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通俗演義 - 宋史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河洛降神奇兒出世 弧矢見志遊子離鄉
  • 第二回
      遇異僧幸示迷途 掃強敵連擒渠帥
  • 第三回
      憂父病重托趙則平 肅軍威大敗李景達
  • 第四回
      紫金山唐營盡覆 瓦橋關遼將出降
  • 第五回
      陳橋驛定策立新君 崇元殿受禪登大位
  • 第六回
      公主鐘情再婚志喜 孤臣敗死一炬成墟
  • 第七回
      李重進闔家投火窟 宋太祖杯酒釋兵權
  • 第八回
      遣師南下戡定荊湘 冒雪宵來商征巴蜀
  • 第九回
      破川軍孱王歸命 受蜀俘美婦承恩
  • 第十回
      戢兵變再定西川 興王師得平南漢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懸繪像計殺敵臣 造浮梁功成采石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明德樓綸音釋俘 萬歲殿燭影生疑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吳越王歸誠納土 北漢主窮蹙乞降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高梁河宋師敗績 雁門關遼將喪元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弄巧成拙妹倩殉邊 修怨背盟皇弟受禍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進治道陳希夷入朝 遁窮荒李繼遷降虜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岐溝關曹彬失律 陳家谷楊業捐軀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張齊賢用謀卻敵 尹繼倫奮力踹營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報宿怨故王索命 討亂黨宦寺典兵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伐西夏五路出師 立新皇百官入賀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康保裔血戰亡身 雷有終火攻平匪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收番部叛王中計 納忠諫御駕親征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澶州城磋商和約 承天門偽降帛書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孫待制空言阻西幸 劉美人徼寵繼中宮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留遺恨王旦病終 坐株連寇準遭貶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王沂公劾奸除首惡 魯參政挽輦進忠言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劉太后極樂歸天 郭正宮因爭失位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蕭耨斤挾權弒主母 趙元昊僭號寇邊疆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中虜計任福戰歿 奉使命富弼辭行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爭和約折服契丹 除敵臣收降元昊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明副使力破叛徒 曹皇后智平逆賊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狄青夜奪崑崙關 包拯出知開封府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立儲貳入承大統 釋嫌疑准請撤簾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爭濮議聚訟盈廷 傳潁王長男主器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神宗誤用王安石 種諤誘降嵬名山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議新法創設條例司 讞疑獄狡脫謀夫案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韓使相諫君論弊政 朱明府尋母竭孝思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棄邊城撫臣坐罪 徙杭州名吏閒游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借父威豎子成名 逞兵謀番渠被虜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流民圖為國請命 分水嶺割地畀遼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奉使命率軍征交趾 蒙慈恩減罪謫黃州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伐西夏李憲喪師 城永樂徐禧陷歿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立幼主高后垂簾 拜首相溫公殉國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分三黨廷臣構釁 備六禮冊后正儀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囑後事賢后升遐 紹先朝姦臣煽禍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寵妾廢妻皇綱倒置 崇邪黜正黨獄迭興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拓邊防謀定制勝 竊后位喜極生悲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承兄祚初政清明 信閹言再用奸慝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端禮門立碑誣正士 河湟路遣將復西蕃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應供奉朱勔承差 得奧援蔡京復相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巧排擠毒死輔臣 喜招徠載歸異族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信道教詭說遇天神 築離宮微行探春色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挾妓縱歡歌樓被澤 屈尊就宴相府承恩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造雄邦恃強稱帝 通遠使約金攻遼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幫源峒方臘揭竿 梁山泊宋江結寨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知海州收降及時雨 破杭城計出智多星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入深巖得擒叛首 征朔方再挫王師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誇功銘石艮嶽成山 覆國喪身孱遼絕祀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啟外釁胡人南下 定內禪上皇東奔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遵敵約城下乞盟 