹伏罪奉駕言歸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逞奸謀擅權易主 討逆賊歃血同盟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議遷都董卓營私 遇強敵曹操中箭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入洛陽觀光得璽 出磐河搆怨興兵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罵逆賊節婦留名 遵密囑美人弄技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元惡伏辜變生部曲 多財取禍殃及全家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攻濮陽曹操敗還 失幽州劉虞縶戮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糜竺陳登雙勸駕 李傕、郭氾兩交兵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御蹕蒙塵沿途遇寇 危城失守抗志捐軀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孟德乘機引兵迎駕 奉先排難射戟解圍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略橫江奮跡興師 下宛城癡情獵豔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策十勝郭嘉申議 勸再進賈詡善謀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愎諫招尤呂布殞命 推誠待士孫策知人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穿地道焚死公孫瓚 害國戚勒斃董貴妃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袁本初馳檄療風疾 孫伯符中箭促天年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焚烏巢曹操屢施謀 奔荊州劉備再避難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守孤城審配全忠 嫁二夫甄氏失節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出塞外繞途殲眾虜 顧隆中決策定三分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入江夏孫權復仇 走當陽趙雲救主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召周郎東吳主戰 破曹軍赤壁鏖兵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續嘉耦老夫得少妻 上遺箋壯年悲短命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拒馬兒許褚效忠 迎虎主劉璋失計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失冀城馬超奔難 逼許宮伏后罹殃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見外使奸雄代捉刀 察重傷功臣邀賜蓋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得漢中劉玄德稱王 失荊州關雲長殉義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濟父惡曹丕篡位 接宗祧蜀漢開基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陸伯言定計毀連營 劉先主臨危傳顧命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尊西蜀難倒東吳使 平南蠻表興北伐師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失街亭揮淚斬馬謖 返漢中授計戮王雙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木門道張郃斃命 五丈原諸葛歸天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王子均昌言平亂 公孫淵戰敗受擒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承遺詔司馬秉權 繳印綬將軍赤族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猛姜維北伐喪師 老丁奉東興殺敵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司馬師擅權行廢立 毋丘儉失策致敗亡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滿惡貫孫綝伏誅 竭忠貞王經死節
  • 第一○○回
      失蜀土漢宗絕祀 篡魏祚晉室開基
  • 辭典



      客歲編《前漢演義》,就二百一十年間之事蹟,撮要演述,而於女寵外戚之禍,獨詳載無遺,舉前轍所以戒後車也。乃者賡續漢事,復及東京,並暨西蜀。而竊按東京,歷數與西京略同,而其亡國之厲階,則亦肇自女寵,成于外戚。或者謂後漢之亡,宦寺方鎮實尸之,於女寵外戚似無與焉。豈知木朽則蟲生,牆罅則蟻入,不有女寵外戚之播弄於先,何有宦寺方鎮之交訌於後?四星耀斗,百桷摧棟,陽弱陰強,劉輕曹重,其所由來者漸矣,繇辨之不早辨也。
      昔范蔚宗作《後漢書》,於《後妃列傳》中,一則曰權歸女主,再則曰委事父兄,三則曰終於陵夷,大運淪,神寶亡,蓋嗟歎之不足,故長言之。他如外戚黨錮等傳中,且連類並書,又復特創新例,作《宦者傳》,冠其文曰:「鄧后以女主臨政,帷幄稱制,下令不出閨闈之間,不得不委用刑人,寄之國命。」又曰:「自曹騰說梁冀,竟立昏弱,魏武因之,遂遷龜鼎。」夫鄧后,女寵也;梁冀,外戚也;曹騰,宦寺也;魏武,方鎮也。窮原盡委,舉一例百,不已昭然揭櫫歟?洎乎昭烈偏安,聊延一線,而其後復為一黃皓所誤,則宦官之流毒使然。諸葛公所痛恨於桓靈者,不意於後主時又見之,良可慨已!
      惟史冊浩繁,誰遑卒閱?至若編年紀事,各書不一而足,閱者更未免有汪洋之歎,反不若近代之通行《東西漢演義》暨《三國志演義》,則膾炙人口,俗之歡迎也。夫東西漢之敘事脫略,且多臆造,應為有識者所鄙夷。若羅氏所著之《三國志演義》,則膾炙人口,加以二三通人之評定,而價值益增。然與陳壽《三國志》相勘證,則粉飾者十居五六。壽雖晉臣,於蜀、魏事不無曲筆,但謂其穿鑿失真,則必無此弊。羅氏第巧為烘染,悅人耳目,而不知以偽亂真,愈傳愈訛,其誤人亦不少也。
      本編續《前漢演義》之體例,始於新莽之篡漢,終於司馬氏之代魏,中曆東漢、蜀漢之二百數十年,事必紀實,語不求深,合正裨為一貫,俾雅俗之相宜,而於興亡之大關鍵,如女寵,如外戚,釀而為閹禍,迫而為兵爭,尤三致意焉。先民有言:「文不苟作。」鄙人固無當斯言,特以視附會荒唐,無關世道者,則相去殆有間歟?海內君子,幸鑒正之!

      中華民國十五年秋節,古越蔡東帆敘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