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龍全傳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苗訓設相遇真龍 匡胤遊春騎泥馬
  • 第二回
      配大名竇公款洽 遊行院韓妓殷勤
  • 第三回
      趙匡胤一打韓通 勾欄院獨坐龍椅
  • 第四回
      伸己忿雹打御院 雪父讎血濺花樓
  • 第五回
      趙匡胤救解書生 張桂英得配英主
  • 第六回
      赤鬚龍山莊結義 綠鬢娥蘭室歸陰
  • 第七回
      柴榮販傘登古道 匡胤割稅鬧金橋
  • 第八回
      算油梆苗訓留詞 拔棗樹鄭恩救駕
  • 第九回
      黃土坡義結金蘭 獨龍莊計謀虎狼
  • 第十回
      鄭子明計除土寇 趙匡胤力戰裙釵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董美英編謎求婚 柴君貴懼禍分袂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篤朋情柴榮贈衣 嚴國法鄭恩驗面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柴君貴過量生災 鄭子明擅權發貨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為資財兄弟絕義 因口腹兒女全生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孟家莊勇士降妖 首陽山征人失路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史魁送柬識真主 匡胤宿廟遇邪魑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褚玄師求丹療病 陳摶祖設棋輸贏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賣華山千秋留跡 送京娘萬世英名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匡胤正色拒非詞 京娘陰送酬大德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真命主戲醫啞子 宋金清驕設擂臺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馬長老雙定奇謀 趙大郎連誅賊寇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柴君貴窮途乞市 郭彥威剖志興王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匡胤嘗桃降舅母 杜公抹穀逢外甥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赤鬚龍義靖村坊 母夜叉計和甥舅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杜二公納諫歸正 真命主違數罹災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五索州英雄復會 興隆莊兄弟重逢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鄭恩遺像鎮村坊 匡胤同心除妖魅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鄭恩無心擒獵鳥 天祿有意搶龍駒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平陽鎮二打韓通 七聖廟一番伏狀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柴榮薦朋資帷幄 弘肇被譖陷身家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郭彥威禪郡興兵 高懷德滑州鏖戰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高行周夜觀星象 