狄公傳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入官階昌平為令 升公堂百姓呼冤
  • 第二回
      胡地甲誣良害己 洪都頭借語知情
  • 第三回
      孔萬德驗屍呼錯 狄仁傑賣藥微行
  • 第四回
      設醫科入門治病 見幼女得啞生疑
  • 第五回
      入浴室多言露情節 尋墳墓默禱顯靈魂
  • 第六回
      老土工出言無狀 賢令尹問案升堂
  • 第七回
      老婦人苦言求免 賢縣令初次問供
  • 第八回
      鞫奸情利口如流 提老婦癡人可憫
  • 第九回
      陶土工具結無辭 狄縣令開棺大驗
  • 第十回
      惡淫婦阻擋收棺 賢縣令誠心宿廟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求靈簽隱隱相合 詳夢境鑿鑿而談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說對聯猜疑徐姓 得形影巧遇馬榮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雙土寨狄公訪案 老絲行趙客聞風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請莊客馬榮交手 遇鄉親蔣忠談心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趙萬全明言知盜首 狄梁公故意釋姦淫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聾差役以訛錯訛 賢令尹將盜緝盜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問路徑小官無禮 見凶犯舊友謊言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蒲萁寨半路獲凶人 昌平縣大堂審要犯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邵禮懷認懷認供結案 華國祥投縣呼冤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胡秀士戲言召禍 狄縣令度情審案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善言開導免驗屍骸 審口供升堂訊問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想案情猛然省悟 聽啞語細觀行蹤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訪凶人聞聲報信 見毒蛇開釋無辜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假消息假言請客 為盜賊大意驚人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以假弄真何愷捉賊 依計行事馬榮擒人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見縣官書生迂腐 揭地窯邑宰精明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少年郎借助供認不諱 淫潑婦忍辱熬刑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真縣令扮作閻王 假陰官審明奸婦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狄梁公審明奸案 閻立本保奏賢臣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赴殺場三犯施刑 入山東二臣議事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大巡撫訪問惡棍 小黃門貪索贓銀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元行衝奏參小吏 武三思懷恨大臣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狄仁傑奏參污吏 洪如珍接見大員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接印綬舊任受辱 發公文老民伸冤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審惡奴受刑供認 辱奸賊設計譏嘲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敲銅鑼遊街示眾 執皮鞭押令念供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眾豪奴恃強圖劫 好巡捕設計騙人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投書信誤投羅網 入衙門自入牢籠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求人情惡打張昌宗 