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通俗演義 - 南北史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射蛇首興王呈預兆 睹龍顏慧婦忌英雄
  • 第二回
      起義師入京討逆 迎御駕報績增封
  • 第三回
      伐燕南冒險成功 捍東都督兵禦寇
  • 第四回
      毀賊船用火破盧循 發軍函出奇平譙縱
  • 第五回
      搗洛陽秦將敗沒 破長安姚氏滅亡
  • 第六回
      失秦土劉世子逃歸 移晉祚宋武帝篡位
  • 第七回
      弒故主冤魂索命 喪良將胡騎橫行
  • 第八回
      廢營陽迎立外藩 反江陵驚聞內變
  • 第九回
      平謝逆功歸檀道濟 入夏都擊走赫連昌
  • 第十回
      逃將軍棄師中虜計 亡國后侑酒作人奴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破氐帥收還要郡 殺司空自壞長城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燕王弘投奔高麗 魏主燾攻克姑臧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捕奸黨殷景仁定謀 露逆萌范蔚宗伏法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陳參軍立柵守危城 薛安都用矛刺虜將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騁辯詞張暢報使 貽溲溺臧質復書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永安宮魏主被戕 含章殿宋帝遇弒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發尋陽出師問罪 克建康梟惡鋤奸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犯上興兵一敗塗地 誅叔納妹隻手瞞天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發雄師慘屠骨肉 備喪具厚葬妃嬙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狎姑姊宣淫鸞掖 辱諸父戲宰豬王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戕暴主湘東正位 討宿孽江右鏖兵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掃逆藩眾叛蕩平 激外變四州淪陷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殺弟兄宋帝濫刑 好佛老魏主禪統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江上墮謀親王授首 殿中醉寢狂豎飲刀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討權臣石頭殉節 失鎮地櫟林喪身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篡宋祚廢主出宮 弒魏帝淫嫗專政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膺帝箓父子相繼 禮名賢昆季同心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造孽緣孽兒自盡 全愚孝愚主終喪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蕭昭業喜承祖統 魏孝文計徙都城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上淫下烝丑傳宮掖 內應外合刃及殿庭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殺諸王宣城肆毒 篡宗祚海陵沉冤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假仁襲義兵達江淮 易后廢儲釁傳河洛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兩國交兵齊師屢挫 十王駢戮蕭氏相殘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齊嗣主臨喪笑禿鶖 魏淫后流涕陳巫蠱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泄密謀二江授首 