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命奇冤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亂哄哄強盜作先聲 慢悠悠閒文標引首
  • 第二回
      廣源店股東拆股 馬鞍街星士談星
  • 第三回
      接京函陳大人賣關節 除孝服凌貴興考鄉科
  • 第四回
      盼鄉榜焦心似沸 講風水信口開河
  • 第五回
      論柴米家庭現醜態 恣鼓簧中表動爭端
  • 第六回
      鼠牙雀角宗孔穿墉 虎噬狼吞爵興設計
  • 第七回
      假三千債搶三百銀強徒得意 打五巴掌換五擔米鄉老便宜
  • 第八回
      明恩怨夫妻大鬧 盡慈孝母子傷心
  • 第九回
      贈衣銀賢母憐貧 縊羅巾淑媛謝世
  • 第十回
      遇重喪惡棍大遭殃 代和事好徒快中飽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裕耕堂一場惡鬧 區爵興兩次私肥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黃千總有意縱強徒 凌貴興親身行搶劫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爵興宗孔雙薦凶徒 葉盛簡當一場敗北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三德號大有定奇謀 裕耕堂爵興詐酬謝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堂前設惡誓大有劫盟 窗外聽私言張鳳報信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區爵興當筵儼行軍令 凌祈伯臨陣卻用火攻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聞凶耗梁天來氣死 破石室黃知縣驗屍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張阿鳳挺身作證 施智伯仗義謄詞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憤奇冤天來初告狀 行重賄勒先訪官親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簡勒先智使舅老爺 殷孺人大鬧黃知縣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千金且向閨中送 八命初沉海底冤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輕財色張阿鳳拒贓 買珠釧鮑師爺受賄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劉太守誤聽一席話 焦按察故沉九命冤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施智伯發議天和行 凌貴興夜宿巡撫衙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折毛錐智伯辭陽世 聽童謠制台察冤情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楊巡捕勇擒大有 孔制台夜審喜來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一道旨調去兩廣督 十萬金再沉九命冤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大張華筵偏是幸災樂禍 傳來警信頓教膽戰心驚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妙算無遺爵興再點將 屬垣有耳阿七聽私言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拐鉅款喜來遁跡 進京都爵興登程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眷懷故舊蔡顯洪贈金 憐憫奇冤蘇沛之仗義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梁天來度嶺走長途 林大有書房獻密計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探案情沛之入虎穴 擬行賄李豐走江西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林大有平空被捕 凌貴興黑夜遭擒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下監牢強徒納悶 自出首李豐獻謀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留後嗣原告代求恩 定罪名欽差結冤案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亂哄哄強盜作先聲 慢悠悠閒文標引首

      「噲!夥計!到了地頭了!你看大門緊閉,用甚麼法子攻打?」
      「呸!蠢材!這區區兩扇木門,還攻打不開麼?來,來,來!拿我的鐵錘來!」
      「砰訇!砰訇!好響呀!」
      「好了,好了!頭門開了!--呀!這二門是個鐵門,怎麼處呢?」
      「轟!」
      「好了,好了!這響炮是林大哥到了。」
      「林大哥!這裡兩扇鐵牢門,攻打不開呢!」
      「唔!俺老林橫行江湖十多年,不信有攻不開的鐵門,待俺看來。--呸!這個算甚麼,快拿牛油柴草來,兄弟們一齊放火,鐵燒熱了,就軟了!」
      「放火呀!」劈劈拍拍,一陣火星亂迸。
      「柴草燒他不紅,快些拿木炭來!」
      「好了,有點紅了,兄弟們快攻打呀!」豁剌剌!豁剌剌!
      「門樓倒下來了,搶進去呀!」
      「咦!怪道人說梁家石室,原來門也是石的。」
      「林大哥!鐵門是用火攻開了!這石門只怕火力難施,又有甚麼妙法?」
      「呸!眾兄弟們有的是刀錘斧鑿,還不併力向前,少停凌大爺來了,倘使還沒有攻開,拿甚麼領賞!」
      「是呀,我們併力攻打上去,不怕他銅牆鐵壁!」好忙呀,刀兒、錘兒、斧子、鑿子,一齊亂下。
      「好了,我這裡打下指頭大的一點來了!」
      「我這裡芝麻大一點也沒有動呀!」「噯!攻了大半個時辰了,我老林打家劫舍,也不知經過幾百回,卻沒有經過這樣為難的事,兄弟們不要白費力了,設個法兒,用軟梯上去吧!」
      「不中用!這一個石室,沒有天井,就有兩個窗戶,也不過一尺來高、四五寸寬,哪裡進得去!」
      「那麼,我們掘地道來!」
      「也沒用,這個牢房是我老子在世的時候承造的,他常常說起,說這牢房底下,四圍打了一丈二尺深的沙樁呢!」
      「這可難了!」
      轟!轟!轟!