施國法怒斬周卜成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入早朝直言面奏 遇良友細訪奸僧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入山門老衲說真情 尋暗室道婆行穢事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王虔婆花言騙烈婦 狄巡撫妙計遣公差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王進土擊鼓鳴冤 老奸婦受刀身死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金鑾殿狄仁傑直言 白馬寺武三思受窘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搜地窖李氏盡節 升大堂懷義拷供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金鑾殿兩臣爭奏 刑部府奸賊徇私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眾百姓大鬧法堂 武三思哀求巡撫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武承業罪定奸僧 薛敖曹夜行穢事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薛敖曹半途遭擒 狄梁公一心除賊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查舊案顯出賀三太 記前仇閹割薛敖曹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薛敖曹哭訴宮廷 武則天怒召奸黨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懷宿怨誣奏忠良 出憤言挽回奸計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用非刑敬宗行毒 傳聖詔偉之盡忠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狄仁傑掌頰武承嗣 許敬宗勾結李飛雄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太行山王魁送信 東京城敬宗定謀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李飛雄兵下太行山 胡世經力守懷慶府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安金藏剖心哭諫 狄仁傑奉命提兵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開戰事金城送命 遇官兵吳猛亡身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訪舊友計入敵營 獲勝仗命攻大寨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四面出兵飛雄中計 兩將身死馬榮回營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李飛雄悔志投降 安金藏入朝報捷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廬陵王駕回懷慶 高縣令行毒孟城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見母後太子還朝 念老臣狄公病故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張柬之用謀除賊 廬陵王復位登朝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入官階昌平為令 升公堂百姓呼冤

      詩曰:
        世人但喜作高官,執法無難斷案難。
        寬猛相平思呂杜,嚴苛尚是惡申韓。
        一心清正千家福,兩字公平百姓安。
        惟有昌平舊令尹,留傳案牘後人看。
      自來奸盜邪淫,無所逃其王法,是非冤抑,必待白於官家,故官清則民安,民安則俗美。舉凡遊手好閒之輩,造言生事之人,一掃而空之。無論平民之樂事生業,即間有不肖之徒顯乾法紀,而見其刑罰難容,罪惡難恕,耳聞目睹,皆賞善罰惡之言,宜無不革面洗心,改除積習。所以欲民更化,必待宰官清正,未有官不清正,而能化民者也。然官之清,不僅在不傷財不害民而已,要能上保國家,為人所不能為、不敢為之事,下治百姓,雪人所不能雪、不易雪之冤。無論民間細故,即宮闈細事,亦靜心審察,有精明之氣,有果決之才,而後官聲好,官位正,一清而無不清也。故一代之立國,必有一代之刑官,堯舜之時有皋陶,漢高之時有蕭何,其申不害、韓非子,則固歷代刑名家所祖宗者也。若不察案之由來,事之初起,徒以桁楊刀鋸,一味刑求,則雖稱快一時,必至沉冤沒世,昭昭天報,不爽絲毫。若再因賂而行,為貪起見,輒自動以五木,斷以片言,是則身不修,而可治國治民,上清宮闈,下安百姓,豈可得哉!間嘗曠覽古今,博稽野史,有不能斷其無,並不能信其有者。如此書中所編之審案之明,做案之奇,訪案之細,破案之神,或因穢亂春宮,或為全其晚節,或圖財以害命,或因奸以成仇,或誤服毒猝至身亡,或出戲言疑為禍首,莫不無辜牽涉,備受苦刑。使非得一人以平反之,變言易服,細訪微行。陽以為官,陰以為鬼,年至得其情,定其案,白其冤,罹其闢,而至奇至怪之獄,終不能明。春風倦人,日閒無事,故特將此書之原原本本,以備錄之,以供眾覽。非敢謂警世醒俗,亦聊供閱者之寂寥云爾。