蘇鳳吉聳駕喪軍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李太后巡覓儲君 郭元帥襲位大統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王子讓辭官養母 趙匡胤避暑啖瓜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趙匡胤博魚繼子 韓素梅守志逢夫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再博魚計賺天祿 三折銼義服韓通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百鈴關盟友談心 監軍府元帥賠禮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龍虎聚禪州結義 風雲會山舍求賢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匡胤射龍解水厄 鄭恩問路受人欺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鄭子明惱打園公 陶三春揮拳服漢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苗訓斷數決魚龍 匡胤憐才作媒妁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柴榮進位續東宮 太祖非罪縛金鑾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苗訓決算服柴榮 王朴陳詞保匡胤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宋太祖帶罪提兵 杜二公挈眾歸款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杜二公納婿應運 高行周遣子歸鄉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高行周刎頸報國 趙匡胤克敵班師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劉崇兵困潞州城 懷德勇取先鋒印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高懷德智取天井 宋太祖力戰高平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丁貴力戰高懷德 單珪計困趙匡胤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單珪覆沒蛇盤谷 懷德被困鐵籠原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馮益鼓兵救高將 楊業決水淹周師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真命主爵受王位 假響馬路阻新人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陶三春職兼內外 張藏英策靖邊隅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王景分兵襲馬嶺 向訓建策取鳳州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課武功男女較射 販馬計大鬧金陵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楊仙人土遁救主 文長老金鐃傷人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鄭子明斬將奪關 高懷亮貪功殞命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韓令坤擒剮孟俊 李重進結好永德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劉仁贍全節完名 南唐主臣服納貢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絕聲色忠諫滅寵 應天人承歸正統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苗訓設相遇真龍 匡胤遊春騎泥馬