滿惡貫途中授首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議和議戰朝局紛爭 誤國誤家京城失守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墮姦謀闔宮被劫 立異姓二帝蒙塵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承遺祚藩王登極 發逆案姦賊伏誅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宗留守力疾捐軀 信王榛敗亡失跡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招寇侮驚馳御駕 脅禪位激動義師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韓世忠力平首逆 金兀朮大舉南侵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巾幗英雄桴鼓助戰 鬚眉豪氣舞劍吟詞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趙立中礮失楚州 劉豫降虜稱齊帝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破劇盜將帥齊驅 敗強虜弟兄著績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岳家軍克復襄漢 韓太尉保障江淮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入洞庭擒渠掃穴 返廬山奉櫬奔喪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髯將軍敗敵揚威 愚參謀監軍遇害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撤藩封偽主被縶 拒和議忠諫留名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劉錡力捍順昌城 岳飛奏捷朱仙鎮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傳偽詔連促班師 設毒謀構成冤獄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屈膝求和母后返駕 刺奸被執義士喪生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立趙宗親王嗣服 弒金帝逆賊肆淫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金主亮分道入寇 虞允文大破敵軍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誅暴主遼陽立新君 隳前功符離驚潰變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廢守備奸臣通敵 申和約使節還朝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朱晦翁創立社倉法 宋孝宗重定內禪儀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攬內權辣手逞兇 勸過宮引裾極諫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趙汝愚定策立新皇 韓侂冑弄權逐良相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賀生辰尚書鑽狗竇 侍夜宴豔后媚龍顏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倡北伐喪師辱國 據西陲作亂亡家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史彌遠定計除奸 鐵木真稱尊耀武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失中都金丞相殉節 獲少女楊家堡成婚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寇南朝孱主誤軍謀 據東海降盜加節鉞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易嗣君濟邸蒙冤 逐制帥楚城屢亂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誅逆首淮南紓患 戕外使蜀右被兵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約蒙古夾擊殘金 克蔡州獻俘太廟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圖中原兩軍敗退 寇南宋三路進兵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守蜀境累得賢才 劾史氏力扶名教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余制使憂讒殞命 董丞相被脅罷官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捏捷報欺君罔上 拘行人棄好背盟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史天澤討叛誅李璮 賈似道弄權居葛嶺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援孤城連喪二將 寵大憝貽誤十年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報怨興兵蹂躪江右 喪師辱國竄殛嶺南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屯焦山全軍告熸 陷臨安幼主被虜
  • 第一○○回
      擁二王勉支殘局 覆兩宮悵斷重洋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河洛降神奇兒出世 弧矢見志遊子離鄉

      「得國由小兒,失國由小兒。」這是元朝的伯顏拒絕宋使的口頭語,本沒有甚麼秘讖,作為依據。但到事後追憶起來,卻似有絕大的因果隱伏在內。宋室的江山,是從周主宗訓處奪來。宗訓沖齡踐阼,曉得甚麼保國保家的法兒?而且周主繼后符氏,又是初入宮中,才為國母。〔周世宗納符彥卿女為后,后殂,復納其妹,入宮才十日。〕所有宮廷大事,全然不曾接洽,陡然遇著大喪,整日裡把痊~面,恨不隨世宗同去。可憐這青年嫠婦,黃口孤兒,煢煢孑立,形影相弔,那殿前都點檢趙匡胤,便乘此起了異心,暗地裡聯絡將弁,托詞北征。陳橋變起,黃袍加身,居然自做皇帝,擁兵還朝。看官!你想七歲的小周王,二十多歲的周太后,無拳無勇,如何抵敵得住?眼見得由他播弄,驅往西宮,好好的半壁江山,霎時間被趙氏奪去。還說是甚麼禪讓,甚麼曆數,甚麼保全故主,甚麼坐鎮太平,彼歌央A此頌德,差不多似舜、禹復出,湯、文再生。〔中國史官之不值一錢,便是此等諫頌所累。〕
      這時正當五季以降,亂臣賊子,搶攘數十年,得了一個逆取順守,彼善於此的主兒,百姓都快活得很,哪個去追究隱情?因此遠近歸附,好容易南收北撫,混一區夏,一番事情,兩番做成,這真叫作時來福輳,僥倖成巧O!
      偏是皇天有眼,看他傳到八九世,降下一個勁敵,把他河北一帶,先行奪去,仍然令他坐個小朝廷。康王南渡,又傳了八九世。元將伯顏引兵渡江,勢如破竹。可巧南宋一線,剩了兩三個小孩子,今年立一個,明年被敵兵擄去,明年再立一個,不到兩年,又驚死了,遺下趙氏一塊肉,孤苦伶仃,流離海嶠,勉勉強強的過了一年,徒落得崖山覆沒,帝子銷沉。就是文、陸、張幾個忠臣,做到力竭計窮,終歸無益,先後畢命,一死謝責。可見得果報昭彰,天道不爽。憑你如何巧計安排,做成一番掀天揭地的事業,到了子孫手裡,也有人看那祖宗的樣子,不是巧取,便是強奪,悖入悖出,總歸是無可逃避呢!〔為世人作一棒喝,並非迷信之言。〕不過惡多善少,報應必速;善多惡少,報應較遲。試看朱溫、李存勗、石敬瑭、劉知遠、郭威等人,多半是淫兇暴虐,善不敵惡,自己雖然快志,子孫不免遭殃。忽而興,忽而亡,總計五季十三君,一古腦兒只四五十年。獨兩宋傳了十八主,共有三百二十年,這也由趙氏得國以後,頗有幾種深仁厚澤維繫人心,不似那五季君主,一味強暴,所以歷世尚久,比兩漢只短數十年,比唐朝且長數十年。等到山窮水盡,方致滅亡,這卻是天意好善,格外優待呢!