      詩曰:
        備載離奇事,欽心往代人。
        廉明公平者,千古大冤伸。
      話說這部書,出自唐朝中宗年間,其時武后臨朝,四方多事。當朝有一位大臣,姓狄名仁傑,號德英,山西太原縣人。其人耿直非常,忠心保國,身居侍郎平章之職,一時在朝諸臣,如姚崇、張柬之等人,皆是他所薦。只因武三思倡亂朝綱,太後欲廢中宗立他為嗣,狄仁傑犯顏立爭,奏上一本,說陛下立太子,千秋萬歲配食太廟。若立武三思,自古及今,未聞有內侄為夫子,姑母可祀大廟的道理,因此才恍然大悟,除了這個念頭,退政與中宗皇帝,就稱仁傑為國老,遷為幽州都督。及至中宗即位,又加封梁國公的爵位。此皆一生的事節,由唐朝以來,無不人人敬服,說他是個忠臣。殊不知這時多事,皆載在歷代史書上,所以後人易於知道。還有未載在國史,而傳流在野史上的那些事,說出來更令人敬服,不但是個忠臣,而且是個循吏,而且是個聰明精細、仁義長厚的君子。所以武后自僭位以來,舉幾近狎邪僻,殘害忠良,殺姊屠兄,弒君鴆母,下至民間奇怪案件,皆由狄公剖斷明白。自從父母生下他來,六七歲上,就天生的聰明。攻書上學,目視十行,自不必說。到了十八歲時節,已是學富五車,才高八鬥。並州官府,聞了他的文名,先舉了明經,後調為汴州參軍,又升授並州法曹。那朝廷因他居官清正,就遷他為昌平今尹。到任來,為地方上除暴安良,清理詞訟,自是他的餘事。手下有四個親隨,一個姓喬叫喬太,一個姓馬叫馬榮,這兩人乃是綠林的豪客。這日他進京公乾,遇了他兩人要劫他的衣囊行李,仁傑見馬榮、喬太,皆是英雄氣派,而且武藝高明,心下想道:「我何不收服他們,將來代皇家出力,做了一番事業,他兩人也可相助為理,方不埋沒了這身本領。」當時不但不去躲避,反而挺身出來,招呼他兩人站下,歷勸了一番。哪知馬榮同喬太,十分感激。說:「我等為此盜賊,皆因天下紛紛,亂臣當道,徒有這身本領,無奈不遇識者,所以落草為寇,出此下策。既是尊公如此厚義,情願隨鞭執鐙,報效尊公。」當時仁傑就將兩人,收為親隨。其餘一人姓洪,叫洪亮,即是並州人氏,自幼在狄家使喚。其人雖沒有那用武的本事,卻是一個膽大心細的人,無論何事,皆肯前去,到了辦事的時候,又能見機揣度,不至魯莽。此人隨他最久。又有一人,姓陶叫陶乾,也是江湖上的朋友,後來改邪歸正,為了公門的差役。親因仇家大多,時常有人來報復,所以他投在狄公麾下,與馬榮等人,結為至友。從昌平到任之後,這四人皆帶他私行暗訪,結了許多疑難案件。
      這一日正在後堂,看那些往來的公事,忽聽大堂上面,有人擊鼓,知道是出了案件,趕著穿了冠帶,升坐公堂。兩班皂吏齊集在下面。只見有個四五十歲的百姓,形色倉皇,汗流滿面,在那堂口不住的呼冤。狄人傑隨令差人把他帶上,在案前跪下,問道:「你這人姓甚名誰,有何冤抑,不等堂期控告,此時擊鼓何為耶?」那人道:「小人姓孔,名叫萬德,就在昌平縣南門外六里墩居住。家有數間房屋,只因人少房多,故此開了客店,數十年來,安然無事。昨日向晚時節,有兩個販絲的客人,說是湖州人氏,因在外路辦貨,路過此地,因天色將晚,要在這店中住宿。小人見是路過的客人,當時就將他住下。晚間飲酒談笑,眾人皆知。今早天色將明,他兩就起身而去,到了辰牌時分,忽然地甲胡德前來報信,說:‘鎮口有兩個屍首,殺死地下,乃是你家投店的客人,準是你圖財害命,將他治死,把屍首拖在鎮口,貽害別人。’不容小人分辯,復將這兩個屍骸,拖到小人家門前,大言恐嚇,令我出五百銀兩,方肯遮掩此事。‘不然這兩人,是由你店中出去,何以就在這鎮上出了奇案?這不是你移屍滅跡!’因此小人情急,特來求大老爺伸冤。」
      狄仁傑聽他這番言語,將他這人上下一望──實不是個行凶的模樣。無奈是人命巨案,不能聽他一面之辭,就將他放去。乃道。「汝既說是本地的良民,為何這地甲不說他人,單說是你?想見你也不是良善之輩,本縣終難憑信。且將地甲帶來核奪。」下面差役一聲答應,早見一個三十餘歲的人,走上前來,滿臉的邪紋,斜穿著一件青衣,到了案前跪下道:「小人乃六里墩地甲胡德,見太爺請安。此案乃是在小人管下,今早見這兩口屍骸,殺死鎮口,當時並不知是何處客人。後來合鎮人家,前來觀看,皆說是昨晚投在孔家店內的客人,小人因此向他盤問。若不是他圖財害命,何以兩人皆殺死在鎮上?而且孔萬德說是動身時,天色將明,彼時鎮上也該早有人行路,即使在路,遇見強人,豈無一人過此看見?問鎮上店家,又未聽見喊救的聲音。這是顯見的情節,明是他夜間動手,將兩人殺死,然後拖到鎮口,移屍滅跡。此乃小人的承任,凶手既已在此,求太爺審訊便了。」
      狄仁傑聽胡德這番話,甚是在理,回頭望著孔萬德實不是個圖財害命的凶人,乃道:「你兩人供詞各一,本縣未經相驗,也不能就此定奪。且待登場之後,再為審訊。」說著,他兩人交差帶去。隨即傳令伺候,預備前去相驗。不知後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      
      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