      詞曰:
      世事如棋,從來興廢由天命。任他忠佞,端的難僥倖。
      聖主垂裳,勛業昭功令。蒼生幸,掃穢除氛,纔把江山定。
            右調《點絳唇》
      話說從古以來,國運遞更,皆有定數,治極則亂,亂極則治,一定之理也。天下自唐季以來,五代紛更,數十年間,帝王凡易八姓十三君,僭竊相踵,戰爭不息,人民有倒懸之苦,將士多汗馬之勞,終於立國不長,究非真命之主。
      獨至大宋,聖人應運而興,御極以來,削平偽鎮,把錦繡江山,奠定得十分安固,相傳三百年鴻業,歷國恁般久長,這也因他神武不殺,仁義居心,所以如此。觀其伐南唐時,命曹彬云:「城陷之日,慎勿殺戮,設若困鬥,則李煜一門,不可加害。」祇此數語,便如孟子所謂:「不嗜殺人者能一之矣。」然此仁心義聞,雖三尺童子,亦知其為堯舜之君也,不必煩言多贅。祇就他未登九五之時,把那三打韓通、禪州結義這許多事跡,表白出來,可以使聞者驚心,觀者吐舌。方知英雄舉動,迥異庸愚,畢竟有掀天拔地之形,攪海翻江之勢。正如暗中指使,冥裏施為,誠有不期然而然者。有詩為證:
      龍虎行藏自不同,輝煌事業有奇蹤。
      時君若肯行仁政,真主如何降九重。
      話說後漢高祖皇帝劉智遠晏駕之後,太子承祐登基,廟號隱帝。為人懦弱有餘,剛斷不足。即位以來,雖不能海晏河清,卻也算得烽煙消熄,承平日久,世道粗寧。這時有一位先生,姓苗名訓,字光義,能知過去未來,善曉天文地理。他奉了師父陳摶老祖之命,下山來扮做相士模樣,遍遊天下,尋訪真主。那時正在東京汴梁城中,開著相館,每日間,哄動那些爭名奪利的人,都來論相,真個挨擠不開,十分鬧熱。一日清晨,光義起來開館,挂了那個辨魚龍定優劣的招牌,垂帘灑掃已畢,正在閑坐,祇見一位青年公子,獨自信步進來,光義抬頭一看,暗暗吃驚,連連點首。怎見得那人的好相?祇見:
      堯眉舜目,禹背湯腰。兩耳垂肩,棱角分明徵厚福。雙手過膝,指揮開拓掌威權。面如重棗發光芒,地朝天挺。身似泰山敦厚重,虎步龍行。異相非常,雖道潛龍勿用。飛騰有待,足知垂拱平章。漫夸闢土紫微星,敢比開疆赤帝子。
    這人非別,就是那個開三百年基業的領袖,傳十八代子孫的班頭──姓趙名匡胤,表字元朗,世本涿郡人氏。父親趙弘殷,現為殿前都指揮之職。母親杜氏夫人。原來趙弘殷所生三子一女──長匡胤,次匡義,三光美,四玉容小姐。這匡胤之生,因後唐明宗皇帝登極之年,每夜在於宮中焚香祝天道:「某乃無福,因世大亂,為眾所推。願天早生聖人,為生民之主。」那玉帝感他立念真誠,為君仁愛,即命赤鬚火龍下降人間,統係治世,生於洛陽夾馬營中,赤光滿室,營中異香,經宿不散,因此父母稱他為香孩兒。後因石敬瑭拜認契丹為父,借兵篡唐,趙弘殷挈家避亂於路,肩挑二子,遇一異人指說道:「此擔中乃二天子也。世上說道無天子,今日天子一擔挑。」因住居於汴梁城雙龍巷內。至後漢立朝,弘殷方纔出仕。此時匡胤正當年交一十八歲,生得容貌雄偉,器度豁達,更兼精通武藝,膂力過人。娶妻賀氏金蟬,十分賢淑。那匡胤生性豪俠,又與本郡張光遠羅彥威二人結為生死之交,每日在汴梁城中,生非闖事,喜打不平。
      這日清晨,早起無事,出外閑遊,打從相館門首經過,舉步進門,意欲推相。卻值苗光義閑坐在此,抬頭一見,不覺驚喜道:「此人便是帝王之相,吾昨日排下一卦,應在今日清晨有真主臨門,不想果應其兆。」立起身來,往外一張,四顧無人,回身即望匡胤納頭便拜,口稱:「萬歲,小道苗光義接駕有遲,望乞恕罪。」匡胤一聞此言,不覺大驚道:「你這潑道,想是瘋癲的麼,怎的發這胡言亂語,是何道理?」光義道:「小道並不瘋癲,因見天下洶洶,久無真主,當今後帝亦非命世之姿,特奉師命下山,尋訪帝星。今幸得遇,事非偶然,主公實為應運興隆之主,不數年間,管取身登九五,請主公勿疑。」匡胤聽了這一席言語,越然發怒道:「吾把你這瘋癲的潑道!這裏甚麼去處,你敢信口胡言,人人道你陰陽有準,禍福無差,據我看來,原來你是捏造妖言,誣民惑眾,情殊可恨,理實難容!」一面說著,一面立起身來,揮袖撩衣,舉手便打。祇聽得:
      劈啪連聲,嚦喇遍室。劈啪連聲,椅凳桌臺敲折腳,哩啦遍室,琴棋書畫打成堆,爐盞簾瓶,那管他古玩時新,著手處西歪東倒,紙墨筆硯,憑著你金鑲玉砌,順性時流水落花。正是一時舉手不容情,憑你神仙也退避。
      匡胤一時怒起,把相館中的什物等件,盡都打翻,零星滿地。那苗光義見他勢頭凶猛,一時遮攔不及,祇得往後退避。
      此時過往之人,漸漸多了,見是趙舍人在此廝鬧,又且不知他的緣故,誰敢上前相勸一聲,祇好遠遠的立著觀望。
      正在喧攘之際,祇見人叢裏走出兩個豪華公子,進來扶住了匡胤,說道:「大哥,為著何事,便這等喧鬧?」匡胤回頭看時,乃是張光遠羅彥威二人,便道:「二位賢弟不必相勸,我還須打這潑道。」二人道:「大哥不可造次,有話可與小弟們說知,我等好與你和解。」匡胤悄悄的說道:「我來叫他相面,誰知他一見愚兄,便稱甚麼萬歲。這裏輦轂之下,豈可容他胡言亂語,倘被別人聽著,叫愚兄怎的抵當?」張光遠道:「大哥你也是呆的,量這個瘋癲的道人,話來無憑無據,由他胡說,自有凶人來驅除他的,你何必發怒,與他一般見識?」羅彥威道:「目今世上的醫卜星相,都是專靠這些浮詞混話,奉承得人心窩兒十分歡喜,便好資財人手,滿利肥身。這是騙人的迷局,都是如此,你我不入他的局騙也就罷了,鬧他則甚,俺弟兄閑在這裏,且往別處去消遣片時,倒是賞心樂事,何必在此攘這空氣?」說罷,兩個拉了匡胤的手,往外便走。那苗光義見匡胤去了,即忙出來,走至街坊,又叫道:「三位且留貴步,我小道還有幾句言語奉囑,幸垂清聽。」遂說道:
      「此去休要入廟堂,一時戲耍見災殃。
      今年運限逢驛馬,祇為單騎離故鄉。」
    匡胤道:「二位賢弟,你可聽他口中還在那裏胡講?」二人道:「大哥,我們祇管走罷了,聽他則甚?」那苗光義想道:「我周游天下,遍訪真主,不道在汴梁遇著。但如今尚非其時,待我再用些工夫,前去訪尋好漢,使他待時而動,輔佐興王,成就這萬世不拔之基,得見淳古太平之象。一則完了我奉師命下山的本願,二則可使那百姓們早早享些福澤,免了干戈鋒鏑之災。」主意已定,即便收了相館,整備雲遊。按下不提。
      單說匡胤等弟兄三人,緩步前行,觀看景致。此時正當清明時候,一路來,但見:
      柳綠桃紅,共映春光明媚。青塵紫陌,誰聞禁火空齋。木深處,杏花村裏,何須更指牧童。市集中,煙柳皇都,那得趨陪歡伯。鬧熱街心,雖常接紙灰飛蝴蝶。朔南墓道,卻連聞淚血染杜鵑。正是可愛一年寒食節,無花無酒步芳場。
      當時弟兄三人,隨步閑遊,觀玩景致,固是賞心樂意,娛目舒懷,十分贊嘆。
      正走之間,祇見前面一座古廟,殿宇巍峨,甚是清靜,耳邊又聞鐘鼓之聲。張光遠叫道:「大哥,你聽那廟裏鐘鳴鼓響,必是在那裏建些道場,俺們何不進去隨喜片時。」羅彥威道:「說得有理。我們走得煩了,且進去歇歇腳,吃杯茶解渴解渴,也是好的。」三人舉步進了廟門,把眼一張,乃是一座城隍廟,真是破壞不堪,人煙杳絕,那裏見甚麼功德道場。匡胤道:「二位賢弟,這座乃是枯廟,你看人影全無,那裏有甚麼功德,我們進來做甚?」羅彥威道:「這又奇了,方纔我們在外,明明聽得鐘鼓之聲,怎麼進了廟門,一時鐘也不鳴,鼓也不響,連人影兒都一個也無,這青天白日,卻不作怪麼?」張光遠道:「是了,常言道鬼打鼓,難道不會撞鐘,方纔想是那些小鬼在此打諢作樂,遇著我們進來,他便回避了,所以不響,也未可知。」匡胤拍手大笑道:「張賢弟向來專會說那趣話的,你們猜的都也不是。俺常聽見老人家說,鼓不打自響,鐘不撞自鳴,定有真命天子在此經過。今日這裏,祇有你我三人,敢是誰有皇帝的福分不成?」張光遠道:「這等說來,大哥必定是個真命天子。」匡胤道:「何以見得?」張光遠道:「適纔那個相士說的,大哥有天子的福分,小弟想來一定無疑。若是大哥做了皇帝,不要忘了我們患難的兄弟,千萬挈帶做個王子耍耍,也見得大哥面上的光彩。」匡胤道:「兄弟,你怎麼同著那相士一般胡講起來,這皇帝兩字,非同小可,焉能輪得著我,你們休得胡言,不思忌諱!」羅彥威道:「雖然如此,卻也論不定的,常言說得好,道是皇帝輪流轉,今年到我家。自從盤古到今,何曾見這皇帝是一家做的?」張光遠接口道:「真是定不得的,即如當今朝代,去世的皇帝,他是養馬的火頭軍出身,怎麼後來立了許多事業,建了許多功績,一朝發跡,便做起皇帝來。又道寒門產貴子,白戶出公卿,況大哥名門貴族,那裏定得?」匡胤道:「果有此事麼?」羅彥威道:「那個說謊,我們也不須閑論,今日趁著無事,這真皇帝雖還未做,且裝個假皇帝試試,裝得像的,便算真命。」張光遠道:「說得是,我們竟是輪流裝起便了。」