      小子閒覽宋史,每歎宋朝的善政,卻有數種:第一種,是整肅宮闈,沒有女禍;第二種,是抑制宦官,沒有閹禍;第三種,是睦好懿親,沒有宗室禍;第四種,是防閒戚里,沒有外戚禍;第五種,是罷典禁兵,沒有強藩禍。不但漢、唐未能相比,就是夏、商、周三代,恐怕還遜他一籌。但也有兩大誤處:北宋抑兵太過,外乏良將;南宋任賢不專,內乏良相。遼、金、元三國,迭起北方,屢為邊患。當趙宋全盛的時候,還不能收復燕、雲十六州,後來國勢日衰,無人專閫,寇兵一入,如摧洸啈握@般,今日失兩河,明日割三鎮,帝座一傾,主子被虜。到了南渡以後,殘喘苟延,已成弩末。稍稍出了幾員大將,又被那賊臣奸相多方牽制,有力沒處使,有志沒處行。風波亭上,冤獄構成,西子湖邊,騎驢歸去。大家心灰意懶,坐聽敗亡,沒奈何迎敵乞降,沒奈何蹈海殉國。
      說也可憐,兩宋三百二十年間,始終被夷狄所制,終弄到舉國授虜,寸土全無,彼時懲前毖後的趙太祖,哪裡防得到這般收場?其實是人有千算,天教一算,若非冥冥中有此主宰,那篡竊得來的國家,反好長久永遠,千年不敗,咳!天下豈有是理嗎?〔總冒一段,仍歸到篡竊之罪,筆大如椽,心細似髮。〕看官不要笑我饒舌,請看下文依次敘述,信而有徵,才知小子是核實陳詞,並非妄加褒貶哩!〔稗官野乘,一同俯首。〕
      且說後唐明宗天成二年,洛陽的夾馬營內,生下一個香孩兒,遠近傳為異聞。什麼叫作香孩兒呢?相傳是兒初生,赤光繞空,並有一股異香,圍裹兒體,經宿不散,因此叫作香孩兒。〔從異聞入手,下筆突兀。〕或謂後唐明宗李嗣源,繼阼以後,每夕在宮中焚香,向天拜祝,自言某本胡人,為眾所推,暫承唐統,願天早生聖人,為生民主,撥亂反正,混一中原。誰知他一片誠心,感格上蒼,誕生靈異,洛陽的香孩兒便是將來的真命天子,生有異徵,也是應有的預兆。〔香孩兒事見正史,雖或由史官諛頌,但崛起為帝,傳統三百年,當非凡人可比。〕
      究竟這香孩兒姓甚名誰?看官聽著!便是宋太祖趙匡胤。〔畫龍點睛。〕他祖籍涿州,本是世代為官,不同微賤。高祖名朓,曾受職唐朝,做過永清、文安、幽都的大令。曾祖名珽,歷官藩鎮,兼任御史中丞。祖名敬,又做過營、薊、涿三州刺史。父名弘殷,少驍勇,善騎射,後唐莊宗時,曾留典禁軍,娶妻杜氏,係定州安喜縣人。治家嚴毅,頗有禮法,第一胎便生一男,取名匡濟,不幸夭逝。第二胎復生一男,就是這個香孩兒。
      香孩兒體有金色,數日不變。〔難道是羅漢投胎?〕到了長大起來,容貌雄偉,性情豪爽,大家目為英器。乃父弘殷,歷後唐、後晉二朝,未嘗失職。香孩兒趙匡胤,出入營中,專喜騎馬,復好射箭,有時弘殷出征,匡胤侍母在家,無所事事,輒以騎射為戲。母杜氏勸他讀書,匡胤奮然道:「治世用文,亂世用武,現在世事擾亂,兵戈未靖,兒願嫻習武事,留待後用,他日有機可乘,得能安邦定國,才算出人頭地,不至虛過一生呢!」〔人生不可無志,請看宋太祖自負語。〕杜氏笑道:「但願兒能繼承祖業,毋玷門楣,便算幸事,還想甚麼大它W、大事業哩!」匡胤道:「唐太宗李世民,也不過一將門之子,為什麼化家為國,造成帝業?兒雖不才,亦想與他相似,轟轟烈烈做個大丈夫,母親以為可好麼?」杜氏怒道:「你不要信口胡說!世上說大話的人,往往後來沒用,我不願聽你瞎鬧,你還是讀書去罷!」匡胤見母親動怒,才不敢多嘴,默然退出。