遭主忌六貴洊誅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江夏王通叛亡身 潘貴妃入宮專寵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殺山陽據城傳檄 立寶融廢主進兵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張欣泰敗謀罹重辟 王珍國懼禍弒昏君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諫遠色王茂得嬌娃 竊大寶蕭衍行弒逆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蕭寶夤乞師伏虜闕 魏邢巒遣將奪梁州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弟子輿屍溃師洛口 將帥恊力戰勝鍾離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誣通叛魏宗屈死 圖規復梁將無功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充華產子嗣統承基 母后臨朝窮奢極欲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築淮堰梁皇失計 害清河胡后被幽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宣光殿省母啟爭端 沃野鎮弄兵開禍亂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誅元爰再逞牝威 拒葛榮輕罹賊網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蕭寶夤稱尊叛命 爾朱榮抗表興師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喪君有君強臣謝罪 因敵攻敵叛王入都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設伏甲定謀除惡 縱輕騎入闕行兇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廢故主迎立廣陵王 煽眾兵聲討爾朱氏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戰韓陵破滅子弟軍 入洛宮淫烝大小后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梁太子因懮去世 賀拔岳被賺喪身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違君命晉陽興甲 謁行在關右迎鑾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飲宮中魏主遭鴆毒 陷澤畔竇泰死戰場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用少擊眾沙苑交兵 廢舊迎新柔然納女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戰邙山宇文泰敗溃 幸佛寺梁主衍捨身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責賀琛梁廷草敕 防侯景高氏留言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悍高澄毆禁東魏主 智慕容計擒蕭淵明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縱叛賊朱異誤國 卻強寇羊侃守城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援建康韋粲捐軀 陷台城梁武用計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困梁宮君王餓死 攻湘州叔姪尋仇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取公主侯景脅君 篡帝祚高洋竊國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陳霸先舉兵討逆 王僧辯卻賊奏功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弒梁主大憝行兇 臠侯賊庶支承統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殺季弟特遣猛將軍 鴆故主兼及親生女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陷江陵並戕梁元帝 