      「這是三響號砲,凌大爺到了!」
      「凌大爺,這石室攻打不開,還求示下!」
      「嚇!你們在我跟前誇了嘴,此刻鬧到騎虎難下,難道就罷了麼?」
      「大爺不要動怒!我老林還有一條妙計!」
      「快點說來。」
      「好在大爺不是要取他錢財,……」
      「我大爺有的是銅山金穴,要他錢財做甚麼?這個不消說得!」
      「只要結果他一家性命,我老林還有一條妙計,不須打破他這牢房,便可以殺他個寸草不留!」
      「也罷!我本來只要殺了他弟兄兩個,怎奈他全不知機,只得一不做二不休的了!老林!你就施展你那妙計吧!」
      「兄弟們!搬過柴草來,澆上桐油,就在這門前燒起來。拿風箱過來,在門縫裡噴煙進去,……阿七!你飛簷走壁的功夫,還使得麼?」
      「老實說,我雖然吃了兩口鴉片煙,這個本領是從小學就的,哪裡就肯忘記了!」
      「既這麼著,你上去把四面的小窗戶,都用柴草塞住了,點上一把火。」
      「可以,我就幹這個。」
      「凌大爺!這裡有馬鞭,你且坐在上風一邊,看俺老林成功也!兄弟們快來動手!」
      好熱鬧呀。怎見得?--毒霧迷天,濃煙匝地,風過處紅火燄燄,火低時黑氣騰騰,添柴草得奮不顧身,遑問焦頭可慮。拉風箱得亂抒雙臂,不辭爛額之勞。四壁廂犬吠雞飛,一霎時神號鬼哭。盡任他鑼聲震地,官軍赴援無人。只聽得砲響連天,賊徒聲勢愈大。桐油煙臭惡難聞,向石門縫中鑽去。催命符容情不得,從閻羅殿上頒來。叫爾室中眾人,化作冥司群鬼。縱不似北京的掛爐燒鴨,也要做江南的異味熏魚。
      「這會燒夠了兩個多時辰了!大約此刻已有四更多天,這牢房裡的人是活不成的了!凌大爺!我們散吧?」
      「好呀!這正是『鞭敲金鐙響,人唱凱旋歌』,走呀!打轎子過來!」哄哄哄一陣散了。這一散不打緊,只是鬧出一段九命奇冤的大案子來了。
      噯!看官們,看我這沒頭沒腦的忽然敘了這麼一段強盜打劫的故事。那個主使的甚麼凌大爺,又是家有銅山金穴的。志不在錢財,只想弄殺石室中人,這又是甚麼緣故?想看官們看了,必定納悶。我要是照這樣沒頭沒腦的敘下去,只怕看完了這部書,還不得明白呢!待我且把這部書的來歷,以及這件事的時代、出處表敘出來,庶免看官們納悶。
      話說這件故事出在廣東,我聞得各處的人,都說廣東強盜多。廣東果然強盜多,這句話我也不能代廣東人諱。但是大凡做強盜的人,無非是些無賴地痞、亡命少年。從沒有坐擁厚資,名列縉紳,也去做強盜的道理。然而這件事,卻是一個坐擁厚資的人去做強盜,並且這個人雖然不是甚麼閥閱名門的子弟,卻也是納監讀書,充做書香人家的人。似他這等人,也做了強盜,豈不是一件奇事?並且這件事出在本朝雍正年間,這位雍正皇帝,據故老相傳,是一位英明神武的皇帝。於國計民生上十分用心,懲治那暴官污吏,也十分嚴厲。並且又明見萬里,無奸不燭。至今說起來,大家都說雍正朝的吏治是頂好的。然而這個故事,後來鬧成一個極大案子,卻是貪官污吏佈滿廣東,弄到天日無光,無異黑暗地獄。卻不遲不早,恰恰出在那雍正六、七年時候,豈不又是一件奇事?
      要知道這件奇事的細情,待我慢慢一回一回的表敘出來,便知分曉。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