      怎奈天性好動,不喜靜居,往往乘隙出遊,與鄰里少年馳馬角射,大家多賽他不過,免不得有妒害的心思。一日,有少年某牽一惡馬,來訪匡胤。湊巧匡胤出來,見了少年,卻是平素往來,互相熟識,立談數語,便問他牽馬何事?少年答道:「這馬雄壯得很,只是沒人能騎,我想你有駕馭才,或尚能馳騁一番,所以特來請教。」匡胤將馬一瞧,黃鬃黑鬣,並沒有什麼奇異。不過馬身較肥,略覺高大,便微哂道:「天下沒有難騎的馬匹,越是怪馬,我越要騎牠,但教駕馭有方,怕牠倔強到哪裡去!」〔後來駕馭武臣,亦是此術。〕少年恰故意說道:「這也不可一概而論的。的盧馬常妨主人,也宜小心為是。」〔遣將不如激將,少年亦會使刁。〕匡胤笑道:「不能馭馬,何能馭人?你看我跑一回罷!」少年對他嘻笑,且道:「我去攜馬鞍等來,可好麼?」匡胤笑道:「要什麼馬鞍等物!」說至此,即從少年手中取過馬鞭,奮身一躍,上馬而去。
      那馬也不待鞭策,向前急走,但看牠展開四蹄,似風馳電掣一般,倏忽間跑了五六里。前面恰有一城,城闉不甚高大,行人頗多。匡胤恐飛馬入城,人不及避,或至撞損,不如阻住馬頭,仍從原路回來,偏這馬不聽約束,而且因沒有銜勒,令人無從羈絆。匡胤不覺焦急,正在馬上設法,俯首凝思,不料這馬跑得越快,三腳兩步,竟至城闉。至匡胤抬起頭來,湊巧左額與門楣相觸,似覺微痛,連忙向後一仰,好一個倒翻觔斗,從馬後墜將下來。〔我為他捏一把冷汗。〕
      某少年在後追A遠遠的見他墜地,禁不住歡呼道:「匡胤!匡胤!你今朝也著了道兒,任你頭堅似鐵,恐也要撞得粉碎了。」正說著,驀見匡胤仍安立地上,只馬恰從斜道竄去,離了一箭多地。匡胤復搶步追馬,趕上一程,竟被追著。依然聳身騰上,揚鞭向馬頭一攔,馬卻隨鞭回頭,不似前次的倔強,順著原路,安然回來。
      少年在途次遇著,見匡胤面不改色,從容自若,不由的驚問道:「我正為你擔憂,總道你此次墜馬,定要受傷,偏你卻有這麼本領,仍然乘馬回來,但身上可有痛楚麼?」匡胤道:「我是毫不受傷,但這馬恰是性悍,非我見機翻下,好頭顱早已撞碎了。」言罷,下馬作別,竟自回去。某少年也牽馬歸家,無庸細表。
      惟匡胤聲名從此漸盛,各少年多敬愛有加,不敢侮弄,就中與匡胤最稱莫逆,乃是韓令坤與慕容延釗兩人。令坤籍隸磁州,延釗籍隸太原,都是少年勇敢,倜儻不群。因聞匡胤盛名,特來拜訪,一見傾心,似舊相識。嗣是往來無間,聯成知己。除研究武備外,時或聯轡出遊,或校射,或縱獵,或蹴踘,或擊毬,或作樗蒲戲。
      某日,與韓令坤至土室中,六博為懽,正在呼仇傺c的時候,突聞外面鳥雀聲喧很是嘈雜,都不禁驚訝起來。匡胤道:「敢是有毒蟲猛獸經過此間,所以驚起鳥雀,有此喧聲。好在我等各帶著弓箭,盡可出外一觀,射死幾個毒蟲、幾個猛獸。不但為鳥雀除害,並也為人民免患,韓兄以為何如?」令坤聽了,大喜道:「你言正合我意。」〔一主一將,應寓仁心。〕
      當下停了博局,挾了弓矢,一同出室。四處探望,並沒有毒蟲猛獸,只有一群喜雀互相搏鬥,因此噪聲盈耳。韓令坤道:「雀本同類,猶爭鬧不休,古人所謂雀角相爭,便是此意。」匡胤道:「我等可有良法,替牠解圍?」令坤道:「這有何難,一經驅逐,自然解散了。」匡胤道:「你我兩人,也算是一時好漢,為什麼效那兒童舉動,去趕鳥雀呢?」令坤道:「依你說來,該怎麼辦?」匡胤道:「兩造相爭,統是很戾的壞處。我與你挾著弓箭,正苦沒用,何妨彈死幾隻暴雀,隱示懲戒。來!來!你射左,我射右,看哪個射得著哩!」令坤依言,便抽箭搭弓,向左射去。匡胤也用箭右射,颼颼的發了數箭,射中了好幾隻,隨箭墮下。餘雀統已驚散,飛逃得無影無蹤了。〔除暴之法,均可作如是觀。〕