誅僧辯再立晉安王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擒敵將梁軍大捷 逞淫威齊主橫行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宇文護挾權肆逆 陳霸先盜國稱尊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討王琳屢次交兵 諫高洋連番受責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戮勛戚皇叔篡位 溺懿親悍將逞謀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遇強暴故后被污 違忠諫逆臣致敗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遭主嫌侯安都受戮 卻敵軍段孝先建功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背德興兵周師再敗 攬權奪位陳主被遷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暱奸人淫后殺賢王 信刁媼昏君戮胞弟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斛律光遭讒受害 宇文護稔惡伏誅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選將才獨任吳明徹 含妒意特進馮小憐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韋孝寬獻議用兵 齊高緯挈妃避敵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陷晉州轉敗為勝 擒齊主取亂侮亡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老將失謀還師被虜 昏君嗣位慘戮沈冤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宇文婦醉酒失身 尉遲公登城誓眾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失鄴城皇親自刎 篡周室勛戚代興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揮刀遇救逆弟敗謀 酣宴聯吟豔妃專寵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長孫晟獻謀制突厥 沙缽略稽首服隋朝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設行省遣子督師 避敵兵攜妃投井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據湘州陳宗殉國 撫嶺表冼氏平蠻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反罪為功築宮邀賞 寓剿於撫徙虜實邊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恨妒后御駕入山鄉 謀奪嫡計臣賂朝貴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太子勇遭讒被廢 庶人秀幽錮蒙冤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侍病父密謀行逆 烝庶母強結同心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攻並州分遣兵戎 幸洛陽大興土木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促蛾眉宣華歸地府 駕龍舟煬帝赴江都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巡塞北厚撫啟民汗 幸河西窮討吐谷渾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端門街陳戲示番夷 觀瀾亭獻詩逢鬼魅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征高麗勞兵動眾 溃薩水折將喪師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楊玄感兵敗死窮途 斛斯政拘回遭慘戮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犯乘輿圍攻紫寨 造迷樓望斷紅顏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御苑賞花巧演古劇 隋堤種柳快意南游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麻叔謀罪發受金刀 李玄邃謀成建帥府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迫起兵李氏入關中 囑獻書矮奴死闕下
