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通俗演義 - 五代史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睹赤蛇老母覺異徵 得豔鳳梟雄償夙願
  • 第二回
      報親恩歡迎朱母 探妻病慘別張妃
  • 第三回
      登大寶朱梁篡位 明正義全昱進規
  • 第四回
      康懷貞築壘圍潞州 李存勗督兵破夾寨
  • 第五回
      策淮南嚴可求除逆 戰薊北劉守光殺兄
  • 第六回
      劉知俊降岐挫汴將 周德威援趙破梁軍
  • 第七回
      殺諫臣燕王僭號 卻強敵晉將善謀
  • 第八回
      父子聚麀慘遭剸刃 君臣討逆謀定鋤凶
  • 第九回
      失燕土偽帝作囚奴 平宣州徐氏專政柄
  • 第十回
      逾黃澤劉鄩失計 襲晉陽王檀無功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阿保機得勢號天皇 胡柳陂輕戰喪良將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莽朱瑾手刃徐知訓 病徐溫計焚吳越軍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嗣蜀主淫昏失德 唐監軍諫阻稱尊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助趙將發兵圍鎮州 嗣唐統登壇即帝位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王彥章喪師失律 梁末帝隕首覆宗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滅梁朝因驕思逸 冊劉後以妾為妻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房幃溺愛牝雞司晨 酒色亡家牽羊待命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得後教椎擊郭招討 遘兵亂劫逼李令公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郭從謙突門弒主 李嗣源據國登基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立德光番後愛次子 殺任圜權相報私仇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王德妃更衣承寵 唐明宗焚香祝天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攻三鎮悍帥生謀 失兩川權臣碎首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殺董璋亂兵賣主 寵從榮驕子弄兵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斃秦王夫妻同受刃 號蜀帝父子迭稱雄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討鳳翔軍帥溃歸 入洛陽藩王篡位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衛州廨賊臣縊故主 長春宮逆子弒昏君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嘲公主醉語啟戎 援石郎番兵破敵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契丹主冊立晉高祖 述律後笑罵趙大王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一炬成灰到頭孽報 三帥叛命依次削平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楊光遠貪利噬人 王延羲乘亂竊國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討叛鎮行宮遣將 納叔母嗣主亂倫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悍弟殺兄僭承漢祚 逆臣弒主大亂閩都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得主援高行周脫圍 迫父降楊光遠伏法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戰陽城遼兵敗溃 失建州閩主覆亡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拒唐師李達守危城 中遼計杜威設孤寨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張彥澤倒戈入汴 石重貴舉國降遼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遷漠北出帝泣窮途 鎮河東藩王登大位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聞亂驚心遼主遄返 乘喪奪位燕王受拘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故妃被逼與子同亡 御史敢言奉母出戍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徙建州晉太后絕命 幸鄴都漢高祖親征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奉密諭王景崇入關 捏遺詔杜重威肆市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智郭威抵掌談兵 勇劉詞從容破敵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覆叛巢智全符氏女 投火窟悔拒漢家軍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弟兄構釁湖上操戈 將相積嫌席間用武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伏甲士駢誅權宦 溃御營竄死孱君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清君側入都大掠 遭兵變擁駕爭歸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廢劉宗嗣主被幽 易漢祚新皇傳詔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陷長沙馬希萼稱王 攻晉州劉承鈞折將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降南唐馬氏亡國 征東魯周主督師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逐邊鎬攻入潭州府 拘劉言計奪武平軍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滋德殿病終留遺囑 高平縣敵愾奏奇勛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喪猛將英主班師 築堅城良臣破虜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寵徐娘賦詩驚變 俘蜀帥得地報功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李重進涉水掃千軍 趙匡胤斬關擒二將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唐孫晟奉使效忠 李景達喪師奔命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督租課嚴夫人歸裡 盡臣節唐司空就刑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破山寨君臣耀武 失州城夫婦盡忠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楚北鏖兵闔城殉節 淮南納土奉表投誠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懲奸黨唐主施刑 正樂懸周臣明律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得遼關因病返蹕 殉周將禪位終篇
  • 辭典



      讀史至五季之世,輒為之太息曰:「甚矣哉中國之亂,未有逾於五季者也!」天地閉,賢人隱,王者不作,而亂賊盈天下。其狡且黠者,挾詐力以欺淩人世,一或得志,即肆意妄行,君不君,臣不臣,父不父,子不子,鋌而走險,雖夷虜猶尊親也;急則生變,雖骨肉猶仇敵也。元首如奕棋,國家若傳舍,生民膏血塗草野,骸骼暴原隰,而私鬥尚無已時,天歟人歟?何世變之亟,一至於此?
      蓋嘗屈指數之,五代共五十有三年,汴洛之間,君十三,易姓者八。而南北東西之割據一隅,與五代相錯者,前後凡十國,而梁唐時之岐燕,尚不與焉。遼以外裔踞朔方,猾諸夏,史家以其異族也而夷之。遼固一夷也,而如五代之無禮義,無廉恥,亦何在非夷?甚且恐不夷若也。
      宋薛居正撰《五代史》百五十卷,事實備矣,而書法未彰。歐陽永叔刪蕪存簡,得七十四卷,援筆則筆削則削之義,逐加斷制,體例精嚴,既足聲奸臣逆子之罪,復足樹人心世道之防。後人或病其太略,謂不如薛史之淵博,誤矣!他若王溥之《五代會要》,陶岳之《五代史補》,尹洙之《五代春秋》,袁樞之《五代紀事本末》,以及路振之《九國志》,劉恕之《十國紀年》,吳任臣之《十國春秋》等書,大都以裒輯遺聞為宗旨,而月旦之評,卒讓歐陽。孔聖作《春秋》而亂賊懼,歐陽公其庶幾近之乎?
      鄙人前編唐宋《通俗演義》,已付手民印行,而五代史則踵唐之後,開宋之先,亦不得不更為演述,以饜閱者。敍事則蒐證各籍,持義則特仿廬陵,不敢擬古,亦不敢違古,將以借粗俗之蕪詞,顯文忠之遺旨,世有大雅,當勿笑我為效顰也。抑鄙人更有進者,五代之禍烈矣,而推厥禍胎,實始於唐季之藩鎮。病根不除,愈沿愈劇,因有此五代史之結果。今則距五季已閱千年,而軍閥乘權,爭端迭起,縱橫捭闔,各戴一尊,幾使全國人民,塗肝醢腦於武夫之腕下,抑何與五季相似歟?況乎綱常淩替,道德淪亡,內治不修,外侮益甚,是又與五季之世有同慨焉者。殷鑒不遠,覆轍具存。告往而果能知來,則泯泯棼棼之中國,其或可轉禍為福,不致如五季五十餘年之擾亂也歟?書既竣,爰慨然而為之序。

      中華民國十有二年夏正暮春之月,古越蔡東帆自識於臨江書舍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