      匡胤見他們說得高興,也便歡喜道:「既是如此,你我也不必相讓,這裏有一匹泥馬在此,我們輪流騎坐,看是那個騎在馬上,會行動得幾步的,纔算得真主無疑。」二人道:「大哥所見甚當。」正是:
      沿江撒下鉤和線,從中釣出是非來。
      當下匡胤說道:「我們先從幼的騎起,竟是羅兄弟先騎,次後張兄弟,末後便是愚兄。」羅彥威聽言,不勝歡喜,口中說了一聲:「領命。」即便拾了一根樹枝,走將過去,捲袖撩衣,奮身上馬,叫一聲:「二位兄長,小弟佔先有罪了。」即忙舉起樹枝,把那泥馬的後股上盡力一鞭,喝聲:「快走!」那馬那裏得動,彥威連打幾下,依然不動。心下十分焦躁,一時臉漲通紅,即便罵道:「攮刀子的瘟畜生!我皇帝騎在你身上,也該走動走動,怎麼的祇是呆呆地立著?」便把兩隻腳在馬肚子上亂踢,祇磕得那泥屑傾落下來,莫想分毫移動。張光遠在旁大笑道:「兄弟,你沒福做皇帝也就罷了,怎的狠命把馬亂踢,強要他走,須待我來騎個模樣與你瞧瞧。」彥威自覺無趣,祇得走了下來。張光遠上前,用手扳住了馬脖子,躥將上去,把馬屁股上拍了兩掌,那馬安然不動。心下也是懊惱起來,猶恐他二人笑話,祇得把兩腳夾住不放,思量要他移動。誰知夾了半日,竟不相干,使著性子,也就跳了下來。彥威笑道:「你怎的不叫他行動一遭,也如我一般的空坐一回,沒情沒緒,像甚模樣?」光遠道:「俺與你弟兄兩個,都沒有皇帝的福分,讓與大哥做了罷。」
      匡胤道:「二位賢弟都已騎過,如今待愚兄上去試試。」說罷,舉一步上前,把馬細看一遍,喝采道:「果然好一匹赤兔龍駒,祇是少了一口氣。」遂左手搭著馬鬃,右手按著馬鞍,將要上馬,先是暗暗的祝道:「蒼天在上,弟子趙匡胤日後若果有天子之分,此馬騎上就行。若無天子之分,此馬端然不動。」祝畢,早已驚動了廟內神明,那城隍土地聽知匡胤要騎泥馬,都在兩旁伺候,看見匡胤上了馬,即忙令四個小鬼扛抬馬腳,一對判官扯拽韁繩,城隍上前墜鐙,土地隨後加鞭,暗裏施展。卻好匡胤把樹枝打了三鞭,祇見前後鬃尾,有些搖動。羅彥威拍手大笑道:「原是大哥有福,你看那馬動起來了。」匡胤也是歡喜道:「二位賢弟,這馬略略的搖動些,何足為奇,待愚兄索性叫他走上幾步,與你們看看,覺得有興。」遂又加上三鞭,那馬就騰挪起來,馱了匡胤出了廟門,往街上亂跑。
      那汴梁城內的百姓,倏忽間看見匡胤騎了泥馬奔馳,各各驚疑不止,都是三個一塊,四個一堆,唧唧噥噥的說道:「青天白日,怎麼出了這一個妖怪,把泥馬都騎了出來,真個從來未見,亙古奇聞。」一個道:「不知那家的小娃子,這等頑皮,若使官府知道了,不當穩便,祇怕還要帶累他的父母受累哩。」一個認得的道:「列位不必胡猜亂講,也不消與他擔這驚憂。這個孩子,也不是個沒根基的,他父親乃是趙弘殷老爺,現做著御前都指揮之職,他恃著父親的官勢,憑你風火都不怕的,你們指說他則甚?」內中就有幾個遊手好閑的人,聽了這番言語,即便一齊擠在馬後,胡吵亂鬧,做勢聲張。光遠見勢頭不好,忙上前道:「大哥,不要作耍了,你看眾人這般聲勢,大是不便,倘若弄出事來,如何抵當,你快些交還了馬,我們二人先回,在家等候。」匡胤道:「賢弟言之有理,你們先回,俺即就來。」光遠二人竟自去了。匡胤遂把泥馬加上數鞭,那馬四蹄一縱,一個回頭,返身復跑到廟內,歸於原所。匡胤下馬看時,祇見泥馬身上汗如雨點,淋灕不止,心內甚覺希奇。即時轉身離廟,回到府中。不提。
      卻說那些看的人民,紛紛議論,祇說個不了,一傳十,十傳百。正是:
      好事不出門,奇事傳千里。
    這件事傳到了五城兵馬司的耳邊,十分驚駭,說道:「怎的趙弘殷家教不嚴,縱子為非,作此怪異不經之事,妖言惑眾,論例該斬況此事係眾目所睹,豈同小可,我為巡城之職,理宜奏聞,若為朋友之情,匿而不奏,這知情不舉的罪名,亦所不免。我寧可得罪於友,不可得罪於君。」遂即合齊同等官僚,議成本章,單候明日五更,面奏其事。祇因這一奏,有分教──督藩堂上,新添了龍潛鳳逸的配軍。行院門中,得遇那軟玉溫香的知己。正是:
      人間禍福惟天判,暗裏排為不自由。
    畢竟漢主聽奏,怎生發落,且看下回分解。



      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