  • 第一○○回
      弒昏君隋家數盡 鴆少主楊氏凶終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射蛇首興王呈預兆 睹龍顏慧婦忌英雄

      世運百年一大變,三十年一小變,變亂是古今常有的事情,就使聖帝明王,善自貽謀,也不能令子子孫孫,萬古千秋的太平過去,所以治極必亂,盛極必衰,衰亂已極,復治復盛,好似行星軌道一般,往復循環,週而復始。一半是關係人事,一半是關係天數,人定勝天,天定亦勝人,這是天下不易的至理。但我中國數千萬里疆域,好幾百兆人民,自從軒轅黃帝以後,傳至漢、晉,都由漢族主治,凡四裔民族,僻居遐方,向為中國所不齒,不說他犬羊賤種,就說他虎狼遺性,最普通的贈他四個雅號,南為蠻,東為夷,西為戎,北為狄。這蠻夷戎狄四種,只准在外國居住,不許他闖入中原,古人稱為華夏大防,便是此意。界划原不可不嚴,但侈然自大,亦屬非是。
      漢、晉以降,外族漸次來華,雜居內地,當時中原主子,誤把那懷柔主義,待遇外人,因此藩籬自辟,防維漸弛,那外族得在中原境內,以生以育,日熾日長,涓涓不塞,終成江河,為虺勿摧,為蛇若何。嗣是五胡十六國,迭為興替,害得蕩蕩中原,變做了一個胡虜腥羶的世界。後來弱肉強食,彼吞此並,輾轉推遷,又把十六國土宇,渾合為一大國,叫作北魏。北魏勢力,很是強盛,查起他的族姓,便是五胡中的一族,其時漢族中衰,明王不作,只靠了南方幾個梟雄,抵制強胡,力保那半壁河山,支持危局,我漢族的衣冠人物,還算留貽了一小半,免致遍地淪胥,無如江左各君,以暴易暴,不守綱常,不顧禮義,你篡我竊,無父無君,擾擾百五十年,易姓凡三,歷代凡四,共得二十三主,大約英明的少,昏暗的多,評論確當。反不如北魏主子,尚有一兩個能文能武,武指太武帝燾,文指孝文帝宏。經營見方,修明百度,揚武烈,興文教,卻具一番振作氣象,不類凡庸。他看得江左君臣,昏淫荒虐,未免奚落,嘗呼南人為梟夷,易華為夷,無非自取。南人本來自稱華冑,當然不肯忍受,遂號北魏為索虜。口舌相爭,干戈繼起,往往因北強南弱,累得江、淮一帶,烽火四逼,日夕不安。幸虧造化小兒,巧為播弄,使北魏亦起內訌,東分西裂,好好一個魏國,也變做兩頭政治,東要奪西,西要奪東,兩下裡戰爭未定,無暇顧及江南,所以江南尚得保全。可惜昏主相仍,始終不能展足,侷促一隅,苟延殘喘。及東魏改為北齊,西魏改為北周,中土又作為三分,周最強,齊為次,江南最弱,鼎峙了好幾年,齊為周並,周得中原十分之八,江南但保留十分之二,險些兒要盡屬北周了。就中出了一位大丞相楊堅,篡了周室,復並江南,其實就是仗著北周的基業,不過楊係漢族,相傳為漢太尉楊震後裔,忠良遺祚,足孚物望;更兼以漢治漢,無論南北人民,統是一致翕服,龍角當頭,王文在手,均見後文。既受周禪,又滅陳氏,居然統一中原,合併南北。當時人心歸附,亂極思治,總道是天下大定,從此好安享太平,哪知他外強中乾,受制帷帟,阿麼煬帝小名。小丑,計奪青宮,甚至弒君父,殺皇兄,烝庶母,驕恣似蒼梧,宋主昱。淫荒似東昏,齊主寶卷。愚蔽似湘東,梁主繹。窮奢極欲似長城公,陳主叔寶。凡江左四代亡國的覆轍,無一不蹈,所有天知、地知、人知、我知的祖訓,一古腦兒撇置腦後,衣冠禽獸,牛馬裾襟,遂致天怒人怨,禍起蕭牆,好頭顱被人斲去,徒落得身家兩敗,社稷淪亡;妻妾受人污,子弟遭人害,鬧得一塌糊塗,比宋、齊、梁、陳末世,還要加幾倍擾亂。咳!這豈真好算做混一時代麼?小子記得唐朝李延壽,撰南北史各一編,宋、齊、梁、陳屬南史,魏、齊、周、隋屬北史,寓意卻很嚴密,不但因楊氏創業,是由北周蟬蛻而來,可以屬諸北史,就是楊家父子的行誼,也不像個治世真人,雖然靠著一時僥倖,奄有南北,終究是易興易哀,才經一傳,便爾覆國,這也只好視作閏運,不應以正統相待。獨具隻眼。小子依例演述,摹仿說部體裁,編成一部《南北史通俗演義》,自始徹終,看官聽著,開場白已經說過,下文便是南北史正傳了。虛寫一段,已括全書大意。