      兩人方櫜弓戢矢,忽又聽得一聲怪響,從背後過來,彷彿與地震相似。急忙返身後顧,那土室卻無緣無故坍塌下來。令坤驚訝道:「好好一間土室,突然坍倒,正是出人意外,虧得我等都出外彈雀,否則壓死室中,沒處呼冤呢!」匡胤道:「這真是奇極了!想是你我命不該死,特借這雀噪的聲音,叫我出來。雀既救我的命,我還要牠的命,這是大不應該的。現在悔已遲了,你我不如拾起死雀,一一掩埋才是。」〔莫非仁術。〕令坤也即允諾,當將死雀盡行埋訖,然後分手自歸。
      會晉亡漢繼,中原一帶多被遼主蹂躪,民不聊生。匡胤年逾弱冠,聞著這種消息,未免憂歎,恨不得立刻從軍,驅除大敵。既而遼主道炕A遼兵北去。〔事見五代史,故此處從略。〕匡胤父弘殷,已為匡胤聘定賀女,擇吉成婚。燕爾新歡,自在意中,免不得兒女情長,英雄氣短。
      到了漢乾祐中,〔隱帝時。〕弘殷出征鳳翔,戰敗王景,積母糧ㄚ夾洁C匡胤未曾隨征,在家閒著,又惹起一腔壯志,便欲辭母西行。乃母杜氏,不肯照允。他竟潛身外出,直往襄陽,在途寄信回家,勸慰母妻。那母妻才得知曉,但已無法挽留,只好聽他前去。
      匡胤初經遠遊,未識路徑,本擬向西從父,不意走錯了路,反繞道南行。及自知有誤,索性將錯便錯,順道行去。所苦隨身資斧帶得不多,行至襄陽,一無所遇,反將川資一概用盡。關山失路,日暮途窮,那時進退維谷,不得已投宿僧寺。僧徒多半勢利,看他行李蕭條,衣履黯敝,已料到是落魄征夫,樂得白眼相對,當下譁聲逐客,不容羈留。匡胤沒法,只好婉詞央告,借宿一宵。說至再三,仍不得僧徒允洽,頓時忍耐不住,便厲聲道:「你等禿奴,這般無情,休要惹我懊惱!」一僧隨口戲應道:「你又不是個皇帝,說要甚麼,便依你甚麼!我今朝偏不依你,看你使出什麼法兒!」
      道言未絕,那右足上已著了一腳,不知不覺的倒退幾步,跌倒地上。旁邊走過一僧,叱匡胤道:「你敢是強徒嗎?快吃我一拳!」說時遲,那時快,這僧拳已向匡胤胸前猛擊過來。匡胤不慌不忙,輕輕的伸出右手,將他來拳接住,喝一聲去,那僧已退了丈部A撲塌一聲,也向地上睡倒了。還有幾個小沙彌,嚇得魂不附體,統向內飛奔。
      不一時走出了一個老僧,衲衣錫杖,款款前來。匡胤瞧將過去,卻是龐眉皓首,臞骨清顏,比初見的兩僧大不相同,不由的躁釋矜平,竦然起敬。小子有詩詠那老僧道:
        莫言方外乏奇人,參透禪關悟夙因。
        願借片帆風送力,好教真主出迷津。
      欲知老僧如何對付,且至下回表明。
      〔看本回一段總冒,已將宋朝三百年事包括在內。所謂振衣揭領,舉綱定綱,以視俗本小說,空空洞洞的說了幾句套話,固自大相逕庭矣。後半敘入宋太祖出身,都是依據正史,不涉虛誕,偏下筆獨有神采,令人刮目相看,是豪膆v家、小說家之二長,故能雋妙若比。古人所謂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,吾於作者亦云。〕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