      且說東晉哀帝興寧元年,江南丹徒縣地方,生了一位亂世的梟雄,姓劉名裕字德輿,小字叫作寄奴,他的遠祖,乃是漢高帝弟楚元王交。交受封楚地,建國彭城,子孫就在彭城居住。及晉室東遷,劉氏始徙居丹徒縣京口裡。東安太守劉靖,就是裕祖,郡功曹劉翹,就是裕父,自從楚元王交起算,傳至劉裕,共歷二十一世。裕生時適當夜間,滿室生光,不啻白晝;偏偏嬰兒墮地,母趙氏得病暴亡,乃父翹以生裕為不祥,意欲棄去,還虧有一從母,憐惜姪兒,獨為留養,乳哺保抱,乃得生成。翹復娶蕭氏女為繼室,待裕有恩,勤加撫字,裕體益發育,年未及冠,已長至七尺有餘。會翹病不起,竟致去世,剩得一對嫠婦孤兒,淒涼度日,家計又復蕭條,常懮凍餒。裕素性不喜讀書,但識得幾個普通文字,便算了事;平日喜弄拳棒,兼好騎射,鄉里間無從施技;並因謀生日亟,不得已織屨易食,伐薪為炊,勞苦得了不得,尚且饔飧鮮繼,饑飽未勻;惟奉養繼母,必誠必敬,寧可自己乏食,不使甘旨少虧。揭出孝道,借古風世。一日,游京口竹林寺,稍覺疲倦,遂就講堂前假寐。僧徒不識姓名,見他衣冠襤褸,有逐客意,正擬上前呵逐,忽見裕身上現出龍章,光呈五色,眾僧駭異得很,禁不住嘩噪起來。裕被他驚醒,問為何事?眾僧尚是瞧著,交口稱奇。及再三詰問,方各述所見。裕微笑道:「此刻龍光尚在否?」僧答言:「無有。」裕又道:「上人休得妄言!恐被日光迷目,因致幻成五色。」眾僧不待說畢,一齊喧聲道:「我等明明看見五色龍,罩住尊體,怎得說是日光迷目呢?」裕亦不與多辯,起身即行。既返家門,細思眾僧所言,當非盡誣,難道果有龍章護身,為他日大貴的預兆?左思右想,忐忑不定。到了黃昏就寢,還是狐疑不決,輾轉反側,矇矓睡去。似覺身旁果有二龍,左右蟠著,他便躍上龍背,駕龍騰空,霞光絢彩,紫氣盈途,也不識是何方何地,一任龍體遊行,經過了許多山川,忽前面籠著一道黑霧,很是陰濃,差不多似天地晦冥一般,及向下倚矚,卻露著一線河流,河中隱隱現出黃色,黑氣隱指北魏,河中黃色便是黃河,宋初盡有河南地,已兆於此。那龍首到了此處,也似有些驚怖,懸空一旋,墮落河中。裕駭極欲號,一聲狂呼,便即驚覺,開眼四瞧,仍然是一張敝牀,惟案上留著一盞殘燈,臨睡時忘記吹熄,所以餘燄猶存。回憶夢中情景,也難索解,但想到乘龍上天,究竟是個吉兆,將來應運而興,亦未可知,乃吹燈再寢。不意此次卻未得睡熟,不消多時,便晨雞四啼,窗前露白了。
      裕起牀炊爨,奉過繼母早膳,自己亦草草進食,已覺果腹,便向繼母稟白,往瞻父墓,繼母自然照允。裕即出門前行,途次遇著一個堪輿先生,叫作孔恭,與裕略覺面善。裕乘機扳談,方知孔恭正在遊山,擬為富家覓地,當下隨著同行,道出候山,正是裕父翹葬處。裕因家貧,為父築墳,不封不樹,只聳著一杞黃土,除裕以外,卻是沒人相識。裕戲語孔恭道:「此墓何如?」恭至墓前眺覽一周,便道:「這墓為何人所葬,當是一塊發王地呢。」裕詐稱不知,但問以何時發貴?恭答道:「不出數年,必有徵兆,將來卻不可限量。」裕笑道:「敢是做皇帝不成?」恭亦笑道:「安知子孫不做皇帝?」彼此評笑一番,恭是無心,裕卻有意,及中途握別,裕欣然回家,從此始有意自負,不過時機未至,生計依然,整日裡出外勞動,不是賣履,就是斲柴;或見了飛禽走獸,也就射倒幾個,取來充庖。
      時當秋日,洲邊蘆荻蕭森,裕腰佩弓矢,手執柴刀,特地馳赴新洲,伐荻為薪。正在俯割的時候,突覺腥風陡起,流水齊嘶,四面八方的蘆葦,統發出一片秋聲,震動耳鼓。裕心知有異,忙跳開數步,至一高澗上面,凝神四望,驀見蘆荻叢中,竄出一條鱗光閃閃的大蛇,頭似巴鬥,身似車輪,張目吐舌,狀甚可怖。裕見所未見,卻也未免一驚,急從腰間取出弓箭,用箭搭弓,仗著天生神力,向蛇射去,颼的一聲,不偏不倚,射中蛇項,蛇已覺負痛,昂首向裕,怒目注視,似將跳躍過來,接連又發了一箭,適中蛇目分列的中央,蛇始將首垂下,滾了一周,蜿蜒而去,好一歇方才不見。裕懸空測量,約長數丈,不禁失聲道:「好大惡蟲,幸我箭乾頗利,才免毒螫。」說至此,復再至原處,把已割下的蘆荻,捆做一團,肩負而歸。漢高斬蛇,劉裕射蛇,遠祖裔孫,不約而同。次日,復往州邊,探視異跡,隱隱聞有杵臼聲,越加詫異,隨即依聲尋覓,行至榛莽叢中,得見童子數人,俱服青衣,圍著一臼,輪流杵藥。裕朗聲問道:「汝等在此搗藥,果作何用?」一童子答道:「我王為劉寄奴所傷,故遣我等採藥,搗敷患處。」裕又道:「汝王何人?」童子復道:「我王係此地土神。」裕囅然道:「王既為神,何不殺死寄奴?」童子道:「寄奴後當大貴,王者不死,如何可殺?」裕聞童子言,膽氣益壯,便呵叱道:「我便是劉寄奴,來除汝等妖孽,汝王尚且畏我,汝等獨不畏我麼?」童子聽得劉寄奴三字,立即駭散,連杵臼都不敢攜去。裕將臼中藥一齊取歸,每遇刀箭傷,一敷即愈。裕歷得數兆,自知前程遠大,不應長棲隴畝,埋沒終身,遂與繼母商議,擬投身戎幕,借圖進階。繼母知裕有遠志,不便攔阻,也即允他投軍。
      裕辭了繼母,竟至冠軍孫無終處,報名入伍。無終見他身材長大,狀貌魁梧,已料非庸碌徒,便引為親卒,優給軍糧,未幾即擢為司馬。晉安帝隆安三年,會稽妖賊孫恩作亂,晉衛將軍謝琰,及前將軍劉牢之,奉命討恩,牢之素聞裕名,特邀裕參軍府事。裕毅然不辭,轉趨入牢之營。牢之命裕率數十人,往偵寇蹤,途次遇賊數千,即持著長刀,挺身陷陣,賊眾多半披靡。牢之子敬宣,又帶兵接應,殺得孫恩大敗虧輸,遁入海中。
      既而牢之還朝,裕亦隨返,那孫恩無所顧憚,復陷入會稽,殺斃謝琰。再經牢之東征,令裕往戍勾章。裕且戰且守,屢敗賊軍,賊眾退去,恩復入海。嗣又北犯海鹽,由裕移兵往堵,修城築壘。恩日來攻城,裕募敢死士百人,作為前鋒,自督軍士繼進,大破孫恩。恩轉走滬瀆,又浮海至丹徒。丹徒為裕故鄉,聞警馳救,倍道趨至,途次適與恩相遇,兜頭痛擊。恩眾見了裕旗,已先退縮,更因裕先驅殺入,似生龍活虎一般,哪裡還敢抵擋?彼逃此竄,霎時跑散。恩率餘眾走鬱州。晉廷以裕屢有功,升任下邳太守。裕拜命後,再往剿恩。恩聞風竄去,自鬱州入海鹽,復自海鹽徙臨海,徒眾多被裕殺死,所擄三吳男女,或逃或亡。臨海太守辛景,乘勢逆擊,殺得孫恩上天無路,入地無門,只好自投海中,往做水妖去了。孫恩了。
      恩有妹夫盧循,神采清秀,由恩手下的殘眾,推他為主,於是一波才平,一波又起。荊州刺史桓玄,方都督荊、江八州軍事,威燄逼人。安帝從弟司馬元顯,與玄有隙,玄遂舉兵作亂,授盧循為永嘉太守,使作爪牙。安帝即令元顯為驃騎大將軍,征討大都督,並加黃鉞,調兵討玄。遣劉牢之為先鋒,裕為參軍,即日出發。
      行至歷陽,與玄相值,玄使牢之族舅何穆來作說客,勸牢之倒戈附玄。牢之也陰恨元顯,意欲自作卞莊,姑與玄聯絡,先除元顯,後再除玄,裕聞知消息,與牢之甥何無忌,極力諫阻,牢之不從。裕再囑牢之子敬宣,從旁申諫,牢之反大怒道:「我豈不知今日取玄,易如反掌?但平玄以後,內有驃騎,猜忌益深,難道能保全身家麼?」聯絡桓玄,亦未必保身。遂遣敬宣齎著降書,投入玄營。
      玄收降牢之,進軍建康。即晉都。元顯毫無能力,奔入東府,一任玄軍入城。玄遂派兵捕住元顯,及元顯黨羽庾楷、張法順,與譙王尚之,一並殺死,自稱丞相,總百揆,都督中外。命劉牢之為會稽內史,撤去兵權。牢之始驚駭道:「桓玄一入京城,便奪我兵柄,恐禍在旦夕了!」嗟何及矣。
      敬宣勸牢之襲玄,牢之又慮兵力未足,不免遲疑。當下召裕入商道:「我悔不用卿言,為玄所賣,今當北至廣陵,舉兵匡扶社稷,卿肯從我否?」裕答道:「將軍率禁兵數萬,不能討叛,反為虎倀,今梟桀得志,威震天下,朝野人情,已失望將軍,將軍尚能得廣陵麼?裕情願去職,還居京口,不忍見將軍孤危呢。」言畢即退。
      牢之又大集僚佐,議據住江北,傳檄討玄。僚佐因牢之反覆多端,都有去意,當面雖勉強贊成,及牢之啟行,即陸續散去,連何無忌亦不願隨著,與裕密商行止。裕與語道:「我觀將軍必不免,君可隨我還京口。玄若能守臣節,我與君不妨事玄,否則設法除奸,亦未為晚!」無忌點首稱善,未與牢之告別,即偕裕同往京口去了。
      牢之到了新洲,部眾俱散,日暮途窮,投繯自盡。子敬宣逃往山陽,獨劉裕還至京口,為徐兗刺史桓修所召,令為中書參軍。可巧永嘉太守盧循,陽受玄命,陰仍寇掠,潛遣私黨徐道覆,襲攻東陽,被裕探問消息,領兵截擊。殺敗道覆,方才回軍。
      既而桓玄篡位,廢晉安帝為平固王,遷居尋陽,改國號楚,建元永始。桓修係玄從兄,由玄征令入朝。修馳入建業,裕亦隨行。當時依人簷下,只好低頭,不得不從修謁玄。玄溫顏接見,慰勞備至,且語司徒王謐道:「劉裕風骨不常,確是當今人傑呢。」謐乘機獻媚,但說是天生杰士,匡輔新朝,玄益心喜。每遇宴會,必召裕列座,慇懃款待,贈賜甚優。獨玄妻劉氏,為晉故尚書令劉耽女,素有智鑒,嘗在屏後窺視,見裕狀貌魁奇,知非凡相,便乘間語玄道:「劉裕龍行虎步,瞻顧不凡,在朝諸臣,無出裕右,不可不加意預防!」玄答道:「我意正與卿相同,所以格外優待,令他知感,為我所用。」劉氏道:「妾見他器宇深沈,未必終為人下,不如趁早翦除,免得養虎貽患!」玄徐答道:「我方欲蕩平中原,非裕不解為力,待至關隴平定,再議未遲。」劉氏道:「恐到了此時,已無及了!」玄終不見聽,仍令修還鎮丹徒。
      修邀裕同還,裕托言金創疾發,不能步從,但與何無忌同船,共還京口。舟中密圖討逆,商定計畫。既至京口登岸,無忌即往見沛人劉毅,與議規復事宜。毅說道:「以順討逆,何患不成?可惜未得主帥!」無忌未曾說出劉裕,唯用言相試道:「君亦太輕量天下,難道草澤中必無英雄?」毅奮然道:「據我所見,只有一劉下邳啰。」下邳見前。無忌微笑不答,還白劉裕。適青州主簿孟昶,因事赴都,還過京口,與裕敘談,彼此說得投機。裕因詰昶道:「草澤間有英雄崛起,卿可聞知否?」昶答道:「今日英雄,舍公以外,尚有何人?」裕不禁大笑,遂與同謀起義。
      裕弟道規,為青州中兵參軍。青州刺史桓弘,為桓修從弟,裕因令昶歸白道規,共圖殺弘。且使劉毅潛往歷陽,約同豫州參軍諸葛長民,襲取豫州刺史刁逵。一面再致書建康,使友人王元德、辛扈興、童厚之等,同作內應。自與何無忌用計圖修,依次進行。看官聽說,這是劉裕奮身建功的第一著!畫龍點睛。小子有詩詠道:

      發憤終為天下雄,不資尺土獨圖功。
      試看京口成謀日,豪氣原應屬乃公。
      欲知劉裕能否成功,容待下回續敘。
      開篇敘一楔子,括定全書大意,且援李延壽史例,將隋朝歸入北史,見地獨高。及正傳寫入劉裕,歷述符讖,俱係援引南史,並非向壁臆造。惟經妙筆演出,愈覺有聲有色,足令人刮目相看。桓玄妻劉氏,鑒貌辨色,能知裕不為人下,勸玄除裕。夫蛇神尚不能害寄奴,何物桓玄,乃能置裕死地乎?但巾幗中有此慧鑒,不可謂非奇女子,惜能料劉裕而不能料桓玄。當桓玄篡位之先,不聞出言匡正,是亦所謂知其一不知其二者歟?惟晉事當具晉史,故於晉事從略,第於劉裕事從詳云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